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九章 鸽面鬼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黄萱越来越烦躁,周围雾气愈加浓重,空气中明显的辛辣气息使每口呼吸都成了负担。

    简直要命。

    徐小虎把警帽当作扇子驱散着雾气。前方越来越热,手电之下全是水汽蒸腾,相比外面至少升了好几度。

    黄萱被水汽扑的全身都湿透了,头发也很不舒服地粘在一起。

    她拉了拉右手攥着的茅杆,感受着后面传来的力道,后面的那位也是配合地拉了拉。

    一股仿佛带有恶意的风吹来。

    突然,一股眩晕感猛地从脚底窜了上来,黄萱顿时感到天旋地转,不禁松了,“呃。。”向前倒下。

    “哎!!”徐小虎抹着额头的汗,突然见到前面黄萱倒了下来,浸湿的衣服连衣角都没扬起。

    他猝不及防,立刻伸手一抓,正好抓住黄萱扬起的长发。。。。

    黄萱捋了捋头发。

    “这里瘴气太重了,我们小心一点。”

    “你以前没有来过这里?”

    黄萱翻了白眼:“你看这种地方适合姐这么天生丽质的人来吗?”

    “这里瘴气这么重,什么都养不活,这里长的草都是不能塞进口的,每年只有这个时候刮北风可以进,风吹出去后,吹到哪都毒死一片花草。”

    说完,黄萱脸色又是一暗,想起了别的事情。

    徐小虎讪讪一笑,低头看了看手里那几根秀发。

    刚刚头发被扯,黄萱立刻就疼醒了,连忙伸手示意没事,然后打开徐小虎的爪子,就像没事一般站稳了身子。

    黄色的瘴气,这里的瘴气这么厉害,村长爷爷怎么这么坚决?黄萱捏着太阳穴,这种像芥末一样的味道让人阵阵头晕。

    古代《指迷方》中指出瘴气有三种,冷瘴,热瘴,哑瘴。

    轻者,寒热往来,正类咳疟,谓之冷瘴。

    重者,蕴热沉沉,昼夜如卧灰火中,谓之热瘴。

    最重者,一病便失音,莫知其所以然,谓之哑瘴。

    冷瘴必不死,热瘴久而死,哑瘴无不死。

    所以瘴气对于古人也是一种很棘手的致病源。

    恍惚之间,黄萱似乎闻到了一股很清新的味道。

    ”徐警官。。。“

    ”嗯,这个气味吗?好清新。“

    瘴气也有很香的,假如遇到了那种,很有可能就是被称为“瘴母”的最危险的瘴气了。

    ”小心防护吧,没有碰到什么咬人的水老鼠就很好了,姐运气一直很好。。。。。“

    黄萱忽然瞪大了眼睛,又揉了揉,和着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