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7章 番外——青梅竹马(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自古以来,重男轻女是传统,生了儿子喜上眉梢,生了女儿脑子发烧,对比不要太明显。

    其实也不怪老人这么想,即使不论姓氏传承,男女之间的先天差距也是够大的,以前没有什么高科技,干活全靠一把子力气,养个儿子养十年,差不多可以帮老子下地种田了,养个闺女养十年,连个大点的水桶都不能挑,等终于能挑的时候,闺女嫁人了,连姓氏都给改了,回个娘家还得等人批准,这种情况下,有几家心里不犯寻思?

    所以这思想言传至今,即使新社会的妇女能顶半边天,但在老一辈的心里,仍旧儿子是天,女儿是地,从来不曾改变。

    可在杏花村,有这么两户人家,对儿女的态度,却和大伙完全不同。

    段晨涵,小名甜甜,是段家的长女,下面还有三个弟弟。

    按理说,该是爹不疼娘不爱,成天在家洗衣服做饭伺候弟弟,可她爹段志涛不走寻常路,这家伙不爱儿子爱闺女,所以她在家所受到的待遇是这样的——

    “爸爸,橙子就剩一个了。”小五千儿手捧着家里仅剩的橙子,大眼睛满怀期待的看着父亲。这橙子是爸爸去市里带回来的,比自家常吃的橘子好吃多了,现在就剩一个了,五千好想吃啊。

    啥?你们说这孩子为啥叫五千儿?因为他是超生的,罚款罚了五千整,即使现在的物价有些上调,可五千块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是遥遥无期,所以大伙就给段家小四儿送了个小名——五千儿。

    照常理来说,他是家里最小的,还是个儿子,好吃的应该给他吃,是吧?

    可他爹却一手拿走了圆圆的橙子,拍拍儿子的脑袋安慰道:“好吃爸再给你买,一会儿爸就打电话给你二姑,让她买好了用车捎回来,你姐马上就要考初中了,这两天复习正累着呢,这个先给你姐吃。”

    说完,当爹的巴巴上楼,给闺女送橙子去了。

    被留下的小五千儿,泪眼汪汪的看向俩哥哥:呜,爸爸只疼姐姐不疼他,他一定不是亲生的,他是爸爸妈妈在市里捡来的。

    正坐沙发上看电视的多多,好笑的搂过自家弟弟,给他抹着眼泪揶揄道:“谁家男子汉大丈夫还掉猫仔儿?不就一个橙子吗?”至于吗?

    “你要真想吃就去找大姐,大姐还能不给你?”咬着手里的苹果,彬彬皱眉瞪着弟弟,这家伙有点事就憋屈,有点事就憋屈,到底像谁啊?他们姐弟几个没这样的?

    被俩哥哥嘲笑的小五千儿,抿着小嘴,瞪大了发红的眼睛嘴硬道:“我没掉猫仔儿,五千儿是男子汉大丈夫。”眼泪是自己钻出来的,根本就没和他打招呼。

    “好好好,你没哭。”不太成心的点着头,彬彬把手里的苹果核往垃圾桶一扔,一抹嘴起身回屋,大哥的作业写完了他还没写呢,让大姐知道非抽他不可,在他们家,长姐如母绝对不是传说。

    另一边,甜甜看着手里的橙子也是有点哭笑不得,其实刚才拿苹果的时候,她就看到橙子只剩一个了,知道小弟喜欢吃她就没拿,没想到她爹还给送来了?不用说,那小家伙一定又委屈了。

    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却没说不要,把手里的笔一扔,她抱着亲爹的胳膊开始撒娇:“爸你最好了!”有个好爸爸是福气,做人要懂得珍惜。

    段志涛被自家闺女哄的晕晕乎乎的,再次确定闺女就是好,这要是给儿子吃,保证连句谢都不带有的,可你再看看他闺女?有啥说啥,句句还都是实心话,‘爸你最好了’,说的他心里这个热乎。

    丝毫没发现,自己在昏君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段志涛对闺女好一顿关心鼓励,然后去厂里巡视,最近的鹌鹑蛋罐头卖的特别好,要不要把鹌鹑扩大饲养呢?

    见爸爸走了,甜甜开门叫弟弟:“五千儿,过来。”

    正怀念橙子的小五千儿一听姐姐叫,立马颠颠的跑来报道:“大姐,你叫我?”

