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1章 番外——破镜重圆之赵青山(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看着眼前的金碧辉煌,哥仨不禁有些傻眼,传说中的‘小’烧鸡店呢?按理说十年变化是挺大,可也不至于鸟枪换炮,发展的这么壮观吧?钱不钱的他们不在乎,关键对方要是真有钱,想撬媳妇可就有点难办了。

    心里想着,来凑热闹的赵家宝,一拽身边的赵青山:“大哥,大嫂那店叫啥名?你告诉我,我去问问,估计是换地方了。”一定是换地方了,你当谁都有本事能成大款?

    赵青山仔细回忆了一下,不确定的道:“好像是晨光?”

    仰脖望着三楼牌匾上,巨大的‘晨光’二字,赵家宝眨了眨眼,咽下多余的想法,挺胸昂头,摆出大款的范儿,迈步进了晨光大酒店。

    “您好,欢迎光临!”

    高挑靓丽的迎宾员笑容满面,赵家宝板着脸很有派头的道:“听说你们这酒店挺有特色?在大厅给我们找个宽敞的位儿,我们点俩菜尝尝。”既然名字一样,就得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了,先坐大厅研究一会儿吧。

    三人落座点了几个菜,趁着服务员倒茶水的功夫,开始套话:“咱县这变化可是够大的啊?我们兄弟这一走好几年,没想到县里也有这么大的酒店?老板是本地人吗?说来听听,看我们认不认识。”

    穿着龙凤小袄的服务员,一听此话笑吟吟的道:“那您三位离家这时间可是不短,我们晨光这牌子可是老品牌,至今能有十多年了……”这姑娘打开话匣子,把晨光的发家史、发展史背了个滚瓜烂熟,听的赵家哥仨也跟着心生振奋。

    自古英雄惜英雄,撇去同行是冤家,赵家宝就喜欢和他一样的人,这个段志涛脑子活,又敢闯,简直和他太像……呃,不对,段志涛不是大哥的小舅子吗?既然是姐弟俩一起干,那传说中的二婚对象呢?

    刚想转头细问大哥,当初大嫂是咋说的,却见他大哥呆愣愣的看向楼梯口,赵家宝微微一愣,下意识的也转头望去……

    二十岁的赵胜男,已然是个大姑娘,八岁之前,她家中虽穷,却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八岁之后,日子再好,她却没有自己的家了。或许有人会说她矫情,毕竟有几个父母离异的女孩,会像她这么幸福?会像她这样,有众多长辈的疼爱?可比起这些,她更希望母亲能多陪陪她,更想要个属于她母女俩的小家,哪怕地方小点,日子艰苦点,她也能天天晚上看见妈妈,也能天天回到自己家,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母女俩各奔东西,见一面都说不上几句话。

    今天她刚从舅舅家回来,本想陪妈妈一起住两天,结果到了这才知道,妈妈又跑市里去了,今晚还不知道回不回来?胜男心中既心疼母亲,又忍不住有点埋怨,再有七八天自己就开学了,一开学又是几个月不回家,就这么几天,妈妈就真的不想陪陪她?

    无精打采的走下楼,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去市里找妈妈,或者,干脆再回舅舅家?反正追去市里,妈妈也不一定有时间搭理她。

    随意的扫了眼大厅,小丫头赌气的准备回村里,可猛然间发现的一个人,却让她身子一震,眼泪再也止不住的崩溃而下——

    对于这个男人,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不恨的,那么辛苦的妈妈都不在乎了,她为什么还要在乎?可亲眼看到才发现,她没法不怨,没发不恨,为什么当初不要她?就因为她是女孩吗?

    看着长大的女儿,赵青山也泪如雨下,起身过去对着女儿道:“男男?你是男男?我是爸爸,我是爸爸……”想抱又不敢抱,想抓又不敢抓,十年不见,女儿都长这么大了?

