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血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两人合力发出的光明之力果然不一般,这刺眼的光芒照射下,这几百多丈宽的矿底完全被包裹,那天使虚影也在光明的淬炼下,变得越发强大。[燃^文^书库][]乐文小说--..c-o-m。这光明之力甚至蔓延到了金矿洞口,圣洁之力尽显。

    最倒霉的要数楚天歌,刚从火神空间跳出的他,眨眼只见就被这强横的光明直刺双眼,此刻他眼中一片空白,甚至连意识都停顿了,因为他修炼的黄泉之体,隐隐有被光明之力克制的趋势。

    不过这个时候,他可没时间骂这两个老家伙,两人联手才有胜算,两人比楚天歌都相信,这人身天蝠绝对当不过他们巅峰一击。

    光明持续许久才消散,被他们弄出如此大的阵仗,连在拼命搏斗的护卫们也震惊了,楚天歌刚从意识停顿中醒来,可是他们就没有楚天歌这样的实力了,到现在依旧是刚才战斗的画面,如同雕像一般。

    光芒消散,如此密密麻麻的嗜血天蝠早已不在,都被他们合力一击顷刻间瓦解,连尸体都未留下。

    凯伦冯德和约翰仑对望一眼,相视一笑,还记得上次联手时,是在他们年轻时,那一次他们联手对付一只比他们高出两个小境界的兽人。他们都有惺惺相惜的感觉,若两家不是对手,他们绝对会是最好的朋友,可他们的对望,在楚天歌看来,就是在搞基,楚天歌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向他们招手。

    三人向那倒塌的大柱走去,刚才那人身天蝠就是被他们击落于此,就算死亡,他们也要见到尸体,像这样恐怖的敌人,他们宁可将尸体毁去才放心。

    只见这通天大柱被击得粉碎,满地的碎石让他们根本看不到人身天蝠的尸体。但他们都是有耐心的人,招呼众护卫便开始清理碎石,这个时候,楚天歌可懒得帮忙,毕竟自己远离损耗过大,就算暂时恢复,也要伤筋动骨,这算是楚天歌为自己找一个说得过去,心安理得的借口吧!

    “约翰老匹夫,看来你依旧如当年一翻勇猛,当年老夫可以稳稳压过你,可如今却不同了,想要压过你,不付出点代价是不行了。”凯伦冯德骂道,虽然听他的口气是在骂人,但却不是那一回事。

    约翰仑听后,装作愤怒的样子大骂道:“你这老鬼,真是站着说话不脸红,你何时压过我了,貌似没有吧!”

    见谎言被拆穿,凯伦冯德讪讪一笑道:“不过这次得多亏了你前来相救,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打什么主意,不过现在我想开了。我欠你一个人情。”

    “哼!这还差不多,不过我这次的目的却不是来救援你,而是来杀你,要让你永远回不去凯伦城,不过现在我放弃了,既然是竞争,又何必要置你于死地呢?这样只会白白便宜了别人,反正我约翰家族也不比你凯伦家族差。”约翰仑如实说道。倒是让楚天歌对他刮目相看,敢于直言自己的目的,这样的人才算真小人。

    凯伦冯德本想在客套几句,但护卫的发话,打断了正要开口的,他只好向护卫的方向看去,那些杂乱无章的碎石早已被清开,可地上也只有碎石而已,甚至连一滴血液都见不到,更别说那人身天蝠的尸体。

    凯伦冯德眉头紧皱,而约翰仑则是抱有侥幸的口气说道:“那脏东西会不会已经被我们两人合力击碎,连灰都没剩下。”

