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中朝一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仁川是朝鲜唯一以都护府命名的城池,其与各道平级,但驻军甚少。

    “壬辰倭乱”后,为防止倭人再次侵袭朝鲜,朝鲜军队在南方沿海屯驻重兵,南方也一直是朝鲜国内关注的重点。但自从“丁卯胡乱”、“丙子胡乱”相继发生,平壤和汉城接连遭到满州人占领,并且倭国实行锁国政策后,朝鲜军队的防御重点已经完全从南方转到了北方。

    仁川都护府作为汉城的南方海防重镇,并没有多少驻军。从东江起锚的太平军水师战船密布仁川海域,在守军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大举登陆,几乎未费吹灰之力就消灭了仁川的两千多朝鲜兵,旋即以朝鲜降兵为前导直奔汉城而去。

    仁川失守和明军大举进逼都城的消息让朝鲜举国震惊,汉城再一次面临丢失的危险。

    不但是朝鲜国王李棩想不明白已经亡国的明军怎么会突然来到朝鲜,朝鲜的一班文武大臣们也是无法向国王解释这件事。

    被明军俘虏的察访金大全被明军释放回汉城,他给朝鲜国王李棩带来了明军的劝降信。

    越来越多的消息汇聚到汉城,对明清战事很是迷糊的朝鲜君臣终是弄明白了中国发生了什么事。

    一时间,朝堂也好,民间也好,都有指责朝鲜国王李棩的声音,指这位年轻的王上为朝鲜带来了大祸。倘若当初国王不被清使威逼出兵助清伐明,明朝的大军又怎么会打到朝鲜来。

    李棩也很自责,但是明军已经向汉城进逼,他甚至都不能和他的父祖一样仓促从汉城出逃。

    李棩想到了抵抗,然而明军进展迅速,并且是从仁川登陆,短时间内,北部边境的边军根本没有办法赶回王城抵御明军,并且当中国国内情形明了之后,朝鲜内部拥明派的声音更加高涨。

    最终,在领议政大臣郑太和、左议政大臣沈之源等亲明派官员的劝谏下,李棩决定和明军议和,重新以藩属国的身份认大明为宗主。

    金大全再一次从汉城出发,马不停蹄赶到明军大营,他给周士相带来了朝鲜国王李棩的亲笔信,信中,李棩完全以藩属姿态请求大明天军能够宽恕他的罪行。

    左议政大臣沈之源也随后从汉城赶到,向周士相正式递交了朝鲜的降书。

    朝鲜人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还准备在汉城大打一场的周士相有些懵圈,因为他认为朝鲜怎么也是一个完整的国家,当初和日本人、满州人大大小小也打了十几场仗,不是实在山穷水尽了也断然不会向满州人称臣。这一次却连抵抗的意志都不存在,一听明军来了就要举国投降,实在有些出人意料。

    事先大都督府对朝鲜的判断是该国至少会拼凑几万人马,抵抗一段时间。甚至朝鲜国王李棩会学他的父祖一样逃离汉城,向清朝求援,虽然满清根本不可能再向朝鲜派来援军,区区汉江也不可能阻挡得住大军脚步,但在朝鲜多拖一天,太平军自身的粮草危机也会加重。要是朝鲜国王李棩死不投降,太平军也只能在朝鲜抢上一把撤走,不然就陷入两面开战,两面缺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