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三一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呃,其实,其实师父刚刚起了一卦,诸位今晚恐有刀兵之劫。小道士很有点怯生生地道。

    意思是我们今晚终究是要打起来咯?庞晔接了话,众人倒不禁笑了起来。

    小道士表情认真,道,师父常说,天机不可泄露,所以……所以我也只能说这么多……告辞了!他说着,向外就跑。

    喂!卓燕叫他。跑什么?你先过来。

    少年惊疑,略微走近些。

    卓燕压低声音道,你演得太糟,算命连钱都不要,骗得过谁?少年一怔,卓燕又道,你还是把你师父叫进来,独个在外面岂不危险?

    少年哦了一声,飞奔去了。

    众人心中都多有不解,却见卓燕已经转回头来,向诸人道,我们继续。方才说到——嗯,庞组长第一个问题是么?

    庞晔微微有些尴尬,哼了一声道,就看你答不答。

    只见两个道士果然进了门来。少年的师父原来是个已年近六十的老道,过来向几人行礼道谢,便当真在旁边坐了。只听卓燕的指尖在桌上轻轻敲了数下,然后说出四个字。

    十五年吧。

    十五年?庞晔的眼睛都已微微眯起。

    十五年——若真有这么久,谁又能指责他之前所做的一切有何不对?

    嘿,我才不信!庞晔又瞪大双目。似你这般人,岂能在一个地方留得长久,早是出卖了一家又一家吧!总之,我便算一个不信的,你们诸位可信么?

    程方愈这边三人皆示了不信,卓燕这边三人则皆示了相信,最后目光自是落在程方愈身上。

    程方愈也似他这般。指尖在桌上敲了数敲,方才吐出两个字来。

    我信。

    ……左使!庞晔万没料到他会如此说。

    有什么关系,方才开始而已。程方愈微微一笑。

    庞晔无奈。举杯一饮而尽。下一个提问的,亦是程方愈的人。

    这人名叫魏翔。先前见卓燕虽然是泼那窗上可疑人影,但此举实是削了庞晔的气势,当下道,我也有个问题想问问单先锋!

    请说。

    你为朱雀山庄做事的这些年,杀了多少人?

    就算是隔开稍远的一老一小两个道士,也嗅出了这一桌原来并不是好哥们在喝酒叙旧。小道士似乎有些紧张,站起来,坐得离那老道近了些。

    卓燕目光闪了闪。抬手将面前的酒杯斟满,随即举杯饮尽。

    我答不出来。他放下酒杯才道。这杯我喝了。

    魏翔哼了一声,嘟哝了一句什么,却终究无法发作,只得罢了。

    接下来的一个人,年岁略长,在青龙教时日也最久,拓跋孤初回青龙教时,他被编入单疾风麾下,担任一名组长。随后跟着许山、凌厉——以及现今的卓燕,他倒都是并无甚怨言。卓燕固然是今日才认识了他,众人也只道他是名颇为安分守己的小头目。

    却不料他开口。却忽的将矛头直指了程方愈。

    他向程方愈提问,以他的立场,并不奇怪,但这个问题却并不普通。

    ——敢问程左使。他双目直视,一字一字地道。当初教主擒住单疾风,要你们每人在他身上剐下块肉的时候——你动手了吗?

    众人同时一震,席间一时变得极为安静,竟无人说话。

    程方愈虽然不齿此刻坐在这里的单疾泉,但是却极少把他与单疾风真的联系起来。也许他们都已经选择性地遗忘了单疾风死前所受的凌迟之刑。更不想在任何场合下提到——谁料此间却偏偏有个不会察言观色的老组长!

    这沉寂持续了许久,直到程方愈终于缓缓地吐出一口气。道,有。我动手了。

    似乎是存心,他并没看卓燕的表情,但垂下的目光仍然注意到了他靠在椅背,伸手握住桌沿的动作,与自己这回答之后,他手上显然加了劲力的细节。不要说他,就连另一桌的小道士都听见了木桌陡然发出的吱嘎声响。程方愈毫不怀疑卓燕如果不加控制,这桌子的一边怕就要碎去一块了。

    但这吱嘎声仍是很快消失了。卓燕抬起头来,向对面提问的人看了一眼,冷冷地道,你闲这里今天还不够乱是么?

    那老组长离座而起,向卓燕深深一礼,道,单先锋,我知道此事重提不妥,更难免被人觉得我在挑动是非,不过这个问题,确是我一直想问的。单先锋——我是说,单疾风先锋,他固然是做了错事,但他在青龙教时,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