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为师来教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十九章

    “鱼反,快来见见你的新师妹尘痴”,玉清子先是跟男子打了个招呼,然后便对尘痴介绍道,“他是尹尊者的小徒弟,尹尊者是水属性单灵根,是昆仑的督教尊者。”

    “师兄好。”尘痴表现得很是乖巧。

    “哦?新师妹吗?长得倒是可爱”,鱼反整个人都懒洋洋的,似刚睡醒的模样,他看了尘痴半晌后,这才反映过来发生了什么,“等等……新师妹?!师伯你收了弟子?”

    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推了一把,他一下子直起了身子,然后猛地闭上眼,手指快速地掐算起来。玉清子眉头微皱,隐在袖袍内的手微微一动,刚欲伸出就听得鱼反低声嘟囔着什么。

    “奇怪”,鱼反睁开眼,满脸狐疑,“怎么会算不出呢。”

    尘痴心中一紧:“师兄,什么算不出?”

    “你的命数,我算不出来”,鱼反仔细地打量着尘痴,仍旧有些不死心,“不应该啊。”

    “你算不出来很正常”,玉清子将尘痴拉到自己身后,无奈道,“整个昆仑里几乎有大半的人都被你算过了,你算中的连一半都没有。”

    那是因为昆仑里大半的人都比他修为高深好吗?鱼反想要解释,但又觉得自己修行三百多年依旧停留在结单期比较丢人,他干咳一声,只好生硬地转移了话题:“师伯你竟然收徒弟了,还亲自带她,你怎么不让封陌师兄去接引?”

    “他还有一段时间才回来。”

    鱼反敲了敲脑袋:“噢,莫非是我记错了?我还以为他在前几天就回来了呢。我还惦记着他给我带的酒呢……”

    玉清子没有再理会他,摇了摇头,带着尘痴就飞走了……

    “痴儿,前面就是司晨峰了。”不知飞了多久,玉清子终于说到。

    尘痴抬眼望去,一下就看到了前面那座立在水中的孤峰。被一片大湖环绕着的山峰高耸而巍峨,似是直接从水里生长出的一只手掌,不屈而执拗,直插云霄。

    有风吹过,水中波浪翻卷,山间绿涛滚滚。

    一种很难形容的感受席卷了心脏,尘痴无言地跟着玉清子凌空越过波光粼粼的湖面,落到了司晨峰的山脚。

    真正来到山脚,尘痴才发现司晨峰并不如外面看起来得那般萧瑟。它满山翠绿,山脚处也开着各色花朵。沁凉的水汽混合着草木的清香飘散在空气里,各种虫鸣鸟叫也为玉晨峰增添了许多生机。

    早有唇红齿白的灵童守候在山脚处,见着玉清子和尘痴,都恭敬地迎了上来。他们有男有女,最大的也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就都已有了筑基中期甚至后期的修为。

    玉清子介绍了一下尘痴,简单地对他们吩咐了几句,然后这才对尘痴道:“司晨峰上的洞府和院落有很多,你可以随意选择一处居住。需要什么东西,可以直接对灵童说。”

    “好的”,尘痴点头,看着身边一大群道童都盯着自己等她开口吩咐,她竟有些不自在,只好望着玉清子,细声问道,“师父你是住在哪的?”

    “为师住在司晨殿,就在接近山顶的位置。”

    “那我可以住在山顶吗?这样就能离师父近一点了。”

    玉清子先是一愣,而后笑道:“山顶?你倒是和你师兄当年选了同一个地方。但司晨峰太高了,且山顶终年积雪,酷寒无比。你师兄待着倒没什么,但痴儿你体质尚弱,住在那儿于修行无益。你还是住在山腰这样的位置比较好,灵气充裕,地势开阔,相信你也会喜欢那的。”

    见尘痴似乎有些遗憾,他不由得安慰道:“放心吧,山顶和山腰的距离,对于为师来说不过是一念间的事情。为师会经常地来督促你修行,好好教导你的。”

    “麻烦师父了……”尘痴不由得有些赧然。

    “傻孩子……为师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尤其是给你师兄传话,让他快些回来”,玉清子摸了摸她的头,然后唤来一男一女两个道童,“梵心、白露,你们带着尘痴去山腰寻个院落吧,缺什么直接添就是。”

