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章 突破不容易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白气濛濛的空间内,无日无月,三五盘膝而坐,如一尊雕塑般静默。她的身边泛出一圈浅淡的黄芒,安然的面容上有种难以言说的古朴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虚界里的灵气忽然震颤起来,整个虚界似乎被煮沸,隐有渺茫苍远的声音响起,无尽的白气翻滚着如百川入海般朝三五涌去!若有其他的修真者见到这一幕,必定会骇得说不出话来……要知道,修仙者修行的第一步便是引气入体,为日后的修行筑基,但引气这一步也是有限制的:灵气入体过多,则会撑的经脉爆开;灵气过少,则无法起到洗筋伐髓的效果。

    三五此刻引入体内的灵气就过多,饶是她心智早熟,此刻也紧张了。她所吸纳的灵气早就足够突破到筑基,但她现在却无法阻止自己吸收灵气。再这样下去,她非要被撑爆不可!

    经脉中的灵气越来越多,三五皱起了眉头,已有种饱胀的感觉。她狠下心,控制着体内的灵气朝桎梏着修行的屏障冲击而去。

    虚界内的平静早就不复存在,一草一木都放出了光彩,平常被白雾笼罩着的一切终于多了些不同的色彩。剧烈动荡的空间里,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沉为地……奈何三五正全神贯注地冲击着瓶颈,并未注意到这一切。

    疯狂的灵气灌注着三五,让她几乎有种要被碾压而死的感觉,她的额头上冒出冷汗,整张脸也白到透明。堪称恐怖的灵气入体,三五的筋脉早已被拓宽了一倍,但依旧承受不住这浩瀚的灵气。

    三五咬紧了牙,努力用灵力去修复加固自己的经脉,想让它们撑过这次的灵气灌注。但在过于庞大的灵气面前,所有的努力都成了徒劳。三五渐渐有些力不从心,她的经脉已经有了裂痕,随时都有可能在浩瀚的涌入之下碎裂。

    难道就这么失败吗?三五抿紧了唇,混沌的大脑快速地闪过她短暂的一生:无尽的嘲笑和讥讽、恣意的谩骂和殴打、初入太白的意气风发、势利的毕丹、狠毒的欧阳梦、面冷心热的清轩、嚣张却喜欢黏着她的离火……以及,几个时辰前她见到的那个神秘的白衣男子。

    心脏猛地一颤,仿佛被冷水猛地浇在身上,一股混杂着痛苦的寒意让三五猛地从混沌中醒来:她怎能轻易地就死去!

    心中重新涌起一股巨大的不甘,三五咬紧了唇,用力之大,竟渗出了鲜血。她掐了个诀,随手招来欧阳梦的红绡,横在自己的身前,同时带着股狠意般催动着体内的灵力,去和灵气对抗着。

    这是她的虚界,她是最高的主宰,怎能连区区灵气都控制不了!

    那一瞬间,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恐怖的威压,震得虚界都扭曲,白气似乎静止了片刻,但旋即就更加疯狂地朝着三五涌去。

    红绡骤然被撕裂,天阶法宝在这恐怖的灵气前也不过如此。三五的灵力也未能挡住决堤般的灵气,她的筋脉像是被用大石给碾压,终于不堪重负……

    “咔嚓”一声,多日未动的瓶颈终于被冲破,但同时,三五也听到了体内筋脉寸断的声音。

    震荡的虚界终于平静下来,灵气也变得温和。三五吐出一口血,一股浓郁的黑气自她的身体内飘出,很快地就被白气给湮没。

    白气温柔地涌入体内,三五惊骇地发现它们竟在为她修复体内碎裂的经脉。只眨眼的功夫,她体内的经脉就已经修复一新,泛着琉璃的光芒。

    三五睁开眼,一股深远而庞大的气息散发出来,似乎扫过了整个虚界。一时间,三五只感觉到某种玄妙的奥秘沉入心底。但转眼间,这种感觉便消失不见。

    她有些遗憾,但凝眸却被自己眼前所见给震惊到。只见曾经白气弥漫的虚界,如今已变了个样,那种奇怪的白气都消失了,露出宽阔的大地、无边的蓝天、苍茫的青山……

    三五震惊地张望着巨变的虚界,她如今修为大增,用神识一扫,立刻就发现了虚界的空间似乎增大了无数倍。她心念一动,立刻就掐诀用灵气聚了朵云。

    她还是第一次乘云,但踏在云上的感觉是如此的熟悉,尤其是站在云头看着虚界内无边景色在眼下一一闪过,那种万事俱在握的豪情,让她竟有种“本应如此”的感觉:仿佛这山水本就是属于她的。

    怪不得人人都羡慕帝王,三五一时间也有些恍惚,只觉得自己就是正巡视江山的帝王。山水如画,她看着这方世界,心中有些欣喜更有些激动。

    她不过是从练气到了筑基,虚界的空间就增加了这么多,甚至有了天地和青山。若她到了结丹、元婴……虚界又该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一阵风悠悠地吹来,似乎是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