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 昆仑玉清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是那天晚上的那个白衣人?三五呼吸一窒,她紧紧地盯着白光出现的地方,几乎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眼看着白光逐渐明亮,她的心也跟着一点点地紧缩。

    大殿内的众人也都朝着那个方向望去,其中邱天道和青霆的面上都现出了郑重。

    明亮而不刺目的白光缓缓地散去,终于现出来人的容颜:白发,白眉,白须……他是一位面善的老者,全身衣着雪白,唯有一双眼睛湛亮如墨,带了三分和蔼,七分悲悯。

    鹤发童颜的老者抚须而立,周围的空气似都被染上一层柔和,他就那么站在那儿,仿佛随时都能乘风而去。

    三五这才明白了何谓“仙风道骨”。她不受控制地看着那位祥和的老人,在他温暖的目光下,她觉得自己仿佛沐浴在仙光之下,身上的伤都没那么痛了。虽然来者不是那天的白衣人,但她心中却依旧掀起了惊涛骇浪。

    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感觉包围了她,眼前的人似乎就是那不可捉摸的道,让她既感到亲切渴望追随此人而去,又忍不住从心底生出自惭形秽。

    大受震动的何止是三五,发现老者竟是以真身出现,邱天道和青霆都是面色大变。他们低首俯身,拱手给面前的人行礼,同时恭声道:“玉尊者,您老怎么下来了?”

    掌门和长老都如此行礼,司察堂内的其他弟子更是直接跪拜在地。扶着三五的弟子撤手撤得突然,三五险些摔倒在地,但等她勉力站稳,回神时却发现殿内站着的竟然只剩下自己一个。

    自然等不到邱天道动手,毕丹就暗自甩了一道劲气射去。她想让三五跪下,但那道劲气在半道就被一道无形的力给消去。

    白衣老者——也就是昆仑的护教长老玉清子,看向毕丹,长眉微皱。

    被那渺远的眼神望着,毕丹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一盆凉水浇到了心底,连带着三魂六魄也是散去了大半。

    殿内的温度骤降,就连光线也变暗了。玉清子周身的气息也由和煦转为冷冽,他仿佛成了高高在上的神,虽未出声,却不怒自威。

    一念之威,竟至于此!

    邱天道额前立刻就冒出了冷汗,玉清子只是皱眉,就已经让他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了。但邱天道想不通玉清子为什么会生气。难道是因为毕丹在他面前随意使用灵力,冒犯到了这位性格古怪的大能?

    “弟子不懂规矩,冒犯了尊者,还请尊者见谅!”邱天道越发恭谨对着玉清子行礼,同时不忘转过脸沉声呵斥毕丹:“还不快给尊者道歉!”

    他丝毫没有想到三五,在他看来三五不过一个废物,实在不值得玉清子关注。

    但毕丹似乎被刚刚那一眼给吓呆了,竟半晌都没反应,直等到周围有弟子轻轻推了她一下,她这才回过神来,白着脸唯唯诺诺地对玉清子道歉。那声音吞吐结巴,和刚刚指责三五时判若两人,简直把邱天道给气白了脸。

    “人之性命来之不易”,玉清子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她,“下次不可再随意伤人。”他又恢复了慈爱和善的模样,这话也说得云淡风轻,仿佛只是随意地告诫一位晚辈。

    但毕丹却分明感受到了一种来自心底的畏惧,这种压抑让她精神都有些恍惚,平日里那些算计和倨傲,竟都化作了自厌和后怕。

    邱天道却没注意到她的异常,见玉清子似乎态度好转,气势也恢复如常,这才松了口气。

    说起来,邱天道对这个昆仑长老的性格也有些捉摸不透。这位据说已有上千岁的前辈来到太白好几日了,一直待在峰顶不曾下来半步,邱天道本以为他待人尚算亲近,今日却第一次见他动了怒气。

