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9章 受辱真相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正要落子的凤耀灵抬起头来,当即道:“带进来。”

    大将离开后,凤耀灵对着苏伯玉笑了笑:“算你又对了。”同时落了子。

    人被带来时,二人已收了棋盘都坐着,黑衣人掀了戴着的帽子,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正是突鲁赞。

    凤耀灵请他入座,突鲁赞道:“两位可知我灭掉了你们二十万大军?”

    苏伯玉看向他不徐不疾道:“你和阿史那逻鶻也损失了不下十五万军队,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不妨再告诉相爷,此次攻城人马才是真正的幽军,与你交手的只是训练稍好些的军队,与我的幽军相比还差许多。这些天交战,想必相爷自有计较。”

    突鲁赞闻言面色并没有多大变化,二十万人果然就是个诱饵,阿史那逻鶻和他暴露了自己的四十万人马,这几日他们一点儿好都没讨着,从一开始周昌邑的情报就有误,好个苏伯玉!他早就开始怀疑周昌邑有问题,果然与他的猜测差不多,看向他们开门见山说明来意:“我可以和你们一起攻破盘镐,剿灭阿史那逻鶻,但有个条件。”

    凤耀灵挑了挑眉:“是什么?”

    突鲁赞扫了眼他们二人:“阿史那逻鶻给我的好处是钱帛和种子,助我登上吐蕃赞普之位。”

    苏伯玉突然笑出了声:“相爷可知我们要夺回盘镐,打退阿史那逻鶻,和你没有任何困难,只是时间长短而已。毫无利益的事,为何要和你合作?”

    突鲁赞镇定自若道:“但如你所言要耗费更多时间,即使赢了,你们也损失惨重。合作后,明日便可停战,一同解决阿史那逻鶻,我登位后,会向商姒帝国俯首称臣,由皇帝陛下直接管辖。”

    苏伯玉闻言收起讽笑,起身走到桌边倒了三杯茶,一杯给凤耀灵,一杯给他:“你想要的阿史那逻鶻已经都许给你了,为何还要要背离他?你今日会背叛阿史那逻鶻,来日依然可以这么做。”

    突鲁赞接过茶杯,喝了一口,闻言,道:“阿史那逻鶻有枭雄之心,却没有这个能力。他只适合统兵打战,不适合当皇帝。更何况,”他扫了眼凤耀灵,和他:“他的对手是你们。天下尚未得手,他便迫不及待过河拆桥,奸狭之心,难成大事,我突鲁赞也并非傻子。阿史那逻鶻此人好战,他若真当了皇帝,对我吐蕃也没多大好处。吐蕃百姓才是重中之重,我不会为了一己私欲,置他们的未来于不顾。”

    苏伯玉直言道:“种子和赞普之位,日后有其他需要,商姒帝国可派人去吐蕃相帮,相爷如果愿意接受,我们便继续商谈。”

    如果不愿意,他就能离开了,突鲁赞已有心理准备是这种结果,听完沉默不语,吐蕃内部情况多变,他不能再在这里耽搁了,当即道:“如今战事吃紧,有劳二位暂且代我拜见陛下。等收复盘镐后,我再亲自觐见。”

    凤耀灵笑了笑应承下,意有所指:“突相若真想取得赞普之位,造福百姓,也是时候回去了,我听闻赞普正在秘密谋划对你动手。”

    说着同时将一封信放在他手里:“里面是我所写应对办法,相爷可看看有何不妥,我们再商量。”

    突鲁赞见他们准备竟然如此充分,好似他今夜前来投诚皆在他们预料中,心下更是被苏伯玉和凤耀灵慑服,笑着接过:“多谢。”便打开看去。

    半个时辰后,突鲁赞才心满意足拿着密信秘密返回了自己军营,当晚就秘密召集数名亲信。

    第六天过了早膳时辰,战场上苏伯玉和他又假装厮杀,双方军士都不动声色地杀着阿史那逻鶻安□□去的将领和士兵,城门上远远望去,战场上厮杀得极其惨烈。

    阿史那逻鶻时时听汇报,人数大致接近预期后,他当即下令,命赤木勒率军出战,与突鲁赞配合夹击苏伯玉和凤耀灵的大军。

    然情况却大大出乎赤木勒预料,待他们接近后,本已死亡浑身是血的将士竟然全部都翻身而起,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与吐蕃交战的士兵也纷纷跳转攻向他们,团团围住,赤木勒心里咯噔一下,明显感觉到不对,刺杀围攻来的士兵,里面竟然有吐蕃人,眼看他们的人死在吐蕃人手下,直到战死他才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惜已经晚了,没有一个人活着,能通知皇宫中的阿史那逻鶻突鲁赞背叛。

    吐蕃商姒帝*队联手攻城,势如猛兽,在攻城前,苏伯玉传话城上士兵将领,缴械投降者全部免罪,一切罪责都在阿史那逻鶻等主谋者身上,但负隅顽抗者皆以谋逆罪处置。他们仅仅用了三个时辰就攻破了城池,直攻向皇宫。

    皇宫里众人听到城破的消息,突厥来的众人早已乱作一团,突厥大臣和其他投诚的文武臣子吓得四散逃窜,只有少部分还算冷静。

    阿史那宓儿找到阿史那逻鶻的时候,只有他独自一人在宣政殿,手中抱着剑低头坐在龙椅上,再没有一个人。

    “父汗!”

    阿史那逻鶻抬起了头,一如既往的威武沉稳,丝毫未见失败的狼狈:“你怎么还在这儿!”

    “父汗!”阿史那毗伽的声音也在此时传了进来。

    阿史那逻鶻抬起头,见他率领着二十多名亲卫进来,倏然起身厉色道:“你们两个怎么都没走?”

    阿史那宓儿骤然跪在了他面前:“父汗还在这里,我们怎能弃你于不顾!要走一起走!”

    阿史那毗伽走进来,也跪在了殿下面,梗着脖子倔强道:“父汗不走,我们就不走!”

    “糊涂!”阿史那逻鶻气急,看向让护着他们离开的周昌邑:“立即带王子和公主离开。”

    周昌邑怀里抱着一个小婴儿,跪下仰望他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