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6章 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知道闺女爱的还是自己,安心的段志涛开始着手买房,上次的房子是碰巧,这次却是精挑细选,所以不只地理条件好,房子质量也比上次强。

    房子买到手隔天就找人装修,毕竟早卖一天货多挣一天钱,这年头谁嫌兜里钱少啊?

    想到开业后,自己不能总在这盯着,二姐两边跑怕也有顾不上的时候,所以段志涛把厂里的小崔调了过来,先让他在老店打杂,等新店一开业,好把这小子扔到新店重点培养。

    段志涛有好事一向喜欢便宜熟人,再说就冲着崔家老两口,他对这小崔也得高看一眼,更何况这小子还挺给他爷爷奶奶长脸,目前交代他的事办得还都挺像样。

    一晃儿的功夫,半个月过去了,本县的第二家晨光烧鸡店正式开业。

    上次小店开业的时间有点不是时候,家家户户都在农忙,这次正值酷夏,种地的也不忙了,有孩子的也放假了,听说自家弟弟有热闹,一个个不随礼也都过来捧捧场。

    见二姐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样,段青青在一旁偷问大姐:“大姐,你和二姐离着近,问没问过她到底想找个啥样的?”只要她二姐能列出条件来,回头她就让旭东给打听去,就凭她娘家现在的条件,咋不能给二姐找个好人家?当后妈也得给她高看一眼。

    正高兴的段云云,一听这话又开始牙疼了,捂着腮帮子道:“还啥样的?你那个二姐心气儿大着呢,你说她现在自己当老板,啥都说了算,啥样的她能看上?”孬的她看不上人家,条件好的人家看不上她,半年来也不知道磨碎多少牙,这哪是她妹妹啊?简直是她祖宗。

    段青青一听也没辙了,二姐的脾气她知道,如果不是家里人压着,她当初找的也不会是赵青山,可现在离了婚跟野鸟出笼似的,连个管她的人都没有了,这事还真有点难办。

    可再难办也得办啊,谁让这是她二姐呢?年纪轻轻的总不能真不找吧?

    知道自己脑袋笨,段青青干脆找那脑袋尖的想:“志涛,二姐离婚都半年来了,她到底想找个啥样的?”姐弟俩天天见,弟弟心里总有个数吧?

    “啥样的?”段志涛拍着脑门有气无力的道,“咱二姐现在是心如止水,基本快六根清净了。”

    别看段志涛当初支持二姐离婚,可他骨子里还是挺传统的,他只是不想姐姐受委屈,却从没想过不让二姐再找,所以这半年来,他面上没有说啥,暗地里却打听了不少丧偶的,离异的,就等着给姐姐找下家。

    咱远的不说就说近的,给他们定时送猪肉的张黑脸就不错,三十六七的年纪人也挺好,媳妇死了两年,家里俩小子没闺女,既没有生子压力,也不介意二姐领着胜男,可这么适合的人,二姐都没看上,你说他让二姐咋找。

    如果说二姐是嫌弃人家长得黑,段志涛还能按这条件给找个脸白的,问题是他二姐压根就不想找。你这边准备齐全,就等着给孕妇生产,结果人家孕妇说肚子大了是气胀,你准备的再多有个毛用?

    姑娘不想嫁还没招呢,更何况姐姐?慢慢等吧。

    结果这一等又是两年。

    老话讲‘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意思是人活到这俩岁数是个坎儿年,一不好就容易过去,所以这俩生日一定不能过,免得人家阎王爷都把你忘了,你再上赶着提醒,让人把你收了去。

    去年是段老太太的七十三周岁,段家人小心小心再小心,过生日连个孙男娣女都没敢来,偷偷摸摸的把奶奶藏到了七十四,今年见老太太顺顺当当啥病没有,段志涛高兴了,这回他奶过生日,准备大摆筵宴,亲戚朋友摆了四十桌酒席。

    坐在主位上的老太太,穿着大红的寿服,看着自己的满堂儿孙咋瞅咋美,几年前孙子入狱,自己卧病在床,本以为就那么晚年凄凉,没想到自己大难不死,借着孙子的光,如今这福算是享到家了。