    “嗯。”甜甜笑看了眼弟弟,从抽屉里拿出水果刀,把个圆圆的橙子一分为二,又二分为四,她拿起其中一块,指着剩下的三块道,“告诉大姐,这三块应该给谁?”

    五千儿很想说都给自己,可看着姐姐带笑的眼,他又没敢说,总觉得这话要是说了,会有啥不好的事情发生,小家伙吞了吞口水试探道,“大哥一块,二哥一块,五千儿一块?”应该是这么分的吧?

    “五千儿真聪明。”赞赏的摸了摸弟弟的脑袋瓜,甜甜把三块橙子放到对方手中,笑着道,“姐姐还要学习,五千儿给哥哥们送去好吗?”

    “好!”得到赞扬的小五千儿,立马精神抖擞的去给俩哥哥送橙子。

    见小弟既没偷藏,也没偷摸的比大小,当姐姐的满心安慰,她家小弟虽然笨了点,爱哭了点,但还是个很有同胞爱的好弟弟嘛……

    ……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赵家,又爆发了一场家庭内乱。

    赵小龙是家中独子,按理说,既是儿子又是独苗,爹妈不得把他给宠上天要啥给啥?可事实偏偏不是如此。

    赵六一门心思觉得这孩子不是他的种,随着年纪渐大,这念头不但没减,反而日益加深。

    你说为啥?你想啊,这要是自己生的,为啥一点都不像自己?咋能这么多年就他一个孩子?明显就是自己有毛病不能生,所以媳妇给带了顶绿帽子。

    有这么个想法在,你说他对孩子好的了吗?

    小时候只觉得这小子碍眼,心情不好的时候当当出气筒,也算有点用,可随着赵小龙越长越大,赵六的想法不免多了起来。

    这么大个小伙子光吃干饭,不能挣钱,还得让老子养?赵六咋想咋不甘心,使出各种绝招,就想把儿子这学给搅和黄了,可惜敌方太顽强,他一直没成功。

    眼瞅着上初中了,赵六见着希望了,要知道,想上学就得去县里,所以这位嘴上不说,心里却暗乐,这回我看你咋上学?乖乖下来给老子干活吧。

    哪知道赵小龙这小子,还真有那么股劲儿,人家早上四点半就爬起来往城里走,两个小时六点半,正好到校,临行前自己烤了俩土豆,就着咸菜疙瘩人家也混了个饱,中午放学,直接去附近的小吃店打工,这是暑假的时候他就搭个好的,小吃店饭口最忙,找大人得算整天工,他来可以算小时工,赵小龙的要求也不高,中午俩小时,你供我一顿饭,一个月下来给我八块钱,我就风雨不误的给你干。

    小吃部的老板本着试试的心里也就同意了,等赵小龙干上他才发现,这小时工雇的太合适了,除了吃饭十分钟,这小子一会儿不闲着,把你大半天要干的活都干完了。

    就这样,赵小龙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到手的钱偷偷攒着,至少买个笔买个本,他不用再上火着急了。

    因为路途遥远,家里还有个不死心的爹盯着,他能做的也就是这个程度了,就这样,上个学也是各种麻烦,今儿个课本被他爹撕了,明儿个校服被他爹剪了,后儿个鞋底儿不见了……总之,六年的学习生涯中,赵小龙不只学习,他各个方面都得到了锻炼。

    今天也是如此,赵六又没钱买酒了,心情不爽之下,照旧掀桌子踹凳子骂儿子,听对方一口一个野杂种,一口一个瘪犊子,赵小龙站在那默不作声,等他爹骂累了倒炕睡了,他收拾起地上的东西,转身回到自己房间。

    拿出藏在怀里要复习的知识要点,赵小龙心里却陷入了为难,马上就要考大学了,他到底该怎么办?

    小学他的成绩拔尖,现在各种拖累下只能算是中上,即使是这样,想考个差不多的大学,相信也不是太难,问题是考上之后呢?

    他不怕打工辛苦,也不怕同学异样的眼光,而且他相信,如果自己真上了大学,以段叔的性格,应该会给自己一笔生活费,大学读起来不会太难,可如果这样的话,他跟甜甜真的就无缘了。

    想到那个甜美的女孩,赵小龙嘴角轻扬,布满愁绪的眼里蒙上了温暖,小时候想娶甜甜,为的是有对儿好爸妈,现在,为的却是那个青涩女孩。

    比起高中那些发育成熟的少女,十三岁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