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六章 萱叶红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黄色的雾气越来越重,整个沼泽上都溢满了油黄的青苔,高高的茅草完全遮挡了视线,前方几乎看不见。

    黄萱强忍着直冲腹腔的恶心感,感觉越往下越湿润,气味也越具有压迫感。。。。

    真是新鲜啊,“呕。。”黄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看着满手的泥浆,她厌恶地甩了甩手。

    “不弄了,爱谁谁!”黄萱干呕,脏手在旁边的叶子上扒拉了几下。

    装逼失败的黄萱拿着手机小心翼翼地顺着眼前的脚印一步步往前。

    在沼泽里面行走一定要小心,即使是等高的茅草,也有可能左边是硬地,右边就成了沼池了。

    更何况在夜里,即使有些萤火虫,也只能是缓解一下黄萱内心的焦虑。

    黑静的沼泽就像是一张巨大的嘴巴,吞噬着进入的生命。四周安静的让人产生了耳鸣,连心跳声都听的见,手机照到的也只有茅草和瘴气。

    突然脚下一溜,黄萱一惊,赶紧收住了脚,要是踩实了就危险了。

    黄萱忍不住压了压自己的心脏,她感觉现在自己有一点头晕,“爷爷!你到底在哪?!”

    “村长爷爷!”黄萱猛然发现,仿佛村长从来都没有告诉大家他姓什么,但是大家也从来没有发现。

    黄萱压着心脏,她不敢蹲下,草丛中很有可能隐藏着各种毒虫。

    “爷爷!我怕,你快来呀!来呀!”黄萱终于忍受不住,弯下腰大口地呼吸。

    但是,回应她的仍然是死寂。

    在这种环境下,黄萱脑海中回想起以前的种种,与她同出村子读书,身上只带了学费和一个月饭钱的还有一个女孩,同样是七年的漂泊。

    韶华婉转流逝,急景雕年,唯有恒古寒风。

    只不过,同样的辛苦工作,女孩早就坚持不住外界的诱惑,学会了各种各样的套路,抽烟喝酒,向黄萱借钱,在与黄萱电话不到三年就再也没有联系过,生死未卜。而黄萱直到现在都没碰过烟酒,即使她也在酒吧冷眼看着那些来发泄的人们,其实主要原因还是不敢花钱。

    她的善良刚毅没有赢得尊重和生活,比较起软萌与全身无力的室友,始终掌握不住那个交往限度,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只能说,她从不慷他人之慨,所以她选择做好自己。

    此刻,即使在异水乡也没有这么强烈的生存欲望,只是因为她最重要的人就在她的身边,不见就算了,既然已经在身边,就不能放弃。

    眼泪开始在眼中打转,在一滴迫不及待的泪花溅落,黄萱突然清醒了,仿佛流泪是一种耻辱的事。

    好久没有哭过了,干活的时候哭可是要被炒鱿鱼的。。。。

    想到这,黄萱稍稍冷静了下来。不怕不怕不怕不怕不怕。。。。

    她强迫自己松开手,站了起来,摆出了一个微笑,颤抖地呼出一口气。。。。

    直到背后被人拍了一下。

    “啊!”黄萱直接一个高抬腿踹了出去。

    “白痴,你干啥呀!”警校出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