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9章 番外——青梅竹马(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小女人的感觉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再次被证实,本以为到了自己的地盘,怎么也要进进地主之谊,结果赵小龙提前踩好了点,对这片特熟,今天去哪吃饭明天去哪玩,一切都安排妥当,甜甜除了吃就是玩啥都不用管。

    转眼间,三天的时间一晃儿而过,赵小龙该往回赶了。

    来送站的甜甜,手拎着吃食,嘴上不住的埋怨:“一天一宿的火车你买什么硬座啊?”

    五天的假期,来回坐车要两天两宿,要是坐卧铺还能休息两天,结果来回都是硬座,身体怎么受得了?给自己买东西没见他省钱,怎么在这儿还省上钱了?

    越想越难受,甜甜把手中的方便袋往对方手里一塞,转身想走:“小龙哥你等会儿,我去看看还有没有卧铺票了,有的话这票就不要了。”现在不是旺季,应该能买到吧?

    “甜甜!”拉住女孩的手腕,赵小龙笑容满面,“我一大老爷们哪用坐什么卧铺啊?回去非得被笑不可,再说也不是我一个人回去,还有同来的战友呢。”区区一个硬座他是真没当回事,钱能省则省,今后还留着养家呢。

    听说还有同来的战友,甜甜无奈的放弃了买票的想法,其实她也知道小龙哥的难处,对方的工资或许不错,可家里有俩吸血虫,想攒俩钱是不容易,更别说今后还要娶妻生子,咳咳,话说回来,小龙哥这么会过,最后也不知能便宜谁?

    正酸溜溜的想着呢,就听身后有人气喘吁吁的道:“可算是赶上了,客车误点,差点没赶上。”说着话,一个二十郎当的小伙子跑到近前,先跟赵小龙敬了个军礼,而后转身对甜甜一呲牙,“嫂子好,我是高远!”

    嫂子?甜甜大窘,红着脸看向赵小龙,你到底怎么和人说的?这都叫上嫂子了?

    接到信号的赵小龙,严厉的瞪了高远一眼,嘴里训斥道:“你这毛毛躁躁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就算我平日不接触女人,也不能见个女人就叫嫂子,甜甜还没毕业呢。”

    高远对自家连长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瞧瞧这话说的,既替自己洗清了冤情,又侧面表达了自己不沾女性,高人啊!

    领导的马屁不能不拍,所以这位挠着脑袋一脸的受教:“啊?原来是我误会了,第一次见你出来探亲,我还以为是看女朋友呢,呵呵……”

    呵呵,此时的甜甜也想呵呵,枉费她考虑了两晚上,盘算着这男人对自己啥意思,如果真把自己当妹妹,她到底要不要下手?闹了半天,人家是温水煮青蛙,下了好大一盘棋?

    女孩嫣红的脸上,露出点点无措,扯了扯嘴角尴尬道:“矿泉水就买了两瓶,可能不够,你们先聊着,我再去买两瓶。”说完,她转身跑了。

    就算是被煮的青蛙,也得蹦跶几下,好证明自己是进口蛙,轻而易举被煮了,可是会掉价的。

    看着甜甜匆忙的背影,赵小龙心里有些七上八下,这一步没走错吧?进可攻,侧面提醒对方往男女朋友上想,退可守,如果不往那边想,两人还是好朋友,可现在这情形,怎么像自己出击成功,对方却夺路而逃?说好的守呢?

    忐忑的心情,一直等到甜甜的来信才算落了地,见来信一如往常,闲聊着周围的琐事,还因腊肠被抢,露出少许撒娇搬的抱怨,看的赵小龙心神荡漾。

    不尴尬了,又开始撒娇了,这算是有门吧?

    激动之下,这位立刻请假出部队,准备给未来媳妇买腊肠去。

    ……

    接下来的时间里,不管是甜甜的室友,还是赵小龙的战友,都发现这俩人的书信来往更勤了,你抢过信一看,偏偏半句暧昧没有,细一想,这俩人又不上网,也不煲电话粥,应该是关系正常,可那看信的神态,和邮东西的劲头?啧啧……

    他们哪知道,这俩人玩你猜我猜大家猜玩的正过瘾?反正离毕业还有段光景,想恋爱距离太远,说结婚还不到条件,所以这层窗户纸谁都没想捅破,慢慢聊呗。

    转眼间,又是一年。

    知道今儿个闺女到家,当爹的段志涛,早早跑到海鲜市场,买了几斤新鲜的大闸蟹,而后又马不停蹄的来到火车站,就等着第一时间接闺女回家。

    又四个月没见甜甜了,也不知道这丫头黑没黑?瘦没瘦?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咳咳,早恋?