    满足的轻叹过后,老太太把带着金戒指的手,搭在肚子上,她只是坐累了想换个姿势,绝对不是在显摆自己的戒指亮。

    “太奶奶,太奶奶——”

    穿着小唐装的多多哥俩,你追我赶的从厨房里冲了出来,见到老太太就扑过来争抢着道:“太奶奶,姐姐说今儿个是太奶奶生日,她不会蒸寿桃,她在给你蒸鸡蛋糕。”

    “是吗?我们甜甜这么厉害?都能给太奶奶蒸鸡蛋糕了?”老太太又惊又喜,心里的舒坦就别提了,重孙女不白疼啊,这么点就知道给我蒸鸡蛋糕了?

    “太奶奶,我帮姐姐拿鸡蛋了。”

    “太奶奶,我帮姐姐倒水了。”

    小哥俩争先恐后,深怕把自己的功劳给埋没了。

    “好好好,太奶奶知道,太奶奶知道,我们多多彬彬和姐姐一样,都特别孝顺太奶奶。”老太太抱着俩重孙子幸福的左右晃,把一旁说话的大儿子一家,又给扔一边了。

    身材较为魁梧的段玲玲,有些郁闷的捅了捅身边的儿子,连使眼色道:“晨阳,去和太姥姥说生日快乐。”

    仨孩子都一年生的,前后就差几个月,人家哥俩能撒娇卖乖了,自己这儿子却连个屁也不放,对比还能再明显点不?

    板着脸的小晨阳,感觉妈妈捅的自己不舒服,他不吵不闹的换了个地方,继续低头研究手里的小手枪,这东西为啥会响呢?它咋就会响呢?

    如果是以前,家里的侄子侄女敢这样,段玲玲觉得自己能气疯,可看着儿子乖乖巧巧的样,当妈的狠了狠心,到底是没舍得催促,转头眼馋的看着俩侄子继续卖萌,心里还非常阿q的安慰自己:算了算了,小时候三哥就这样,头几年甜甜也这样,现在小哥俩这样不稀奇,我儿子没病没灾的比啥都强,咱不和他们比。

    晨阳因为治疗的早,恢复的正经不错,如今的检查都在正常指标之上,可不知道是不是性格问题,这孩子比一般的孩子都要沉默,看表情堪比淡定帝,每天在家也不用人陪,只要有个带零件的玩具,他自己能拆上一天,老实的让父母提心吊胆,总怕这孩子再有啥毛病。

    可以说,这小家伙激发了段玲玲两口子所有的向心力,一开始这俩人所思所想都是咋回城里,可自打给孩子治病后,亲眼看着儿子一步步好转,俩人全部的希望都投入到孩子身上,江志祥也没心思想媳妇身材咋样了,段玲玲也没时间吃醋拈酸满心不平了,见两口子这样,王彩凤心里直念阿弥陀佛,只希望闺女减肥减肥再减肥,外孙子懂事乖巧招人疼,能拴住女婿的心,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

    正说着话,王旭东两口子过来了,这两位之所以来的晚,是因为俩人如今也住县里。

    因为段志涛的关系,这帮人的心都活了,一个个打去年起就不种地了,有扩大面积摆摊卖货的,有租个摊子卖小吃的,还有像王旭东这样,直接买了套房子给媳妇开卖店的,反正如今的段家,虽不是大家族,也是落地的富裕户,整个杏花村没有不羡慕的。

    别看是给奶奶过生日,可段青青来到这,却是直奔厨房找她二姐,见面就噼里啪啦质问道:“二姐,我邻居的大伯哥到底哪不好?他家里就一个儿子还上高中了,过两年考上大学眼瞅着就滚蛋了,人家工作是领导,长得也白白净净一表人才的,你到底看不上他哪啊?”换她她都嫁了,这人咋还看不上眼啊?

    正陪闺女擀面条的段丽丽,满脸郁闷的看着自家妹妹,当初她性子软,怕她被人欺负,可不软了才发现,她还不如性子软呢,没事开啥小卖店啊?变泼辣了吧?这不纯属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二姐,我问你话呢,我邻居的大伯哥到底哪不好?”今儿不说出个子午卯酉来,咱们就没完。

    把手里的擀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