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 你的见面礼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说来话长……”玉清子长眉皱起,苍老的容颜上带着丝凝重。

    尘痴心中有些烦躁,她勉强一笑,道:“说来话长,那师父你就慢慢说,徒儿一定仔细听着。”

    一直沉默着的凝华看了她一眼,却是忽然开口:“也没什么好说的,封陌他戾气太重,而你修为不足,又是五行灵体,对各种灵气的感知太强,这才会被他的气势给冲撞到。”

    “是这样么?”尘痴垂下眼睫,她的声音变得很轻。

    木华心中也不大好受。他是单一属性的木灵根,土生土,或许是属性相吸的缘故,他一开始看到尘痴时,心中就有种亲切的感觉。刚刚在用木属性灵气为她疗伤时,感受到她身上纯粹的土属性灵气,他更是觉得非常舒服。如今,看着她粉雕玉琢的脸变得苍白,他的心中便有些不忍。

    “凝华师叔,师侄还有一个问题。我自打出生起,就没有痛觉,对外界的伤害没有丝毫的感知……”

    她一边说着,同时也将手中的灵力变化成针的形状,毫不犹豫地就朝自己的手腕刺去!

    凝华一时不察,没有料到尘痴突然会这么做,淡漠的脸上也现出动容来。电光火石间,玉清子屈指一弹,尘痴手中的白光很快就散去了。

    “痴儿你……”他的话还没说完,脸色终于也变了。只见尘痴动作不停,直接就将自己的指甲狠狠地刺进了手腕,用力之大,似乎恨不得要将自己的手给掐断。

    鲜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染红了手指,但尘痴的脸上却一片漠然,只眼底隐隐透出疯狂和执拗。

    “师妹!”可怜木华刚刚还觉得师妹柔弱可怜,现在却被她给惊吓得脸色都白了。

    “够了!”空气有一瞬间的扭曲,玉清子的胡子无风而飘,他一把抓起尘痴的手,阻止她再继续自残。

    他这回是真的生气了,浑身的气势释放出来,让凝华都不得不撑起灵气防护罩。

    “为师收你为徒,教你修行,不是想让你自己杀死自己!”玉清子气得胡子一颤一颤,但见到尘痴因受不了自己的威压而皱眉,他还是收敛了自己的气势。

    “师父,这只是点小伤,我没事。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即使是这样,我也感受不到痛。”尘痴将手腕举起,让玉清子和凝华去看她手腕上的伤,“真的,一点都不痛。”

    她的手腕上有一道月牙形状的伤口,伤口果然不浅,狰狞地露出了红色的血肉,和周围的白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木华下意识地就想掐诀去帮她愈合伤口,但玉清子的速度比他快多了,只袖袍一挥,就让尘痴的手腕恢复如初。

    “你可以直接告诉为师,何必用这种方式来证明?”

    “下回不会了……”看到自己师父冷下脸的模样,尘痴心中也有些惭愧,她顿了顿,这才说道,“我只是想不通,我明明没有痛觉,但为什么一见到师兄,就会浑身剧痛,甚至还有种愤怒和绝望的情绪,就像……”

    她斟酌着合适的词汇:“就像……见到了仇人一样,嗯,还是上辈子的仇人。”

    “上辈子的仇人?”凝华长老淡漠的表情起了微妙的变化,她看了眼玉清子,唇角微勾,“你确定是仇人?”

    她声音本就娇滴滴的,这一问,更带了种勾人的味道,偏偏她的眼神却是清冷的。

    玉清子面色不变地移开了目光。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揪心的痛和满腔的怨恨……”想要逃却又忍不住靠近。尘痴闭上了嘴,将最后一句烂在了肚子里。

    “哦?”凝华长老挑眉,面容微有所动,“尘师侄是不是觉得自己跟封陌有着某种联系,比如说前世牵扯?”

    虽然那的确就是自己的猜想,但被人这么直接地说出来,尘痴顿时就有种秘密被拆穿的不悦,她看向玉清子:“师父,修行之人讲究因果轮回,我见到封师兄时就有种熟悉的感觉,所以才会那么失态。”

    玉清子点了点头,沉默半晌,才道:“为师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凝华幽幽道。

    不待玉清子回答,她又看向尘痴,道:“你师父倒是给你取了个恰如其分的名字。尘痴,痴儿……傻丫头,你不可能跟封陌有什么前世牵扯的。”

    “凡人百年之内即会身死,然后入轮回,修真者亦然。所以,师侄你的前世就在二十年前;而修真者的寿命与自身修为相关,封陌如今已有几百岁了,几百年前才是他的前世。”

    尘痴微愣,却听见玉清子也开口道:“你师兄他一心修道,七情六欲都较旁人淡薄,爱恨情仇从不记挂于心。我三百多年前收他为徒,这三百多年里,他的身边也从未出现过什么女子。”

    自第一次在太白见到封陌开始,尘痴就一直坚信不疑着自己和他有着宿命的因果,如今在听了玉清子和凝华的解释后,她竟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有些茫然,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师父和师叔的话:封陌的前世在三百年前,她的前世在二十年前……所以他们前世不可能相遇;而封陌今生已过的三百年里也未曾有过爱恨情仇,所以她的前世与他的今生自然也不可能有什么纠缠。

    所以,一切都是她一厢情愿地想多了么?

    “怎么会呢?”尘痴抱住脑袋,喃喃道,“那为什么一直没有痛觉的我,见到他就会感受到痛苦,为什么我看到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封陌的戾气给你造成的影响主要是心神上的,这远比肉体上的疼痛要剧烈得多。痴儿,你虽然天生没有痛觉,但你的心神震荡,却会感受到比肉体受伤更强烈的痛楚……至于,你见到封陌时会有熟悉的感觉,这也应该是被戾气所引起的。”

    玉清子缓声解释道:“封陌的戾气十分古怪,或许说是戾气也不大恰当,若他修的是魔道,怕是五百年内即可让鬼神避让……为师第一次见到他时,也受了些影响,甚至差点出现幻觉。”

    难道真的是因为戾气吗?尘痴突然想到封陌对自己说的那五个字:我不认识你。

    那种冰冷的感觉似乎还残留在手心,尘痴闭眼,觉得既可笑又可悲。原来他真的不认识自己……

    心中有些怨恨,但似乎也有些解脱。她一哂道:“修真界果然无奇不有,师兄或许也被我给吓到了吧,他现在在哪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