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日月昭昭 唯吾大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阿牟其,汉人!汉人追来了!”

    白塔子河边,一个满州少年惊恐的叫了起来。随着满州少年的尖叫声,这队从辽阳逃难过来的满州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女人和孩子们尖叫连连,男人们则是骇得面无人色。

    “驾,驾!”

    老姓库雅拉氏的佐领布兰泰是这支满州逃难队伍的首领,刚刚四十岁的他,看着就跟六十岁的老人一样生满了白发。

    布兰泰拼命抽打着马匹,可那两匹马拉着他一家老小已经奔了半天,哪还有什么力气。任凭布兰泰怎么抽打,两匹黑马都是迈不动蹄子了。

    布兰泰急得满头大汗,三天前,当他知道辽阳城竟然被汉人的军队屠城后,一夜之间白了头发。

    他害怕,害怕汉人会砍下他的脑袋,砍下他一家老小的脑袋。他带着家人拼命往南跑,前方就是白塔子河。过了河,就能到锦州了,那里有驻军,进了城,就能安全。

    可是,汉人还是追上来了!

    “布兰泰,别管我们了,带着阿拉木跑,快!”

    布兰泰的母亲吴扎拉氏虽然眼睛瞎了,可耳朵却没有聋,她听到了孙儿的叫喊,也听到了越来越近的马蹄声。

    她颤抖的扶着马车,大声叫喊着,她的长子死在了关内,最小的儿子全家在盖州叫汉人煮了,无论如何她也不能再失去二儿子和唯一的孙儿了。要不然,库雅拉家就绝后了。

    “额娘!”

    布兰泰的眼睛通红,他很孝顺,他怎么能舍下自己的母亲,更何况,车上还有他的妻子和女儿!

    “布兰泰,你还当我是额娘,就赶紧带着阿拉木走!要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

    吴扎拉尖叫着,嘶哑的声音听得让人心碎。布兰泰的妻子托科罗氏抱着女儿也是满面泪水,婆婆的话让她听着心痛,但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已经带不走她们母女。如果他不走,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

    “太太,我不走,我不走,窝莫罗要和你在一起!”

    阿拉木紧紧抱住祖母,唯恐自己一松手,就会永远离开最疼他的祖母。

    “快走!”

    吴扎拉推开了年幼的孙儿,再一次催促自己的二儿子。她是老了,眼也瞎了,可她的心亮着。她知道现在最明智的做法是什么。

    “额娘!不!”

    布兰泰哭喊着抱住了自己的侄儿,因为他看到冲过来的汉人骑兵已经拔出了长刀,没有时间让他犹豫了。

    “啊!”

    布兰泰大叫着,一刀砍断了套在马身上的缰绳,马车顿时往地上一沉。失去了枷索的两匹黑马如同卸掉了身上的万斤重担般,一下轻松无比。

    “阿牟其,我不走,我要和太太在一起,你放开我!”

    阿拉木挣扎着不愿丢下祖母逃生,可却被叔叔死死的按在马上。

    布兰泰不敢去看自己的额娘,更不敢看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他红通通的双眼全是泪水。

    “阿玛,阿玛...”

    布兰泰的女儿呆呆的看着抱着哥哥跨上黑马的父亲,嘴里喃喃着。

    “布兰泰,快走,好好活下去,永远不要回来!”

    托科罗拭去一脸的泪水,一只手紧紧抱住想要去拉父亲的女儿,一只手却死死握着一把剪刀。

    “驾!”

    一刻也支撑不下去的布兰泰狠狠的扬起马鞭,抽打在两匹黑马的屁股上。黑马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