    那一堆道童里,立刻就走出最有灵气的两位来,他们一男一女,走路不带风声地来到了尘痴面前。

    玉清子说是有事,但却并没有立刻就抛下尘痴,他先是直接带着尘痴来到半山腰,亲自划出一大块地方给了尘痴,然后又细细碎碎地啰嗦了一遍,这才驾云赶着往自己的司晨殿去。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尊者这样,看来尊者真的很重视二师叔你呢。”梵心性子活泼,说话时声音也清脆爽利,很容易就让人心生好感。尘痴正在观看自己的书房,听到这话,腼腆地笑了笑:“我入修行界不久,有很多东西都不大懂,所以师父这才比较仔细。我刚刚才来昆仑,日后还要多麻烦梵心姐姐和白露哥哥呢。”

    “可别这么折煞我们”,白露忙道,“我们不过是两个灵童,师叔还请直接叫我们名字吧。”

    尘痴笑了笑,硬是靠着三言两语成功地让梵心和白露都被迫认了这两个亲切有余恭敬不足的称呼。她看完了书房,这才去观察其他的地方。

    山腰的风景果然很好,玉清子直接将最大的院落“宁远居”给了尘痴,同时还划了几间小院子给她做其他用处。尘痴粗略地看了看,也是有些咋舌。她现在的居处,比清轩的玄幽宫都大了三倍不止。

    梵心性活泼,尘痴便让她带着自己参观司晨峰,听她讲了许多昆仑的事情;白露沉稳严肃,则负责了装点宁远居。

    等到尘痴回到“宁远居”,天色也暗了下来,白露已等候多时,玉清子正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慢悠悠地喝茶。

    “师父,您怎么来了?”本以为明天之前都不能见到玉清子的尘痴有些惊讶,但更多的却是欣喜。

    “为师忙完了事情,就来看看你”,玉清子呵呵笑着,“顺便来传授你一些基本的修行法诀。”

    “修行之事,须时时铭记于心,是弟子贪玩了……”尘痴没想到玉清子这么快就开始教自己,她有些激动,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玉清子手中的两本书。

    “你以前的引灵诀不是很纯粹,这是为师找到的两本古籍。它们很适合你,你可以修行上面的功法。”

    尘痴接过一看,只见一本上面写着“五行诀”,字体飘逸潇洒、一本上面“归尘法”,字体清瘦冷峻。她兴冲冲地翻开了看,却傻了眼——这两本书里的字,都是极其复杂的,她在太白时认得的字不多,且都是些简单的字,如今这两本书里的字好多她连看都没看过,更别提读懂内容了。

    “师父……”她咬了咬嘴唇,望着玉清子慈蔼的面容,忽然很为自己的不争气而自卑。

    但她终究还是坦白地承认道:“弟子愚钝,识的字少,并不能看懂这两本法诀。”

    玉清子面上的笑隐去,他放下茶杯,面容肃静而惭愧:“是为师的错……为师该早点找到你,然后收你为徒。”

    他的脸上现出心疼和不忍,眼角加深的皱纹似乎都带了些愁苦:“这些年,你一定过得很苦吧。”

    “没有”,尘痴本来并没有想那么多,但听玉清子这么一说,竟似真的自心底里生出些许委屈……她有些感动,认真地思考了一会,斟酌道,“徒弟过得还行。”

    玉清子努力露出一个笑来:“过去的就算了,日后在昆仑,为师不会让你被任何人欺的。”

    尘痴重重地点了点头,见话题过于沉重,她眼珠转了转,便问道:“师父,你已是渡劫期修士,算是半只脚踏入仙门,那你懂得的法术应该很多吧,你知道有什么法术能够让人一下子就认识很多字吗?”

    “有的。”玉清子摸着胡子,点了点头。

    居然真的有吗?尘痴大喜过望,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的师父。

    “这个方法比较耗时,须得你有耐心。”

    尘痴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催促道:“师父,你快说吧。”

    “那就是让为师来教你。”玉清子笑眯眯地说道。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