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3章 番外七如胶似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把药喝了。”容玄端着托盘递了过去,“喝完了我和你说件事。”

    叶天阳双手接过小碗,小口小口地往下咽,眼睛不离容玄,他刚醒来没多久,又是重伤初愈,精神恍惚,刚想下床又被容玄按了回去。

    容玄扯了扯他的脸,很严肃地说:“不是梦。”

    叶天阳不禁笑了:“我知道。”

    “梦里都是假的,你只有斩了他,才能醒来。”

    “我知道。”

    “为什么不。”

    “你知道的,”叶天阳低声说,“我下不了手。”

    容玄心里像被羽毛轻轻挠过,又像被狠狠捅了一刀,他目光复杂,说不出的疼惜。

    “以后少一个人睡。”

    “好。”叶天阳笑着应道。

    “要修炼,也得在我看得见的地方,提前知会我。”

    “好。”

    “你还是不想说天一对你做了什么?”容玄问。

    “喝完了。”叶天阳道。

    容玄接过药碗放到一边,这才坐在床沿,揽过叶天阳的肩,让他的头枕着自己胸膛。叶天阳很顺从地偎依在他怀里,舒服地蹭蹭。容玄把下巴磕在叶天阳头顶,低头嗅他发间的味道,吻了吻,心想不说也罢,反正已经知道了。

    “师父,你这么体贴的照顾我,我是很受用。”叶天阳淡淡道:“不过,我还是不会赞同你救谢宇策的。”

    容玄才刚酝酿好的情绪顿时散了不少。

    “我没跟你开玩笑。”

    “我也没开玩笑。”叶天阳扬起头,“虽然师父决意要做的事,我没办法阻止,但是我把话说在前头,我容不下他,他也容不下我。”

    言外之意,你能救,我就能杀。同阶一战,总要死一个,不是他,就是我。

    “我不想以后又因为他,再跟师父闹不愉快。”本就够不愉快了。

    “复活死人并不简单,我还没有万全的把握,暂时不必多想。”不过叶天阳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容玄在想,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救人,又能杜绝隐患,避免两人起冲突。

    “你说的,我会考虑。还有呢?”

    “还有,毁了原谢宇策的宅邸,我并不后悔。那地方我打算翻新,再把湖填平,”不等容玄开口,叶天阳继续道,“师父常跟我说,人要往前看,而不是陷在过去里,无论那地方发生过什么,都已经过去了。”

    “那不是谢宇策的宅子。”

    “如果哪天您真的腻烦了,或者要离开上界……”叶天阳顿住,“不是才怪。”

    “原本不打算告诉你,因为并不是什么好事。知道了没什么好。”

    “说吧,我挺得住。”叶天阳一想到会是师父和谢宇策的过往,浑身汗毛都要立了起来。

    “我从锁魂塔出来后到了仙格,算是半个真仙,被天一忽悠回过去救人,在时空乱流中待了一年……”

    叶天阳发现不对,说:“我一直守在锁魂塔外,你出来我不可能不知道。”

    “我去了前世。”

    容玄破罐子破摔,沉声道:“对我来说是前世,对你来说是另一个时空。只是,你还是你。”

    一道光在脑海中闪现,可疑的点连成一线,叶天阳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难道当真小时候救我的恩人,其实是师父?”

    容玄点头道:“我回到你小的时候救了你和你娘,后来……”

    容玄把前世的真相大致跟徒弟说了。

    “一个时空延展出两个不同的走向,分支点就师父二十岁,一边是师父前世,另一边带着一世记忆轮回的师父。”所以有了两个结局,并不奇怪。

    叶天阳耐心细听,他和容玄面对面,听得身体都坐直了,脸色越来越黑。

    “……事情就是这样。”

    容玄扶着额,挡住眼睛说:“我上辈子被你迷得晕头转向,喜欢你喜欢得不行,只是死后被我自己给掐灭了。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收你为徒,逼着你做决定,或许潜意识里还是在乎你的,希望你能有个好结局。只是我不记得了。”

    “师父被诬陷进了锁魂塔,我一点忙也没帮上,活该挫骨扬灰不得好死。”叶天阳清楚自己是个什么德行,他听得愤愤不平,冷笑道:“这么好的机会,我俩就当了一辈子朋友,什么也没发生?我若真瞎成这样,活着也不如死了。”

    容玄只能说:“你有喜欢的人了。”

    “啊?”

