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章 所谓闭门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十五章

    发现自己的虚界竟然开始吸收外界灵气,尘痴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想办法将陆翩和木华打发走后,就立刻进入虚界查看了一番,也果然就看到虚界内多了一股陌生的火属性灵气。

    那小股灵气不多,很快就被虚界内的灵气给吞噬了。尘痴退出虚界后,又拿其他东西做了尝试。

    事实上,她不尝试也不行了。自吸收了清轩那只纸鹤后,她的体内就像被打开了一个开关,见着有灵气的东西就忍不住地想去吸收它的灵气。

    她先是试着去吸收一棵树的灵气,在那棵树快枯死之前,尘痴的虚界内收获了一小点木属性灵气;然后尘痴拿了把灵剑来尝试,灵剑的金属性灵气被吸收完,果然也成为了凡铁;接着尘痴又拿了瓶丹药做试验,在吸收了不少的火属性灵气和金属性灵气后,已有半瓶丹药化成了灰……尘痴还想再试,却发现自己已经精疲力竭。

    看来吸收灵气也是需要耗费力气的,尘痴默默地思索着。经过这几次的试验,她差不多也总结出一些规律。首先,外物所蕴含的灵气越纯粹,那她吸收起来也就越快;其次,她能吸收的灵气有限,大致对应着她自身的修为所能容纳的最大灵气……

    自己果然越来越像怪物了。尘痴无奈地勾起了唇角,有些忐忑,却并没有自怨自艾……她可是立志要成仙的修士。成大事者,自然和凡俗不一样,有些比较厉害绝招的也是很正常的!

    她默默地在心里自我安慰着。

    这一天很快地就要在浑浑噩噩中结束,梵心来为她整理房间时,见她兴致不高,还以为是在为陆翩和木华的离开而感到难过。

    “师叔,你别难过,我看陆师叔和木师叔都很喜欢你,说不定过几日就又会过来找你玩。”

    然后看我不断地夺取其他东西的灵气?尘痴嘴角有些抽搐,她没有说话,只是疲惫地摆了摆手,示意梵心可以退下去了。

    梵心退下后,尘痴又进入虚界内研究了一会儿,白天她吸收的灵气早已被吞噬了,她也没发现什么,只好无奈地退出了虚界。

    由于白天吸收了太多的灵气,尘痴现在其实是很疲惫的,她觉得自己该睡觉了,但脑海里却始终觉得自己忘了件很重要的事。

    到底是什么事呢?尘痴越是想,偏偏却越想不出。她也不气馁,干脆就不睡觉了,而是坐起来将今天发生的事情都想了一遍:跟师父学习法诀;陆师兄来找她;带着陆翩和木华在司晨峰闲逛;收到清轩的纸鹤……

    纸鹤!尘痴猛地睁眼,她忘给清轩回信了!但清轩的纸鹤早就被她吸收了灵气而消失,信自然也没了。

    那么,问题来了:她该怎么给清轩写回信?

    其实尘痴还真很好奇清轩会怎么给自己回信,但现在信也没了,她又不可能写信告诉清轩说他的纸鹤被她给吸收了,麻烦他再写一封信过来。

    不过,好歹尘痴在清轩身边待了三年,对他也有一定的了解。在她看来,清轩虽然骄傲了点,但应该也会说出自己是谁,顶多措辞激烈了点……

    于是,这么一想,尘痴就让梵心把昆仑专门用来通信的信纸取了些来。这些纸据说是用百年霜木的树皮做成,能承受更多灵力的浇灌,它们折成的纸鹤飞行速度也远大于外界的纸鹤。

    拿来了纸,尘痴便开始写回信。她先是坦言上一封回信里最后那句不过是个玩笑,然后又问了问清轩和离火的近况,顺便还说了下自己那些性格迥异的师兄们……

    所以,等清轩收到这封内容丰富的信时,面色不禁有些古怪。他没想到尘痴给她的回信会如此的诚恳,就如根本就没为他那样的回信而生气一般。

    事实上,心高气傲如清轩在收到尘痴那封“话说,你是谁”的信后,当即就冷笑着提笔写了回信。

    信很短,上面只有两个字:“汝父”。

    少年心性就是这般冲动,更等纸鹤飞出后,清轩才后知后觉地感到有些不妥。尘痴是孤儿,性子看软实刚,他从没听过她提起父母,自己逞一时口舌之快,却很有可能戳到她的痛处……清轩也没想到自己会做出如此可笑的举动,但似乎每次一遇到跟尘痴有关的事情,他就没那么冷静。

    在纸鹤寄出后,整个玄幽宫就笼罩着一股冷肃的气氛,一众灵童们本都习惯了经常性的不见主人,做事便有些懒散。但现在他们却惊讶地发现清轩竟然一连好几日都没有去闭关修炼,只经常性地坐在一处发呆。这也就罢了,重点是,平日里灵童犯下的一些小错,此刻都遭到了严厉的责罚。就连欧阳梦带着初次炼制的灵药想请清轩鉴赏,也吃了闭门羹。

    一时间,整个玄幽宫包括太白都人人自危,轻易不敢去招惹清轩。其实自从尘痴被昆仑护教收为徒弟后,太白就没安稳过。先是结丹期弟子毕丹奇怪地疯掉,然后就是掌门弟子欧阳梦莫名其妙地被掌门关了十天的禁闭,接着就是昆仑护教送给太白一件仙器的消息传到了修真界,这个消息让太白名声大噪,隐隐有成为修真界明面上第一派的意味,一时间,太白山下来了不少法力高强的修士准备投靠。

    这些事情此刻都无法吸引清轩的注意,他现在只懊恼着自己寄到太白的那只纸鹤。但纸鹤已经飞出,清轩虽为自己的幼稚行为感到后悔和烦躁,却也拉不下脸再去写信,只好有些忐忑地等着尘痴的反应。

    回信很快就来了,且内容出乎清轩的意料。他拿起信笺反复看了几遍,确定尘痴真的没有生气更没有跟他赌气后,终于松了口气……不枉他昔日对她的好!

    清轩很满意,他很快地给尘痴回了封信,信上的字终于多了起来,不仅回答了尘痴的全部问题,他甚至还从离火身上扯了些羽毛下来……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奇怪的举动,毕竟几根未成年的火凤羽毛能做什么呢?

    无视了离火哀怨的眼神,清轩终于为自己找到理由:这几根毛羽颜色鲜艳明亮,可不就是离火身体健康的证据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