    按理说,闺女的岁数不算早恋了,媳妇这年纪都当孩儿她妈了,可段志涛还是很紧张,别忘了,甜甜上的是大学,校里的学生五湖四海,万一真处上了嫁到外地去,他哭都没地方哭去,所以为了以后不纠结,该狠的还是要狠。

    这次回来,一定要和闺女再次强调早恋的危害,绝对不能,呃?那是,自家闺女?

    看到远处的一对小青年,段志涛瞬间僵在当场,谁能告诉他,甜甜旁边那个给她拎包的是谁?挺大个男人还低头附耳的,我擦……

    “段叔,我回来了!”愤怒的火苗被熟悉的声音一招扑灭,等看清眼前挺拔的壮小伙是谁,段志涛眼露惊喜,一拳捶过去怒骂道,“你个混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啊?”

    骂了八年的混小子终于回来了,段志涛瞬间把闺女早恋的事抛到脑后,不是当爹的不警觉,实在是赵小龙太狡猾了,这小子八百年前就不提养老女婿那茬了,段志涛只当是孩儿小不懂事,完全忘了这是头狼崽子,一门心思就想着叼他闺女?

    接了俩孩子回到家,又吃又喝的好顿欢庆,等赵小龙告辞回了自己家,他才想起来问闺女:“甜甜,你和你小龙哥咋还碰一起去了?”按理说不同路啊?

    “啊?哦,小龙哥啊,他送个战友到f市,我们俩就一起回来了。”甜甜的表情相当淡定,决口不提那战友五大三粗,腿脚灵活,压根就不用人送。

    看着好忽悠的丈夫,范淑香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望向自家闺女:“项链什么时候买的?挺漂亮。”

    这丫头爱矫情,小时候还听话有啥带啥,大了竟讲究自然美,管你是珍珠翡翠啥都不带,今儿这链子,应该不是银的吧?瞅着比自己那白金的细了不少,倒也适合闺女的年纪,清爽,干净。

    甜甜脸一红,讨好的对母亲道:“回来时候买的,这不是毛衣没领儿嘛,脖子有点发空。”

    明白母亲是看出啥了,甜甜笑的特别献媚,别人或许觉得他们家老大是她爹,只有甜甜知道,他们家老大是她妈,这位妥妥是太后老佛爷,眼里都不揉沙子。

    其实这条链子是赵小龙买的,这小子以前寄东西,不是吃的就是玩的,咋看咋纯良,可自打俩人见了面,关系有所改变,这位逐渐从吃的玩的进化成穿的带的,先是小纱巾皮手套,后是衣服外套,算是把甜甜当媳妇养了,这不是,一年多后又见面,他直接弄了条金项链,彻底昭告自己的主权。如果换个男朋友,甜甜都不带要的,毕竟关系没确定今后不好说,可这是相处多年的小龙哥,两人青梅竹马互相了解,而后分别多年又转到一起?这么深的缘分,估计今后也就没啥变化了,所以甜甜收起东西来毫不手软,本来嘛,既然确定了是自己的男人,买东西不要还准备给别人吗?她可没那么好心。

    不过,这种事就不用事先说了,眼瞅着快过年了,让父亲着急上火可不是孝顺闺女应该做的,所以甜甜准备继续瞒着,等自己毕业嫁人时再说。

    段家的孝顺闺女在算计自个儿爹,赵家的孝顺儿子也在算计自个儿爹,赵小龙回来之前做了n套方案,就想着怎么摆平自家父母,好别给他的婚姻留摞滥,结果一二三四都没用呢,他爹倒了。

    赵六这些日子经常肚子疼,不好的东西不想吃,吃点好的还涨肚,反正他历来皮实,两片止痛药进去,也没把这当回事,结果今儿个一见儿子回来了,又激动又来气,肚子里的零件全都疼,三疼两疼把他给疼晕了。

    吓的赵六媳妇手脚冰凉,连哭带嚎的跟着儿子,把丈夫送到了医院,提心吊胆的等着检查结果,闹了半天是阑尾炎。

    阑尾炎真不算啥大病,一刀下去,不到一个星期就能起来乱蹦,所以安心的赵六媳妇,满脸为难的看向赵小龙:“小龙啊,你看你爸这病……”

    他妈一说上句,赵小龙就知道下句了,当即保证道:“妈你放心,我去交钱。”自己不掏他妈就得硬挺,即使不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