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9|4.3|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而且还是挂伤负彩的菜鸟部队,受伤的受伤,生病的生病,连领队的军官都失踪了,顾琛也真是觉得奇怪,新兵练兵可从来没有这样玩的啊!而且,那个阿浩……是他心中想的那个人吗?

    “你们说的阿浩,和我长得很像?”

    毫不意外对面整齐化一地点头。其实仔细看还是有区别的,只不过天色太暗看不太清,所以顾琛被错认也是情理之中。

    顾琛叹了一口气,问道:“他是不是叫林泽浩?”

    那个看起来是领头的年轻人,也姓林叫林正的,把眼睛睁得老大,惊呼道:“你怎么知道?你们是亲戚?”

    “亲戚?”顾琛勾起唇角扯出个笑来,“算是吧。”

    林正他们倒是真心高兴的。顾琛看着这群稚气未脱的年轻人,无奈地笑笑,突然想到,宁晏说自己是林泽浩的教官,他们和林泽浩是一起的,那不就意味着宁晏就是带队失踪的那个教官吗!顾琛想通这点,再也没法保持置身事外的状态,慌忙问道:“你们教官是宁晏?她呢?”

    “教官和阿浩他们和我们走散了。”

    “什么情况!说清楚!”

    顾琛着急的样子不像是装的,而且一看就是真的熟悉的人,林正也没隐瞒什么,事实上,都到了这一步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事实和顾琛猜的也是差不多,教官果然就是宁晏,一帮没见过血的新兵,高原雪山恶劣的环境,面对的是穷凶极恶的跨国犯罪分子,宁晏的处境可想而知。宁晏林泽浩还有其他两人在追击的过程中留下断后,最终和大部队分开了,而大部队的境况也没好到哪儿去,顾琛看着这群伤兵,也没办法直接去找宁晏,更何况天色已经全黑,而他也不知道宁晏的位置。

    顾琛也只能把焦急的情绪按住,先处理眼前的问题。背包在他上来的时候被丢在了下面,自然要下去拿;受伤的需要包扎,生病的需要吃药;连他和小雪儿经了这么多的事都露出疲态,更不用提那群小孩了,只能先找地方休息恢复体力。

    顾琛心里有事,哪能真的放心,刚过半夜歇息了也就是两个小时,他就补充好枪支弹药,带着小雪儿打算离开,他已经向林正询问了他们分开的位置,至少要先确定宁晏的安全。

    刚走出去,就看到本来该休息的林正等人全副武装地等在面前,见到他双腿一并立正站好,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要随同的意思十分坚定。

    顾琛有点头疼,他不是非得要自己独行,也不是就目中无人地觉得林正他们帮不上忙,只是这也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他们伤的伤病的病总要有人守在这儿的。

    正纠结的时候,林正的声音传来:“宁晏是我们的教官,林泽浩他们是我们的战友,去营救他们是我们的心愿,也是我们的责任!”

    顾琛头疼地更厉害了,哪怕自己溜走了,他还真怕这群熊孩子敢自己赶过去,只能采取折中的办法,让林正选五个跟自己走,剩下的原地休整。

    顾琛是相信宁晏的能力的,只是听林正说敌人奸诈狡猾而且精通器械,十分难对付,这种武器装备精良的犯罪分子顾琛可是打过多次交道,知道不是这群新兵能对付的,现在只盼望宁晏认清形势,不要硬拼,以保全自己为主。

    白天一个小时的路程,顾琛他们走了足足三个小时才到,走到的时候天都蒙蒙亮了。

    “琛哥就是这儿。”

    意料之中的没有宁晏和敌人的身影,顾琛也只能从脚印来还原战况:林正他们和宁晏是在这儿分开,有一部分犯罪分子追击林正一行,剩下的多数敌人流量下来,然后宁晏和林泽浩一行退在石壁后面,而后边打边退,犯罪分子乘胜追击。一步步推演下去,顾琛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走到一个雪窝,凌乱的脚印也印证了他的思想,这儿出现了第三拨人,而且与犯罪分子进行了交火,只是不知道是否和宁晏有过接触。

    顾琛还无法判断的是,这是黑吃黑?还是援军到来?是友是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