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她何德何能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十七章

    眼睁睁地看着尘痴手中的玉梳凭空消失,玉清子不由也瞪大了眼,面上现出些许惊异。

    待那红玉梳子进了虚界,尘痴手上那种莫名的吸力才平静下来。与此同时,虚界内也多了一股纯粹且庞大的灵力。

    尘痴却没有丝毫欣喜之情,她咬着嘴唇竟不敢抬头看玉清子,只在脑海内飞速思索该如何对他解释。

    “痴儿,这是……”,玉清子面色凝重,他仔细查看着尘痴的手,上面并无丝毫伤口,“这是怎么回事?那梳子怎么不见了?”

    “徒儿……”尘痴将手缩回,她现在想不到任何的理由去搪塞玉清子,本欲也装成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样,但看到玉清子脸上毫不掩饰的担心时,那欺瞒的话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见她一张小脸惨白如雪,面上的神色也是变了多次,玉清子又还有什么不明白?他活了千年,尘痴心中的顾虑他自然能懂,当即也不勉强,只道:“无妨,你若不想说,为师便作不知。”

    尘痴愣住,不敢置信地抬眼。

    玉清子重新坐回去,端着茶盏抿了一口,他笑得慈蔼,此刻更有种洒脱爽朗的感觉:“每个人都会有不想和别人分享的秘密,为师不是那种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痴儿你自己心中有数就行。”

    尘痴抖着嘴唇,心中却并没有松了口气的感觉。相反,浓重的惭愧和内疚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师父待她一向很好,若非他收自己为徒,自己定会被逐出太白,哪还有现在这般光景。退一万步来说,师父他老人家已是渡劫期修士,距离成仙仅一步之遥,而自己不过一个筑基期修士,若师父真对自己别有用心,又何须大费周章地收自己为徒,还待自己如此好?

    尘痴小时候因着孤儿的身份总是被人欺负,即使后来机缘巧合到了太白,所遇到的也都是些两面三刀的人,哪怕一开始讨好她,也不过是因她有利可图……从小到大,她遇到不少人,但除了清轩外,竟无一人真心待她好!所以,当玉清子以昆仑护教尊者的身份为她解围、收她为徒时,她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

    玉清子将她视作孙女一般,可他对尘痴越好,尘痴就越无以为报,心中更就越发不安。她身处低位十几年,早已看透人情冷暖,如今有人不计回报般对她好,她在心底深处其实是怀疑对方有所求的。

    她没有办法,虚界是她最大的秘密和宝藏,若将之告诉了玉清子,即使他是自己的师父,可面对此等夺天地造化之宝,但凡他有了一丝私心,自己的处境就会很危险。尘痴深深地厌弃着这样的自己:阴戾、多疑、卑劣……

    “只是那梳子是你凝华师叔的法宝,是用灵髓制成,且尚未炼制完毕,痴儿你修为尚浅,千万不能随意吸收其中的灵力,不然极有可能会爆体而亡。”玉清子面上带了些慎重,严肃地说道。

    听着玉清子饱含关切的话语,尘痴心头大震。她不由得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玉清子时的场景,那时他也是这般和蔼地对着自己,没有丝毫渡劫期尊者的架子,就如一位关心晚辈的普通长者……但自己却一直不相信他,瞒着虚界的事。这么想着,她的眼眶立刻就红了。

    “傻徒弟,放心吧,不管发生什么,为师都是站在你这边的。”玉清子摸了摸尘痴的头,语气一如以往般宠溺。

    看着老人一副维护自己的模样,尘痴的心情更是复杂。她的心头一时涌现万千思绪,最后像是下定决心般,她闭眼深吸口气,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师父,徒儿对不起您……”

    玉清子忙扶起尘痴,正要开口,尘痴却直接趴在他怀里哭起来。

    她哭得十分伤心,一抽一抽的,仿佛随时都会断气过去,眼泪更犹如开了闸的洪水,怎么也止不住。玉清子何曾见过她这般委屈伤心的模样,他又是惊讶,又是心疼,急得胡子都颤抖了,忙拍着尘痴的肩膀,努力安慰她。

    待哭得嗓子都有些哑了,尘痴这才擦掉眼泪,她红肿着一双眼,抬起头来尽量平静地说道:“师父,徒儿的身体里有一个随身空间。”

    “随身空间?”玉清子面上闪过一丝惊讶,“这倒的确很是宝贵神秘,但就为师所知,昆仑里也有些人有这机缘。这其中最为难得的就是掌门尊者的义弟古芒,他的随身空间不止可以放些死物,甚至可以安放活人……”

    他沉默半晌,忽问道:“为师所知的每一位拥有随身空间的人,待自身机缘泄漏后,都曾遭到整个修仙界的追杀,不少人都为此丧命。痴儿,你为何改变了想法,要将它告诉为师?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值得徒儿相信,那个人就是师父。”

    “这些年,辛苦你了”,玉清子缓缓地叹了口气,这个须发皆白的长者,此刻褪去了老态,收起了过于温和的慈祥,只展现出一股作为渡劫期尊者的霸气和凝重,“为师定会护你一世平安。”

    关于尘痴拥有随身空间的事,他没有多问,也没有多说,只是给了她一个承诺,一个保护她的承诺。

    她何德何能?尘痴心里涌起一阵酸涩,她睁大了眼,努力不让泪水掉下来。她将虚界的事告诉师父,并不是想要他为自己担下风险的……

    但在这位以保护者姿态劝慰自己的老者面前,她隐藏在心底深处的不安和害怕终于暴露出来:“徒儿并不想隐瞒师父……但徒儿好怕,为什么是我拥有了虚界?徒儿根本就无法控制它!它是好,好到连徒儿都不敢将它告诉师父!自从拥有了虚界,徒儿的心里从来就没有安稳过。徒儿不过是一个筑基修士,如何守得住这夺天地造化之奇宝?徒儿不敢相信任何人,因为徒儿知道,一旦虚界的存在被发现,徒儿只有死路一条。没有虚界,凭借自己的资质,徒儿也可以登得大道,为什么老天还要让我守着这个巨大的危险!”

    玉清子一只手按在尘痴的肩上,他直视着自己濒临崩溃的徒弟:“痴儿,天予不取,反受其咎。那是你命中注定要有的机缘,只要你不放手,别人是再怎么抢也抢不走的。”

    看着玉清子宁静的双眼,尘痴渐渐冷静下来,她有些羞愧,但更多的却是松了口气。真好,师父还是师父。

    “虚界是徒儿在四年前发现的,那时徒儿被一个狐妖捉住要被吃掉,在性命攸关的时候,忽然有股莫名的吸力将徒儿的神识吸进一个奇怪的白色空间……”尘痴缓缓地将自己如何发现虚界,以及虚界的种种奇异之处都一一说出来。她已对师父卸掉所有心防,面对玉清子,她终没有一丝隐瞒。

    “……徒儿本以为自己已可以控制虚界,却没想到今天一碰到那梳子,又不受控制地吞噬它的灵力。甚至到了后来,虚界还自发地将它给吸了进去。”

    玉清子听得很认真,中间没有随意打断,见尘痴说完了,他这才开口:“你为那空间取名叫做虚界吗?”

    见尘痴点头,他继续说:“倒还真是恰当。它可以放置东西,内生长有山河树木,能自行成长,还会自主炼丹……如此玄妙的随身空间,饶是为师活了千年,见过不少奇珍异宝,也不得不叹息痴儿你的机缘实在是太大。”

    “痴儿可知小世界?成仙有三个好处,一是寿元大增,再难死去;二是褪去凡胎肉骨,得获仙身;三是最重要的,但却并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