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0章 生死相搏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将:“你们抓住周昌邑时,他手中可有一个孩子?”

    大将也不诧异他怎么知道,恭敬道:“臣刚要禀报,是有个孩子。周昌邑不让任何人碰,说要见统军,把孩子交给统军。”

    商凌月诧异周昌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孩子难不成与苏伯玉有何关系?苏伯玉已经颔首:“全部都带上来!”

    等待过程中,苏伯玉却将她带入卧房,过了一会儿才出来,商凌月的疑惑也还是没能解决。

    半晌后,三人进来,阿史那毗伽和宓儿被五花大绑着,狼狈至极,周昌邑怀中抱着衣袍遮盖的东西,心甘情愿跪下行礼:“罪臣周昌邑见过陛下。”

    阿史那毗伽咬牙不语恨盯着周昌邑,阿史那宓儿则面色惨淡,低着头不语。

    三人满身**,发丝凌乱,穿着普通百姓的衣裳,一身逃亡的打扮,倒也符合现在的处境。

    苏伯玉看向侍卫道:“将阿史那毗伽和阿史那宓儿押入天牢。”

    商凌月也没说什么,只是用眼神看了下阿史那宓儿让她别担心你,阿史那宓儿起身间看见她关切的眸子,心头愧疚低下了头便和阿史那毗伽被押离开。

    殿里只剩下了跪着的周昌邑,他抬起头看向商凌月和苏伯玉,再无往日的虚与委蛇,开门见山道:“罪臣自知罪重,所以押解逆贼阿史那逻鶻一子一女自首,还望能将功补过。”

    商凌月早已恨他入骨,看着他恬不知耻的嘴脸,倏然压抑不住恨意冷怒道:“痴心妄想!病儿要还活着,朕姑且可以饶你不死,现在只有死路一条,千刀万剐你都不能解朕心头之恨。”

    苏伯玉在一旁看着他怀里衣袍遮盖下毫无动静的孩子,一言不发。

    周昌邑闻言微愣了下,苏伯玉竟然没有告诉她孩子还活着,转念想明白他是怕这孩子最后又被他杀死,她再伤心一次,余光见他此时神色,嫉恨在心间一闪而过,之前对他的那些好算得了什么,百种念头闪过,不动声色低头看了眼怀中的孩子:“罪臣并没有杀小皇子,这次回来就是要将皇子送还给陛下赎罪。”

    说着掀开罩着孩子的衣袍,他正趴在他肩头睡得极沉,小脸埋在他脖颈间暂还看不见。

    但足够辨认出来,真的是病儿!商凌月不可置信瞪大了眼睛,腾得站起,脑中只剩下孩子还活着,就在眼前,心脏骤然剧烈跳动起来,急忙奔了过去。

    俯身就去抱孩子,就在这刹那,孩子突然被他扔向地上,商凌月吓得扑过去要抢接,一道寒光却瞬间闪过眼前,周昌邑手中的匕首已经到了脖颈上,商凌月面色一变,这才反应过来中计了,慌一闪,可还是没避开,孩子也没接住,彭得一声,孩子落地大哭起来。

    商凌月心疼得一抽,脖子被划破也没感觉到疼痛,就在此时,她身子突然被人撞开彭得摔倒在了孩子旁边,她顾不得自己,赶紧抱起孩子,真的就是病儿,商凌月眼里瞬间就崩出了眼泪,慌忙哄他,边哄边抬起眼帘望去。

    只见苏伯玉用手直接握住刀刃,鲜血淋漓,骇得她心口一窒,刚才是他救了她,就在这刹那,苏伯玉另一手挥刀劈向周昌邑脖颈致命处。

    掌力阴狠毒辣,若是中招,瞬间丧命,周昌邑从没有想到有一日他会把这夺命杀招用在自己身上,心头瞬间冰冷,最后一点儿不切实际的奢望化为了泡影,刺杀失败,他必死无疑,冷恨扫了眼地上的商凌月,他当即弃刀,飞步闪躲,转而再攻。苏伯玉见他再无兵刃,竟弃刀不用,赤手与他相搏,不占半分便宜。

    二人眸色皆凌厉敏锐,出招迅猛,力道凶悍,互不相让,旁人根本插不进去。

    殿里的将军反应过来刚才要救商凌月,动作却反而没有方才远在高台上的苏伯玉快,这会儿见此情状,明白苏伯玉要独力擒拿周昌邑,一声令下阻止要冲进来的禁卫军,赶紧奔到被惊住的商凌月跟前,俯身:“还请陛下恕罪,末将扶您和皇子起来。”

    商凌月看不懂他们的招式,可二人间不死不休的杀气却能感觉到,她从来没有见过像周昌邑此时一样的眼神,竟是恨不得将苏伯玉一点点撕碎,闻言才回神,赶紧低头看怀里的孩子,竟忘记继续哄他,过了摔疼的那个劲儿,他已然不哭了,只是小眼睛兴奋亮晶晶的,一眨不眨得望着殿里打斗的二人,就跟看猴戏似的,商凌月心头是悲喜交加,低头紧紧抱住了他,恨不得揉进身体里,这才在这大将搀扶下站起,退到安全的地方,禁军进入将她们母子挡在身后。

    商凌月继续透过人墙紧张望着他们二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