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六章 :杀人谣言(5)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穿过丛林,来到平坦的江河边,严琴晴所说的草屋就位于峭崖之下、江河边上,从外而观,确实小而简陋,屋子主人应该是去狩猎了,当他们走进草屋的时候发现里面并没有人。

    大家从草屋出来,又各自观察了四周的环境,待准备离开,却见屋子主人手提两只野兔归来,见到他们不禁停下脚步,微微皱眉问道:“你们是谁?”

    屋子主人约莫二十出头,看上去是个身强体壮的年轻猎手。严琴晴干笑几声遮住半张脸对他说:“我们路过的,路过的。”

    “哦,我看出来了,你是那天故意捉弄我的人?”

    严琴晴遮掩了片刻又蓦地挺直上身,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说道:“谁叫你打扰了本小姐午休,我只是对你略施惩戒。”

    “呵,你们就说吧,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爱纯上前道:“此女生性调皮,如有冒犯,我想她跟你说声抱歉。实不相瞒,我们都是玄机门的人,最近正在处理一件案子,有些问题我想问你。”

    “什么问题?”年轻猎手面色疑惑地望着他们。

    爱纯看向宁箫,宁箫意会便道:“这间草屋我看有些历史了,你知道二十年前是谁住在这里么?”

    “当然知道……”年轻猎手迟疑了会儿警惕地看着他们道,“你们问这些做什么?”

    “你且放心,我们绝无恶意,请你告诉我们二十年前是谁住在这里?”

    “我爹啊,我爹把它看做幸运屋,经常对我说没有此屋可能就没有我。”

    “为什么?”盛阳道。

    “我也是听附近村民说的,我爹以前是个流浪汉,在这里找到了荒废的居所,后来在河里捞了一笔金子,就在村里盖了房还娶到了我娘。”

    “你爹叫什么名字?”宁箫道。

    “我叫吴小牛,我爹叫吴大牛。”

    严琴晴掩嘴偷笑,盛阳憋着笑用手拱了拱严琴晴,小牛不满地看他们道:“你们笑什么笑?!”

    “吴大牛……”宁箫陷入了沉思。

    叶芳突然说:“我记得大师哥说过,当年说张洛跳崖的人就叫吴大牛。”

    宁箫恍然醒悟般道:“对,我说怎么这么熟呢,小牛,这回我们必须见一见你爹!”

    吴小牛看他们一个个神情都变了,只好愣愣地点头在前面领路。

    走到附近的村子不过花了半柱香的时间,这座村子并不大,稀稀疏疏地坐落了几乎人家,而吴小牛家却是当做最为显眼别致的。

    来到牛村才知道原来吴大牛已经从当年的流浪汉变成了现今的村长,盛阳笑了笑低声说:“再也找不到这么励志的牛哥了。”

    宁箫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说了句:“查案为首,你看好琴晴。”

    盛阳撇撇嘴,看向严琴晴,严琴晴立即比了个嫌弃而不屑的表情。

    “爹,我回来了。”小牛叫道。

    尚未走进窗户,便听得里面一阵细细碎碎又凌乱的声响,绕过房屋的窗户来到门口,正准备进屋,却见吴大牛系着腰带面色不满地出来,脸上还有为褪去的红晕。

    “今天怎么这么早啊?”吴大牛半睁着眼睛说着。

    吴小牛怔怔地站了会儿,突然握起拳头冲进屋子,一顿乱翻。

    “我说你干嘛呢?臭小子!”

    果然在衣柜里找到了用被子裹着身躯的刘晓丽,吴小牛气得将手中的弓箭扔在地上,吼道:“你上次不是答应过我不再和她见面么?今个儿娘不在,你趁我上山打猎又和这个贱妇在一起,你要杀了她!”

    爱纯飞出一枚花刃,阻止了吴小牛的举动。吴大牛这才发现了爱纯他们,冷着脸道:“你们不是村里的人吧?谁啊?”

    宁箫抓住吴小牛的手,道:“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不要做傻事。”

    吴小牛咽下这口气,转身回自己屋里去了。

    “你们到底什么人啊?出去出去,我吴大牛的家你们也敢乱闯,胆子也太大了吧。”

    就在吴大牛欲将他们轰走的时候,爱纯从怀里掏出令牌够到他眼睛上。

    吴大牛不满地瞅了瞅,然而不认识字,又不想输了气势,只道,“什么鬼东西,拿开!”