    “那时候一直在我耳边念叨对方有多好,你有多爱他。我被你念多了,实在印象深刻。”

    叶天阳怒道:“谁?”

    容玄偏过头:“幼时的救命恩人。”

    叶天阳一时语塞,固有观念被冲击得一塌糊涂,愣了许久才开口回话。

    “好眼光。”

    这下子他终于对师父口中经所言的那个‘自己’有共鸣了。

    难怪师父一直强调自己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实则有命定之人,还是儿时的救命恩人,让他耐心等。只是这暗示,他在和天一做交易前,并没有参悟,直到找到银如月,叶天阳才开始有所期待,如果早知道这些……

    叶天阳恨不得抓狂:“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容玄呵呵道:“我要是早知道你小时候的救命恩人是我,还会担心自己成不了仙吗。”

    ‘早知道’是个悖论,看似首尾契合,实则是单向的。

    成仙有诸多巧合,没有叶天阳相助就不会成仙,不成仙不可能被忽悠回过去,更不会有救命恩人这一说。

    没成仙的容玄不可能‘早知道’。

    因果有报,自食恶果。所以上一世的自己对倾心于自己的好友视而不见,所以这一世的师父对自己万般抗拒,两人错过了两辈子,直到容玄成仙,才明白过来,两人终于是情投意合,能修成正果。

    叶天阳的脑子乱得很,心疼上辈子的师父,这一世的自己真是活该,但又找不到埋怨自己的理由。一时间觉得这些天来压在心里的纠结苦闷、患得患失,半点意义都没有。要知道师父是真喜欢他,哪还浪费这么多时间。

    “那你也该早点告诉我啊。师父成仙回来态度大变,要早点告诉我,你在前世就喜欢我,我……”

    “事情还没说完。不想告诉你,是因为……”

    容玄面色凝重,叶天阳脑弦一紧。

    “你死的时候,我在。”

    “你到死还念着我,我听到了,可我没有出现。那原本是你的宅邸,你的骨灰落在那片湖中,我亲眼所见。”

    明明有机会救下的,如果能救下,或许能效仿自己,利用上一世故友的功绩,记忆累加,来助徒弟两世成仙。

    容玄怔怔出神,很沉重,像极了亭子里看湖时的样子,只是眼里的悔恨更甚。叶天阳太熟悉他这个样子,只是没想到背后的真相会是这样。

    “原本还想问,师父是喜欢前世的我多些,还是现在的我多些。虽然是同一个人,但还是忍不住比较。现在我知道了……”叶天阳屈膝跪在床上,搂住容玄的脖子,轻轻抱着他的头,吸了吸鼻子。

    “还是我比较重要。真好。所以,师父不要自责,都是我的错,是那个我没勇气活下去。你能回来太好了,你回来我就知足了,真的。”

    容玄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顺着面颊滑落。

    叶天阳僵住了,他按着容玄的肩,死死看着他的脸和眼睛,怎么也移不开视线,心如擂鼓,一边忍不住想:以前不相信谢宇策说曾见过师父哭的样子,就对师父一见倾心,现在我信了。

    “您是容帝啊,是唯一帝尊,是至高无上的行道人,谁当得起您这么……师父别哭,我爱了你两辈子,舍不得你难过。”

    叶天阳曲着食指擦拭他脸上的泪痕,在他眼角落下一吻,而后捧着容玄的脸,心脏微微抽搐。师父,我曾想过,如果你爱上我了,你会心疼我的,可等你真的知道心疼,我却舍不得了。

    “天阳,你这千年来,究竟是怎么过的。”

