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章 辛苦的炼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十八章

    自从将虚界的事情告诉玉清子,尘痴和自家师父之间的关系就更加亲近了,师徒二人经常在一起研究探讨虚界。有了玉清子的指导,尘痴对虚界的了解也逐渐加深,对虚界的控制更是越发得心应手。

    在霸道地吸收了各种奇珍异宝之后,尘痴的虚界也有了很大的变化。首先,就是空间更大了;其次,就是各种山川河流花草都多了起来,看着更多了几分生气;最后一点,就是灵气的浓郁程度更高了,司晨峰的地理位置不错,灵气本就浓郁,但昆仑的灵气浓郁程度却几乎是司晨峰的两倍。

    在玉清子的建议下,尘痴修炼的时候,都直接进了虚界。她现在卸下了心中的一块巨石,修炼时的状态便越发好了。照这样的情况下去,她有预感自己不出两年即可成功结丹。

    花了更多的心思在虚界上,尘痴就没有再经常和昆仑的师兄师姐们出去玩了,作为司晨峰常客的陆翩很是郁闷,但在吃了几次闭门羹之后,便……也以被掌门尊者方乾关紧闭这样悲惨的结而告终。

    尘痴和清轩的通信倒是依旧如常,两人在太白时没有怎么好好地聊天,分开后,反倒通过传信而加深了了解,他们聊修行,聊离火,聊灵药灵草等,每个月的信纸都能累积一堆。

    修行顺利,师徒关系和睦,又有笔友可以交心,尘痴的修真生活越发滋润。她惬意地享受着这一切,日子就这样平淡而充实地过去。

    和尘痴的舒适比起来,待在太白的清轩最近却有些烦躁。因仙器而地位上涨的太白,已吸引了越来越多修仙者的投靠,整日在太白山外围游荡的修真者更是不少……太白掌门邱天道下定决心要扩大太白势力,便将一年一度的弟子选拔,增加为一年两次。这下子太白的人数一下就增加了不少,清轩平日喜静,但现今太白人多事杂,他作为首席弟子却整日都不得不为各种事忙碌着,这导致他连修行的时间都被占用了不少。

    尤其是十年一次的逐月大比就要开始了,作为修仙界年轻一代最为重要的比赛,它一般由几大修仙大派轮流主持。但现在太白声望大涨,实力已隐隐有些超越其它两派,所以尽管十年前已主办了一次大赛,邱天道这次却仍将主办权给争取了过来……这下子,清轩更忙了。他本不欲参加此次的逐月大赛,但邱天道就是想让他替太白以拿回魁首来立威,怎么可能会同意他退出此次比赛?

    是以,清轩终于再也无法去闭关修炼了,他父亲青霆真人倒能理解他,奈何也说服不了掌门人,便只好看着自家儿子受苦。好在事情的发展是双面性的,清轩没法闭关了,给尘痴的回信倒是及时了许多。

    他知道尘痴估计是不怎么喜欢太白,便没怎么对她说太白的事情。有时看着尘痴写信来说昆仑有多么好,在那修炼的日子如何惬意,清轩虽然表面上不以为意,但心中其实还是有些感慨的。

    他现在甚至已经开始怀念尘痴没走时的日子,那时,太白没有这么多事,他平日里只待在玄幽宫里,一去闭关修炼就至少几个月。尘痴可以将玄幽宫打理得井井有条,他什么的不须担心,

    想到药园里那些长势极好的灵药,清轩也略略挑起了唇,俊美的脸上浮现抹笑意……那丫头现在是昆仑护教的弟子,想必再也不必亲自照看灵草了吧。

    可事实和清轩想的刚好相反,尘痴此刻就正在照料着虚界内的各种灵草。

    在虚界还没吞噬各种奇珍异宝时,虽然也生有各种灵草,但尘痴不用怎么照料,它们就可以生长得很好。但现在虚界内各处都漂浮着灵物法宝,它就像是吸收了太多的营养一般,不停地有各种奇怪的灵草生长出来。这些灵草自然都是很稀罕珍贵的,甚至有些灵草连玉清子都没听过。而尘痴在向以前那般不管不问却是不行了,在死了几批珍稀的灵草后,身为渡劫期尊者的玉清子心疼了,立刻就勒令她要花些时间去照料着灵草。

    照料灵草就照料灵草吧,尘痴也借此增长了许多关于灵草的知识,玉清子同时则开始重视起她的炼器知识。

    “痴儿,你才刚踏入修真界不久,但你的修炼速度太快了,若只一味修炼而缺少心境的体悟反而落了下乘。不如你趁这段时间再去学习炼器的知识,”

    尘痴现在和玉清子关系融洽得很,她也不见外,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徒儿现在抓紧时间修炼,也是想为日后打好基础。至于炼器,徒儿想等结丹后再去学习。”

    看出小徒弟双眼亮晶晶地看着自己,里面满是对提高修为的渴望,玉清子不禁哑然失笑,他遂直接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痴儿,修真者到了元婴后会有两大好处,一个是可以结成元婴,另一个则是可以修炼本命法宝。这两者都是可以护命的神通……但对于普通的修真者来说,本命法宝只能在元婴时炼制,可你却不必等到那时,你现在就可以炼制本命法宝的雏形。若你从筑基期就开始炼制本命法宝,等到元婴时,本命法宝就可以很快炼制成。”

    尘痴这才叹服,她现在只能想得到结丹的事,而师父却比她看得深远,竟已为她考虑元婴时的本命法宝了……她心下感动,弯了弯眉眼:“那徒儿就唯师父的命是从了。”

    玉清子摸了摸胡须:“你先按照自己的愿望炼制一柄法器即可,修真者都是用自身灵力来温养法器的,但痴儿你既然有虚界,用它来温养法器是再好不过的了。痴儿可将你看中的法器都放到虚界去,至于本命法宝,它是宜少不宜多的,待它成型后,你便可直接将它放到虚界去淬炼。”

    “如何淬炼呢?”尘痴有些不解,“虚界的灵力比较温和,怕是起不到淬炼的作用。”

    “它现在是平静,但以后可就说不定了。”玉清子意味深长地说道。

    尘痴更加迷惑了,玉清子却但笑不语。尘痴见问不出什么来,便换了个话题:“那师父你何时教我炼制法器?徒儿还是每日卯时来找你吗?”

    玉清子却摇了摇头,笑眯眯道:“要学炼器的话,自然要找最好的老师。为师为你找了个炼器大师,他的炼器水平是昆仑里最高的。”

    尘痴却垮下了小脸,气鼓鼓地嘟嘴道:“师父你不是也很擅长炼制法器吗?徒儿还是想跟着师父学。”她已将玉清子视作亲人,在他面前自发地撒娇,完全是一副小女孩的模样。

    “傻徒弟”,玉清子如何看不出她的改变,他笑呵呵地刮了刮她的鼻子,“为师的炼器水平并不高,和那位大师比起来实在是差远了。之所以还会有人请为师炼制法器,也不过是因为为师修为比较高,一力省十惠……但你若真想学炼器的技巧,还是找那位大师比较合适。”

    见玉清子坚持,尘痴也没有办法,她只好问道:“那位大师是谁呢?”

    “他就是你掌门师叔的结拜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