    赵家宝对大哥的脑袋,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这孩子要不是知道你是爸爸,她哭毛啊?

    见到正主了,这哥仨大厅也不要了,直接定了个包厢。

    胜男又恨又怨,有心想走不搭理他,可想了又想到底是没舍得,十年没见的爸爸,万一这次消失了,她要再等一个十年吗?再恨,这也是曾经疼爱过她的爸爸。

    赵青山看着酷似媳妇的女儿心中紧张,红着眼不知该说啥,只能不住的给女儿夹菜:“男男,爸记得你最爱吃鸡皮,特别是脊梁骨上的皮,来,爸给你夹,快趁热吃。”

    看着碗中曾经的最爱,胜男刚止住的泪水又串串落下,咬着唇,半响才声音沙哑的道:“现在已经不爱吃了。”

    举起的筷子僵在半空,赵青山心中一酸,缓缓落下手臂,十年光景,他是不是已经错过了太多?

    旁边的赵青海信以为真,夹起一筷子松鼠鱼道:“别说男男不爱吃,现在条件好了我也不爱吃鸡了,男男来,咱们吃鱼,他们家这鱼……”

    话还没说完,让他二哥一筷子打倒手背上:“吃你的吧。”孩子那是不爱吃吗?孩子那是心里有气,不过见面就哭,哭完了还没走,看样子还有门。

    想到这,赵家宝摆出自己最和蔼可亲的一面,一脸感慨的对胜男道:“男男,我是你爸的干兄弟,我也姓赵,这些年,我们哥俩带着你老叔,捡过破烂,出过苦大力,反正相处十年,我们之间是有风也有雨,你也知道你爸这人不会说话,满肚子的心思他只能憋着,我觉得我们认识了这么久,也算是了解颇深,做叔叔的,想在这帮你爸说几句话,不是给他找借口,就是把他说不出来的帮他说出来,毕竟他这些年也不容易。”

    胜男一直垂眸不语,听到最后一句她有心反驳,可想到开始说的捡破烂,当闺女的心中一疼,含泪转头望向窗外。

    见胜男这样,赵家宝轻轻一叹:“当初的事二叔听你爸说过,咱不说他后不后悔,他这事办的就太不是东西,你妈当年多不容易?上有老下有小,你爸和你老叔事事不能张罗,这里里外外不全靠你妈?他们哪能做的这么过分?还……”

    巴拉巴拉,赵家宝就着当年的事,把赵青山好顿批判,翻过来调过去就是赵家不对,其实换个人他都不带这么说的,明明是有心帮忙办好事,谁知道对方能不能领情,会不会过后记恨?可就像他说的,相处十年他太了解赵青山了,这傻孩子只要信着一个人,那是真信,不管说啥都认为对方是对他好,所以今天他也敞开了说,丝毫没客气。

    果然,被骂的赵青山连连点头,连赵青海都心生惭愧,一脸的我家有罪,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胜男心里的委屈抒发了大半,虽然没有明确表达,但在内心深处,却把赵家宝当成了明事理的自己人。

    既然是自己人,接下来就好办了,赵家宝话锋一转,先说了这些年的困难史,例如差点饿死,哥仨一起捡人家扔下的半拉烤地瓜,当然,打架那茬他就没提了;又例如,捡破烂时遭遇欺生,哥仨被五个大老爷们追的满街跑,绝对不说,跑到埋伏好的包围圈,他们拎起家把事,又把那五个小子打了回去,一桩桩一件件,先挑可怜的说,而后话锋又转,说到了发达。

    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可赵青山发达了,却是实实在在的守身如玉,咱不说他是不是因为张翠香,落下了心里阴影,赵家宝觉得,换了自己,再大的阴影,也挡不住他摘花采蜜。

    胜男是做人女儿的,还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儿,先听到父亲吃苦受累,又听到发达后以为母亲再娶,一心一意的等着母亲,心中有再大的怨恨,也不免消散了大半,对着赵青山,即使没有抱头痛哭,态度倒也缓和了许多。

    见闺女这样,赵青山心中高兴,终于问出了最想问的问题:“胜男,你妈这些年过的咋样?你后爸对她好吗?”和赵家宝哥俩的心态不同,他倒是回来看闺女的,不是不想找回媳妇,而是他太了解媳妇的为人,当初家里困难她都毫无怨言,对方能在她困难的时候扶持一把,她又怎么会为了钱而离去?

