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1|05|2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卫音希是在翌年赴法国留学的。 这一年多,她学得异常辛苦,要学法语,要准备考试课程,要写论文,要准备作品……法国的美术学院是一向极难考的,卫音希的目标实在高,所以她不得不在最后一年多埋头苦学。

    然而一旦确立目标,她进境极快。温公子几次来江城,叹为观止。他对颜子真说:“一个有天份、又这般有毅力的人,很难不成功。恭喜你我,将有一个极出色的妹妹和徒弟。”

    颜子真在这一年多也取得了相当醒目的成绩,她编剧的电视剧正在播出,收视极佳,电影也在密集地筹备当中,几本小说全部卖出了版权改编影视。

    于是温公子笑呵呵地说:“当然,你本身就是她极出色的姐姐。”

    颜子真不得不捧他一句:“是啊,怎么能不提一提你这个最出色的师父呢?”

    两人已有多次相处,渐渐成为莫逆知交,于是相对大笑。

    一年半后,她取得了心仪的学院的通知书。她按照手续,有条不紊地一件一件事情办妥,竟没有再求助别人,这段时间来,她成长得很快。

    拿到通知书的那天,她在校园里遇到了邓跃。

    这一年多,她和邓跃的交集其实并不少,毕竟即将毕业,辅导员是需要经常出现的,他帮助着所有的学生,包括她。但是卫音希心无旁骛,一心攻读,并没有作出特别的反应。

    邓跃其时正拿了单反在拍校景,对准了卫音希,笑着拍了几张,画面里卫音希裙衫翩然,秀美清逸。

    卫音希驻足,叫了一声:“邓老师。”

    邓跃起先只是随意地说了几句话,随后他想到卫音希已经取得的通知书,心中微微一沉,笑:“恭喜你,音希。”

    经历一年多,卫音希已经觉得曾慧永的揣测似真实幻,直到此刻。

    邓跃的眼神里有着明显的爱慕贪恋和不舍。

    邓跃看着她,也明白了,卫音希终于知道了他的情意。这一刻,他不禁攥紧了相机,十分紧张。

    仿佛风都停止了,邓跃镇定了自己,温和地问她:“音希,我想知道你的心意。”

    两年多过去了,邓跃终于问出了这句话,压抑得太多,问出来的时候,心都觉得有点痛意。

    卫音希清澈的眼睛看着邓跃,清晰地说:“我喜欢你,因为你是姐姐喜欢的人,我信任你,因为你是姐姐信任的人。邓老师,如果这些基础都不存在了,你对于我,就是邓老师。”

    邓跃站在那里,听着意料中又意料外的回答,心里仍然平静,他问她:“是因为颜子真吗?”是因为颜子真,所以才会说一点喜欢都不曾有,不是这样的,他看到过她看见他时感激和清澈的笑容。

    卫音希轻声说:“不,不是为姐姐,我是真的,从来没有爱过你。就算是喜欢,我曾经喜欢过的,也是温公子。”从来不是你,从来没有你。她的眼神坦白。

    那一年,卫音希去哈尔滨,一半自然是因为和亲近的人一起玩会很开心,但小小少女的心里不是没有浪漫情思的,她在视频聊天里听到温公子和他侄女的对话,知道他们将去哈尔滨一直到过年,她虽然知道哈尔滨很大未必能遇上,可是能在异地同处,回来后有同样的话题可聊,也是她的欢喜。

    和喜欢的人同一个时间在同一个地方。

    无论哪个女孩子,潜意识里总有那么一些些浪漫。

    可是回来之后,先是温公子的态度悄悄转变,少女总是敏感,自然感觉得到不同,只是因为一则她并非多思多虑的性格,二则当时有卓谦陪着她到处玩闹,三则她当时已经听进去颜子真的话,有意无意地开始为留学作准备,实在太过忙碌太过充实,那点不同慢慢的就转变成了自然。

    再到后来,卓谦在她的心中位置越来越重,他的调皮、他的陪伴、他的体贴、到后来他的了解和两人的默契,让她慢慢地觉得,前事恍然如梦。

    她怎么会爱邓跃,她宁愿听着卓谦一遍一遍辞不达意地讲解电脑制作也远远胜过听邓跃妙趣横生一语中的的讲解。

    邓跃看着这个女孩子,她高挑的个子瘦而修长,小小雪白脸上眉黑眸清,湛然若画,此时专注望着他,微微皱着眉。

    他那样爱她,爱得不敢多说一句话,只怕她恼了,他只是守在她身后,看着她欢喜,心里便高兴得像要胀开,看着她忧伤,胸口便闷得透不过气。

    她便是她的安琪儿,她便是他的阿修罗,他心甘情愿沉沦。

    就算辜负了颜子真那样好的女子,他也是咬了牙不后悔。他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爱到心里面时时地痛。他怀疑他是否深爱过颜子真,因为尽是愉悦。

    他顾不得了。他情愿飞蛾扑火。

    学院里的流言他是很后来才知道,这毕竟是流传在学生之间,并非能引起轰动的大事,学院根本无暇理会。他知道的时候事情似乎已经平息,仍有三三两两的同学会嬉笑着谈起,他欲着手,却发现无从着手,心中十分愤怒,然而也明白就算在课堂上他也不宜再敲打,如今的大学生不比从前,重提只会再掀风波。

    然而他看到卫音希一如既往,只是眉目间变得沉静,那沉静里有一点什么,——青涩的豁达?

    整个人更加出众,他不由得想起颜子真说过的那八个字:湛若澄水,溶若冰雪。形容比从前更加贴切。

    他想,就算赴汤蹈火,她也是如此值得他爱。

    现在,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