    “不可能,他不会那么容易死,大家小心点。”楚天歌直接回绝道。他很清楚这人身天蝠的手段,他完全相信这嗜血天蝠未死。

    见楚天歌如此否定,凯伦冯德倒没什么,但约翰仑就恼怒了,就算心底解开,他也对楚天歌不感冒。

    “你小子是在怀疑老夫的实力不成?凯伦老匹夫的实力你可以怀疑,但老夫这强横无匹的实力你绝对不能怀疑,这是对老夫的亵渎。”约翰仑如同泼妇一般对楚天歌狠狠大骂道。见他还未解气,楚天歌只好无奈。

    凯伦冯德和众侍卫一脸黑线,他们心中怀疑,这还是那个威严无匹的约翰仑吗?还是那个和凯伦冯德相斗不落下风,甚至隐隐占据上风的约翰仑吗?可现在他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泼妇。

    “约翰家主先静一静,这人身天蝠自上古时代便一直存在至今,他未老死,也未被别人斩杀,这就证明他还是有些手段的,眼下切不可大意,若被他偷袭,后果可就真不堪设想。”楚天歌理性分析道。

    见他说得也有几分道理,约翰仑才对楚天歌收起那威严无比的敌意,开始招呼众人小心行事。凡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人身天蝠就算没死也不是那么严重,但若被他偷袭,就算是两大高手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接下它的偷袭。

    “哈哈??????,小家伙分析倒是合情合理,原本老夫也有偷袭的打算,但现在你们如此戒备,老夫也只有正面对你们痛下杀手了。”如此可怕熟悉的声音传来,众人骇然,这人身天蝠果然未死。

    但又找不出它丝毫的影子,众人除了后怕以外,还真无法做出什么应对之法。楚天歌直接冷汗齐流,也再次坚信了他这张超级无敌乌鸦嘴,不仅在东州有效,就是来到这遥远的西方大陆也同样有效。

    他早已将火神空间打开,只要稍有变动,他就准备跳入火神空间中,当然,他在心头还有一丝侥幸,就是希望两大装b高手能再次给这人身天蝠重创,或者直接斩杀更好。

    “你们两个小子的确有点能耐,一招就能将老夫打得解体,最后不得不借助血祭的力量才再次恢复,不过可惜,老夫已经找到你们的弱点,就算你们再次联合攻击也没有用。”高空中,声音再次传来。

    声音过后,只见无数血珠汇聚,不多时,便再次组成那人身天蝠的样子,这一次与前次有所区别,区别就在于他更加年轻,更加健壮,那老迈之意已经退去。

    “我擦,这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怪胎,也不知道两个老家伙能不能抵挡这怪胎的攻击?”楚天歌在心中暗暗道。

    众护卫见到了家主身上的凝重之色,这怪物此刻如同不可匹敌一般,傲视众人。

    “你为什么还活着?”约翰仑开口质问道。他如此相像自己的实力,也亲眼见这怪物被他们击中,但还未死去,他心头除了不可置信,便是无比的担忧。

    人身天蝠狰狞的大笑道:“这么蠢的问题老夫第一次听说,你们两人潜力虽然强大,可也只是潜力大而已,在老夫眼中,你们终究是蝼蚁,刚才只是老夫不小心被你们两只蝼蚁咬到一口而已。”

    “既然你们如此执着,想要知道答案,那老夫就告诉你们,你们是不是很好奇,这五万多嗜血天蝠会顷刻间消失?”

    “不错,可这又有什么联系?”凯伦冯德开口问道。

    人身天蝠缓缓开口道:“年轻人真沉不住气,就让老夫来为你们解释一番,否则你们死后也不会甘心,这道理很简单,那就是老夫用了上古的血禁之术,早就在它们身上埋下沉睡的种子,当老夫有一天躯体消散后,便可运用那些沉睡的种子再一次组合自己。”

    被他这一解说,楚天歌恍然大悟,这邪恶的法诀,他第一次听说,就是南疆的血祭他也见识过,不过那血祭之术,只是召唤而已,并不是像眼前这人身天蝠一般,直截了当的掠夺。拿自己的同族做垫脚石,这地有多大的魄力才能做到。

    “你可真恶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