    可说是这么说,心底深处,他还是有个不敢明言的奢望,万一过的不如意呢?不是盼她不好,可如果真有那个万一,是不是就可以一家团圆了?

    ……

    瞪着眼前的电话良久,段丽丽无奈的揉了揉眉间,心里忍不住万分厌烦:他怎么会回来了?他怎么就回来了呢?

    十年来,借着这男人的光,自己过的也算是平平静静,如今他一回来,段丽丽已经可以预见,今后的生活又要开始惊天动地了。

    想到这,她心情暴躁的拿起文件夹,照着桌面就是一顿砸:该死的赵青山,结婚的时候你都能和人钻被窝,现在离婚没人管了,你装哪门子的大半蒜?谁让你不结婚了?谁让你不找女人了?谁让你……

    “经理?”门口试探的声音,让段丽丽从愤怒中清醒了过来,她深深吸了口气,将手中的文件夹扔了回去,声音镇定的道,“没事,现在几点了?王局长他们来了吗?来的时候别忘了告诉我一声,我去给他们敬杯酒。”

    “呃,王局长没来,李经理倒是来了。”同样四十开外,他们段经理别看是个女人,可瞅着就气质出众,看着就能力超群,就算是豆腐渣,也是豆腐里的极品,再看那位大肚溜圆的李经理,那妥妥是花中败类,脸上的横肉让人见面就想挠他一脸花。

    偏偏这位不自觉,非觉得自己和段丽丽能力相当,职位相当,岁数相当……种种相当不说,还你鳏我寡的,总想把两人凑成一家。

    结果来了就找段经理,来了就找段经理,别说段经理,他这当助理的都烦了,简直太他妈膈应人了。

    同样觉得膈应人的还有段丽丽,心说奶奶的,本来老娘今天就心不顺,你还来给我找麻烦?

    眼珠一转,她勾着手指对助理道:“一会儿找个机灵点的服务生,给我弄个鸳鸯壶,一个里面放上低度酒,一个里面给我装六十度的高度酒,然后看我眼色行事。”不是要喝吗?老娘灌不死你!

    当晚的李经理被灌的很惨,偏偏这位酒品不好,喝多了不回家,他蹲在酒店门口,非要给段丽丽守大门?

    段丽丽得到通知就是一阵牙疼,别看这年头经理不值钱,一块砖头下来,九个人里能砸到仨,可再不值钱他也是个经理,开门做生意的还不能得罪狠了?

    头疼的她喝了杯浓茶去去酒气,套了件大衣就走了出去,大冷天的,别再给冻死了。

    此时的她不知道,外面守大门的不是一个,而是俩。

    ……

    别看胜男是今晚上给她妈打的电话,其实父女俩昨天就见面了,这孩子倒不是想叛变,她是好心,想着妈妈这么多年,因为父亲都没找下家,现在见着她爸不得咋高兴呢?

    所以这丫头就等着父亲来之前才打电话,免得她妈心急,当然,作为和母亲统一战线的乖女儿,她绝对没说她妈还等着她爸,而是一个劲忽悠她爸去哄她妈。

    媳妇这么多年都没嫁,是赵青山绝对没想过的,自打知道了这个消息,他乐得当场就给了自己俩嘴巴。

    要是早知道媳妇没找,他早就回来了,就算媳妇不原谅他,他也能名正言顺的在旁边守着盼着,哪能白白的浪费这么长时间?心中焦急,他和女儿团聚了一天,就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市里,结果事到临头,他又没敢进,大冷的天,躲到门口也在这守株待兔呢。

    一开始他还真看着那个醉鬼了,见对方抱着门柱不肯走,吵吵嚷嚷的要见什么人,他心里隐隐还泛起了同命相连的感觉,心说过会儿媳妇看到他,也不知能不能这么对他?