    盛阳走到前面,指着令牌上的字,道:“你的狗眼好好清纯,上面写着左玄二字,站在你面前这人可是云国响当当的左玄督,你要是再冒犯一下,我可以立马把你抓起来。”

    “……哼,吓唬我?我我才不……”

    吴小牛从屋里出来,说道:“爹,他们都是玄机门的人,来查案的。”

    说罢又对晾在一旁怯生生的刘晓丽吼道:“还不快滚?!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就算是天王老子拦着我,我也不会放过你。”

    刘晓丽在吴小牛凶狠的眼神逼迫下逃离。

    吴大牛战战兢兢地陪笑道:“小人不知道各位大人大驾寒舍,还出言冒犯,小人知错,小人知错。至于刚才那些都是一场误会,逆子反叛不懂事,让各位大人见笑了,请坐请坐!”

    盛阳在鼻子前扇了扇道:“我看那倒不像是误会。这屋里还充盈着暧昧的气味呢村长。”

    严琴晴踹他一脚:“这么懂难不成你丫经历的还不少?”

    村长尴尬难看地笑了笑,然后小心地说:“大人们来找小人,有什么事啊?”

    爱纯环顾四周,道:“吴大牛是吧?”

    “对对,小人就叫吴大牛。”

    “二十年前目睹过有人跳崖是么?”

    吴大牛倒茶的手顿了顿,道:“对对。”

    “和我们说说,当夜你所见到的全过程。”

    吴大牛放下茶壶,坐下说道:“事情隔得有点久了,容我先想想。我记得那天夜里下了很大的雨,那个女人一身白衣可美了,可惜啊,不知道什么事情想不开,就从那崖上终身一跃,我还试图去找了,没找到尸体啊。”

    宁箫盯着他道:“当时你站在哪里?”

    “当时我就站在离她不远处。”

    叶芳:“哦?为什么大晚上的,你会在绝情崖附近?”

    “这个,我想起来了,那天我是想溜进山庄偷点吃的,以前我是个又穷又落魄的流浪汉,不偷的话就会被饿死的。”

    严琴晴:“那你一个穷光蛋怎么突然就有钱了?”

    “人嘛,不可能一辈子倒霉,也许老天怜悯我,就让我捡到了一笔钱,日子就渐渐过得越来越好了。”

    爱纯留意着他脸上的神情,说道:“那天雨下得大吗?”

    “大,不,不大。”

    盛阳:“到底是大还是不大。”

    “一开始不大,后来大了。”

    爱纯微微一笑道:“你看见她的时候她已经站在崖边了是不是?”

    “是,我当时就想她那么漂亮一姑娘站那干什么?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轻生啊!”

    “你觉得她发现你了吗?”

    “没有,我离她还是有一段距离,而且我藏得很好。”

    爱纯猛拍一下桌子,道:“吴大牛你在撒谎!”

    吴大牛被吓蒙了,支支吾吾道:“我我没撒谎……你哪里看出我说假话了?我说的可都是真话!”

    宁箫和叶芳也露出了精明的眼神,吴大牛被他们盯得发慌,摸了几下额头。

    爱纯道:“绝情崖呈半弧形,既然你说她没有发现你,那必然不可能在她身边,你刚才又说你是躲了起来,离绝情崖最近的遮挡物是十米外的那棵树,你如果站在那里,你又怎么看见她的长相?”

    吴大牛眼珠转了转说:“……我没有看见她的长相。”

    “那为什么从一开始你就非常坚定地说她是个大美人呢?”

    “她……她转头了,我记得当时她有回头看。”

    “看什么?”

    “我哪知道啊!”

    宁箫道:“那你为什么第二天才说?”

    “我不是说了,我到下面去找她了,可是没找到啊。”

    “当时你离山庄没多远,你如果及时通知山庄里的人,也许他们还能找到她。结果当山庄里的人知道张洛跳崖已经晚了整整一天,张洛也不知道是被河水冲走还是被野狗叼走!”

    “我,我一个流浪汉怎么可能会想那么多……”

    叶芳说道:“你的逻辑很混乱,我们有理由相信是你在编造故事,扭曲事实。”

    盛阳听他们这么一说,也明白了前因后果,拍拍桌子凑近吴大牛道:“你最好老老实实交代,否则我现在就把你关起来!”

    吴大牛害怕了,起身躲到吴小牛身后,言语不善道:“小牛,他们要伤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