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三一七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那个不用了。拓跋孤坐下,沉声道。

    不用了?……空手去么?苏折羽奇怪。

    我这次一定要去,是因为……我希望以后可以永远不必去了。拓跋孤看了她一眼。我计划将他们二人接来青龙谷,省得每年还要花这个时间。

    接他们来么!苏折羽眼中微微一闪。是个好主意,但……我有点担心他们在大漠里住惯了,不愿离开……

    去请他们还请不动么?拓跋孤冷笑道。请不动就用强抢过来,难道他们还能回去不成?

    可是……苏折羽欲言又止。

    你——不愿意?拓跋孤目光灼灼。

    不是,只不过每年去大漠,本是为了祭拜楚楚姑娘的,若以后不去了,会否……

    我都说不去了,你又多操什么心?拓跋孤道。算来,文慧走了也有十二年了,于我来说,她已经远远不是最重要的人了——说起来有些无情,但若为了她一再放弃些别的事,亦非我所愿。只要能一直照顾好她爹娘,也就足够了吧。

    苏折羽听话地嗯了一声,两人又就一些其他琐事说了好一会儿。夜色渐深,私语渐淡,倦意渐浓,两人也便宽衣睡下了。不知过了多久,万籁俱寂中,忽有嗖的一声啸响,锋利地穿过梦境,将拓跋孤与苏折羽都激得瞬醒。忽然的光亮散去,谁都看得出来,方才空中曾掠过的光亮是谷口的哨箭。

    有人来袭?不对——这是有人要逃跑的啸音。昨日的禁行之令通告下去时,曾声明若有人不守规矩擅自离开,将视同俘虏私逃,立刻抓入地牢,只是若遇到一般的,谷口那一整队人还不够抓一个么?难道话音刚落,就有不止一个人不要命地往外跑?

    我去看看。拓跋孤迅速披衣而出,而确切一点的消息直到他已接近了谷口时才传来。

    左使程方愈与右使霍新几乎也是同时赶到谷口。前来禀报的人是程方愈麾下第二组长庞晔。意图闯过谷口守卫而走的人不是别人,竟是林芷!

    其实已不需要说太多。拓跋孤等三人只消再多上前几步,就已能在谷口的火把通明中,看见林芷的脸。

    她看上去已经受了伤——若非拓跋孤曾严令过任何人不得伤害林芷,她的伤恐怕还要重得多。但是伤在她刃下的人看起来却似更多,其中甚至包括前来报信的庞晔。

    依照庞晔所报,今夜守谷口的十六人,是庞晔所辖组中的第一小队。此是禁令的第一天,他身为组长亦在谷口当值。便在适才林芷避过了谷中其他眼线,已到了谷口。谷口这一关却是避不过去,只能硬走。

    庞晔也没料到林芷手下极为不弱,等到发现她时,已被她伤了好几人。因为知道有明令不得伤害此人,他亦不敢太过放手;但林芷本是太湖金针的佼佼者,虽带有身孕,但竟丝毫不影响她的武功施展,庞晔竟也并不能制住她。无奈之下,他下令放出了讯号的啸烟,冒着受罚的危险下令众人可以不必手下留情——当然是要以保全她性命为要。

    便在众人便要制住林芷的当儿,受伤的林芷面前忽然窜出了一个人。这个人——现在的拓跋孤都看得很清楚,因为他还举着兵器,在林芷面前兀自挡着。不是别人,正是周小七。

    拓跋孤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他环视四周。没有。没有单疾泉。最应该出现的人,不在。

    周小七。拓跋孤冷声道。你什么意思。把兵刃放下,过来。

    周小七虽然不听庞晔管教,但拓跋孤的脸他还是认的,看起来似乎有些犹豫。可是……他喃喃道。单先锋交代我的,无论如何要保护林姑娘安全,任何人都不能伤她……

    半坐在地上的林芷冷笑了声,持刃的右手以手背拭了拭嘴角的血。那一瞬间拓跋孤看见了她手中兵器,脑中蓦地一僵。

    你与其在这里为了单先锋一句话保护着女人,不如回去看看他的情况。拓跋孤声音竟略略颤了颤。左先锋的刀在林芷手上,左先锋又在哪里?

    众人闻言尽皆大惊——不错,林芷手上拿着的,可不就是单疾泉那把被拓跋孤勒令不得离身的左先锋之刀!

    周小七怔了一怔,垂下手来,却又随即省悟过来,拔足往回飞奔。那一边程方愈、庞晔已动手将林芷制住,往她腕上一错,将刀夺下,交给了拓跋孤。

    你们整顿一下。你让第二小队也过来这里。程方愈吩咐了庞晔,随着拓跋孤、霍新等人,押着林芷向单家旧宅而来。

    ----

    卓燕是带着疑问入睡的——拓跋孤临走之前的那个疑问——慕容荇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他觉得很累,不过也被这个问题纠缠得不曾睡得太好。翻覆了一会儿,手心出了些不合时宜的虚汗。睡梦之中,他忽然好似醒悟了什么,蓦地睁开眼睛,翻身而起。

    这一翻身而起他只觉一阵头重脚轻,不由伸手按了按前额。夜色深沉。拓跋孤虽然说过“想到什么,随时来告诉我”,但也不至于能随时到深夜吧。但是自己思索的这个可能性,却好像确实是越早安排对策越好……

    不能找上级,找下级总可以吧。卓燕摸黑穿好衣服,脑中思索着将哪名组长这个点叫起来。只是出门之前他去屋前摸顺手搁在凳上的刀,却吃了一惊。

    刀——不在。

    不对啊,虽然头痛欲裂,但这个总还是不会记错。刀是放在这里的,可是,不见了。

    外面不远处忽然“咕咚”一声响,似乎是有人摔倒。卓燕警觉,听这人又爬起,忙忙地过来,一把推开了房门,用力之大几乎将门撞破。

    黑暗之中这人不辨卓燕位置,只径直冲到床头,掀帘一看,床上自是空荡荡的并无一人。他退了两步,几乎又要跌倒。

    忽然一声轻微的“扑”的声响,屋中一亮,卓燕已点了灯。这人吃了一惊回头,卓燕正站在身后微皱着眉头。

    你干什么?卓燕看着自己的七大家卫之一肩上带血,几乎有点失魂落魄地站在自己房间里。若没记错,这个胡子拉碴、三十岁上下的家卫姓白,至于名字,卓燕是没往心里记。确切地说,他回来才两天,还没来得及花心思与这群原顾家家卫搞好什么关系。

    这姓白的家卫见到他,却面露喜色,随即喜色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