    “尊者……”青霆也试图缓和一下气氛,却没想到玉清子刚好也同时开口。

    “我是来收弟子的。”他笑得很是慈祥,哪还有刚才半分发怒的模样。

    “玉尊者,您打算在太白收徒弟了?”邱天道和青霆对视一眼,都是大喜过望!昆仑可是连接人界与仙界的一个桥梁,每百年里升入仙界的人里几乎有大半都是出自昆仑的。

    但昆仑作为修行界龙头中的龙头,本身却是超然世外的,没人知道他具体在哪个地方,只知道它是一个世外仙境。而这“仙境”中的人很少出来,他们几乎都过着不问世事的日子,这次玉清子之所以会来太白,也是因为要来取几百年前一位昆仑大能飞升仙界时留在太白的法器。

    那件法器在太白放了许久,前任太白掌门对此很重视,将它妥善保存着,为的就是等昆仑的人来取。所以早在玉清子要来太白之前,邱天道就想借这个机会让一个太白弟子进入昆仑。这既可以拉近太白和昆仑的关系,而且对太白的发展也大有好处。

    谁知道玉清子性格看似温和,却一直对他们不冷不热……太白长老倒是厚着脸皮带了些年轻弟子过去美名其曰请尊者指点,玉清子虽然确实也有指点,可丝毫没有提收徒之事。

    就连邱天道和青霆这些太白的重要人物,玉清子也一向是爱理不理的,只整日待在峰顶的丹房埋头炼制着那件法器。这可苦了太白一干长老和直系弟子,只得整日里无所事事地守在峰顶……所以,当清轩满面怒气冒然地离开峰顶时,邱天道和青霆一方面出于担心,一方面也是知道玉清子并不在意他们的陪伴,也就随清轩一起跟了过来。

    没想到这一出,竟将待在太白峰顶的玉清子也给引了下来。

    邱天道忍不住问:“那需要我去把太白年轻弟子都叫……”

    “不用了”,玉清子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我要收的徒弟就在这里。”

    此话一出,殿内顿时就安静下来,众人皆屏气凝神望着玉清子。三五心下也是一跳,她似乎天生对玉清子那种柔和的声音无法抵抗,在他开口之后,她差点就忍不住想跪拜在他身前。

    好在她还有自知之明,并没有真的做出那等疯狂的事情。

    邱天道和青霆此刻却是心情愉悦,他们认为那个幸运儿定是清轩无疑了。清轩是单一属性的火灵根,又是先天灵体,这等资质在整个修仙界都算的上惊艳。而且清轩的父亲就是青霆,他对太白的感情也很深厚,若他去了昆仑,对太白来说绝对是最好的情况。

    但他们也有些奇怪,这几日他们一直让清轩待在太白峰顶,清轩也就一些修行方面的问题向玉清子请教过,两人早已认识,为何玉清子早不收徒,偏偏等到现在来收呢……或许他想收的不是清轩。不是清轩的话,那定是欧阳梦了。

    邱天道默默揣度着:梦儿资质也不错,虽不如轩儿那般卓绝,但也足以傲视大部分修仙者了……

    欧阳梦此时心里也很纠结,她还是很想和清轩一起待在太白的,但昆仑的资源更加丰富,如果她和清轩之间非要有一人被选去昆仑……那么她希望这个人是自己!

    清轩却没想那么多,他修行之心本就坚毅,在何处修行于他来说,并无太大区别,所以他对昆仑也没那么大的向往。更何况他此刻还惦记着三五的问题,也就没心思去在意昆仑长老的收徒。

    在一片安静中,玉清子慢悠悠地踱步走来。他走过毕丹,走过清轩,走过欧阳梦……邱天道和青霆的表情也由激动变为疑惑,由疑惑变成紧张。直到最后他们都睁大了眼,满脸震惊。

    玉清子站在了三五面前,他眼眸微垂,白色的眼睫带着柔和的弧度:“我要收的弟徒弟,就是你。”

    他望着三五的目光温柔而慈爱,仿佛在看自己的孩子。

    在这样的目光下,三五眼眶一红,竟然想哭。她忍不住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