    容玄无法想象,如果前日去晚了一步,密地阵法崩塌,叶天阳在悟道中化道,救不回来,他会变成什么养。

    “噩梦而已,”叶天阳说,“梦不到你才难熬。”

    锁魂塔炼魂的痛苦,又能好得到哪里去。师父只想着他,他只想着师父,事已至此,以后好就够了。

    “其实我……”

    容玄刚一开口,叶天阳知道他要说什么。

    叶天阳直接道:“上一世的记忆太苦,我听听就好,只了解个大概就浑身发毛,如果真的要完全融合感同身受,或许会因为愧疚滋生更大的心障。每个人的道都不同,适合师父的,不一定适合我。”

    容玄陷入沉思。这也是他一直不想把前世经历告诉叶天阳的原因之一,结局太沉重,而且自己还死在叶天阳前头。

    “还好最后一战不了了之。天一好狠。”叶天阳只觉心有余悸,以师父这样的状态,如果天一早有算计,只怕凶多吉少。

    容玄皱眉,说起来,不就跟天一对付谷族真仙的手段如出一辙,戳人痛处,不费吹灰之力瓦解心防,逼死对手,如果那时候真要拿徒弟的死来戳他,容玄心里发寒。

    “说的没错。”容玄抬眸,被叶天阳这么一说,他反而能放下了,叶天阳的承受能力比他想得要强得多,原以为说完会让对方心生隔阂,以至于两人关系破裂,没想到叶天阳听完竟会反过来安慰他。

    “你呢,你没有不快?”

    “熬了那么多年都没想过放弃,好不容易得到你了,却还放手,可能吗。”

    叶天阳答得坦荡,容玄眸光缓和,也只有这个人值得他深爱两辈子,直到永远。

    “师父别想他了,想我。”

    叶天阳挑起容玄的下巴,笑着眨了下眼睛。

    叶天阳往后移了几步,眼睛一直看着容玄,缓缓直起身,跪着的腿朝两边分,一手下移,慢条斯理地解开腰带,褪下第一件外袍,第二件……直至里衣半敞,结识的胸膛袒露在外。

    手指顺着光洁的胸膛一路向下,及至裤腰,伸了进去。

    视线坦荡而直接,手法撩人不显下流,容玄看得眼睛都直了,视线落在叶天阳被裤子挡了一半的那只好看得不像话的手上。

    容玄的视线让他如受鼓舞,更加躁动,长裤褪下小半,缓缓露出胯骨,叶天阳扯下裤子,容玄瞳孔微缩。

    弹出来的光景仅是一瞬,不合时宜的水雾在一瞬间升起,恰到好处地遮住腿根,重要部位若隐若现,雏形很是壮观。

    容玄颇哀怨的视线下移后不得不再度上移,落到他妖孽又灿烂的脸上,先前的悲观被抛到九霄云外,满脑子都是叶天阳半/裸的样子。

    “继续。”他干脆脱了鞋,移到床上,舒服地靠着看他表演。

    这货正经了这么多年,总算恢复本性,才厚颜无耻地耍流氓,诱惑了这么一会,容玄竟有些把持不住。

    “看怎么尽兴,师父不妨自己摸。”

    叶天阳单膝着地慢慢起身,长裤又褪了一小截,就又移了上去,手掌张开,在劲瘦的腰身处上下缓慢地抚摸,白雾中,笔直有力的长腿若隐若现,不得不说叶天阳的身体真是好看得不像话。

    而且话都说到这份上了……

    容玄眸光一闪,直接一掌按住叶天阳的胸膛,把他压到床上,直接驱散了白雾,一把扯下他的裤子。

    刺啦。

    衣帛撕裂的声音。

    **河蟹爬过**

    容玄轻笑出声,低头和他舌吻。

    许久之后,唇分。

    “再来一次。”容玄尝到乐趣,再次提议,正好埋在自己体内的东西丝毫没有疲软的趋势。

    叶天阳兴奋地动了动泛着水光的唇,一边喘息一边说,“师父都坦白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