    结果没一会儿他傻眼了,那醉鬼念叨的是他媳妇?说好的没有男友,没有下家呢?

    ……

    看着眼前这因为醉酒而胡搅蛮缠的李经理,段丽丽满口牙都开始疼了,这混蛋胖的溜圆,俩大老爷们都架不下去,再让他这么闹下去,自家这酒店还开不开了?

    一个没注意,挣脱开来的李经理,像大熊一样扑了过来,直接把她扑了个趔趄,就在段丽丽满脑子都在考虑,我是揍他呢?还是揍他呢?的时候,一个人影从旁边闪了出来,拽住李经理的脖领子往后一拉,把个膘肥体胖的李经理拽倒在地,而后扑过去就是连打带踢。

    “我让你缠我媳妇!我让你碰我媳妇!我打死你个王八羔子!”

    酒店的警卫人员呆呆的看着案发现场,而后转头求助的看向段丽丽,心说,我们是上去拉?还是上去跟着一起揍?

    被求助的段丽丽已然愣住了,她倒不是惊讶见到赵青山,毕竟接到胜男电话起,她就有了心里打算,她是没想到,几年不见,这赵青山长本事了?竟然会打人了?天上下红雨了吗?窝囊废竟然转性了?

    “经理,这位是谁啊?是不是让他先停停?真把人打死就麻烦了。”那位可是够狠的,一拳拳竟往心窝上捶吧,一错手可容易出人命啊。

    听到助理的话,段丽丽终于清醒了过来,摆手对门卫道:“把他们俩拉开,赶紧拉开。”

    说完就发现,自家这门卫太面,刚刚拉不住李胖子,现在又拉不住赵青山,只能气呼呼的自己喊道:“赵青山,你给我住手!”

    打人的赵青山动作一僵,背对着段丽丽站直了身子,等转过来的时候,脸上的狠厉已经消失不见,只是紧张忐忑的憨憨一笑:“丽丽,呃,你别生气,我不打了,不打了。”只要媳妇不生气,你让他干什么都行。

    可惜他不知道,段丽丽最讨厌的就是他这副样子,被人欺负了憨憨一笑,拖欠工钱憨憨一笑,每次他这么笑,段丽丽就恨的牙痒痒,更别说,当初他有外遇,养儿子,都是这副忐忑不安的模样,二罪归一,让本就心情烦躁的段丽丽顿时就爆发了。

    “别生气?你还好意思让我别生气?在我的酒店门口打我的客人,你想没想过对我酒店造成的影响?赵青山,你十年都不回来一趟,一回来就开始给我找麻烦,早知道这样……”呃,不对,打住!段丽丽突然发现,自己这口气怎么有点像怨妇?

    发现自己心态不对,她狠狠的瞪了一眼赵青山,转头对助理道:“让人把李经理送到医院,有人问起,就说他喝醉酒在酒店门口耍流氓,需要作证的话给我打电话,我今天难受,先回家了。”

    今天的刺激太大,她需要休息,不管是管理酒店还是应付赵青山,这种情绪都是不对的,她要赶紧回家。

    听说媳妇要回家,赵青山眼一亮,忙凑过来表现自己:“丽丽,我开车来的,我送你回去吧。”一天二百租的,就为了追媳妇省事方便。

    瞥了一眼十年未见的赵青山,段丽丽到底是没忍住的哼了一声:“不用了,我有车。”说着话,她越过赵青山,径直走向停车场,没过一会儿,开着一辆最新款的白色捷达,快速离开了赵青山的视线。

    ……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