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2.112:大结局(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晚上吃饭的时候,陆禹舟看着伊念没精打采的,手里的筷子有一下每一小的拨弄着碗里的米粒,碗里的饭粒都被戳烂了。:3w.し

    “怎么了,今天家里有谁来过么?”

    伊念抬眸瞥了他一眼,放下筷子,“薛姨和杨玥今天来了。”

    “说了什么?”他脸色忽地一沉褴。

    “说我配不上你,劝我让出正宫位置,还要把周一教出去给杨玥。”说着,伊念冷嘲,“真不知道是她们脑子被门挤了,还是我穿越了。”

    这样的家庭关系,这些人的想法,她完全不能理解。上流社会司空见惯的是包养小三,可没见过劝正主交出孩子的抚养权,转战地下的。

    “嗯,是她们脑子被门挤了。”拿着筷子夹了一个狮子头放在她的碗里。

    伊念自然反应是拿着筷子插着狮子头开吃。想起白天,薛姨和杨玥故意讨好周一的举动在和她说的那些话,她心里就火大,又不是傻子鲎。

    话说出来了,咬了两口狮子头,火气消了。“陆先生,你若想接薛姨住家里,我不反对,她一个人年纪也大了。但是,那个杨玥,再来我们家,出现在我面前,就是给我难看。”

    女人再大方,也容忍不了,别的女人费劲心思怀上自己丈夫的孩子,更何况女人的心小着呢。

    犯贱又一副为爱牺牲的高尚情操的样子,她真心看不下去。

    陆先生眸子勾着,似有似无的浅笑。他家的兔子真的是懂事了,为了他去接纳薛姨了,若换在从前,她是不会答应薛姨住家里的。

    “交给我来处理。”

    听到陆禹舟这话,伊念继续吃饭了,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大度懂事了,更何况是陆禹舟,陆先生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她不喜欢杨玥。

    还是那句话,生活无限美好,她不愿意浪费在这种世上,所以还是交给陆先生好了,至于怎么教给陆先生,她选择退让体贴温柔式。

    周一前段时间摔倒的门牙有点松动,最近吃的甜食比较多,每天又爱舔牙齿,以至于,那颗门牙光荣的下岗了,周一爱吃排骨,啃排骨最重要的是两颗门牙,他两只小手拿着一块排骨,艰难的咬了半天,都没有咬下来,急的眼泪汪汪的。

    油乎乎的小手把排骨递给伊念,双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伊念,“麻麻,周一啃不动。”

    那模样真的是委屈的很。

    伊念看着周一是七分觉得好笑,三分心疼。难怪今天吃饭格外的安静,没看听到周一指挥陆父陆母帮他夹菜呢。

    伊念拿下周一手里的排骨。

    周一咧开嘴憨笑,随即不好意思的看着伊念手里的排骨,“麻麻会嫌弃周一脏么?”

    “宝宝会嫌弃妈妈脏么?”

    周一摇头。

    “麻麻也不会。”伊念用牙齿咬下排骨的肉,眯眼笑着看着周一。

    周一会意,油乎乎的小手伸出去捧着伊念的脸,小嘴巴去接食。

    吃到排骨肉的伊念别提多开心了,手舞足蹈的唤着陆先生,“拔拔,你看周一和麻麻,麻麻在喂周一排骨。”

    从没有人这样喂过周一吃饭。

    陆禹舟大掌捞起小糯米团子,“没有牙齿就别吃,这样不卫生。”没看伊念,话却是对伊念说的,“周一还太小,免疫了低。”

    伊念,“……”

    真的想打陆先生一顿,她刚才和周一这么温情,他竟然说这种话,有什么不卫生的,她记得她小时候,她妈妈不会不让她多吃糖,棒棒糖都是咬了一小块放在她嘴里的。

    周一本来想用筷子夹起排骨的,只是越着急越夹不起来,急的他只好用手去抓了,递给伊念,“麻麻,拔拔一定是在吃醋,麻麻你喂拔拔吃。”

    伊念的嘴角抽搐,“你拔拔有牙齿,而且这样真的不卫生。”

    吃饭在沉默的怪异气氛中度过,以陆先生衣冠禽兽的品性,没有借机会调戏她,这很不正常。

    晚饭一个小时后,周一也有些犯困了,伊念带周一去洗澡,帮周一洗澡的事情,向来都是陆先生做的,少有陆母也会帮衬几次,伊念是早就想试试帮周一洗澡,但是没帮周一洗过,她也不敢。

    最后还是让陆先生帮忙,稍微指点一下下。周一洗澡是很配合,只是后来玩上了泡泡玩的不亦乐乎,捧着泡沫放在她的衣领上。

    伊念冷着脸训斥着,“宝宝,不许调皮,乖乖的。”

    她这佯作生气的样子,就是纸老虎,周一冲着她笑,她被周一给惹得笑了,于是周一更是无法无天了。

    陆禹舟试了一下水温,“水凉了,把周一身上的水擦干净。”

    帮周一洗澡时间也不短,可是头发却还没来得及洗,一半时间因为周一玩闹,另外一半时间,就是她不敢用力气,动作轻柔缓慢的为周一清洗。

    软软带着沐浴乳清香的小糯米团子,把他身上的水擦干净之后,他竟然睡着了

    。

    小孩子睡着就是快。

    陆先生视线像是被定住了一样看着她,一眨不眨的,不离开视线,眸子噙着***,彼此之间已经有了默契,一个眼神对方就能明白。

    她身上白色的衬衣被水弄湿,里面姣好的身子欲隐欲现,几缕发丝还滴着水,从额角顺下来,因为打闹,她的脸色透着粉。明眸皓齿,润泽透亮的粉唇。

    陆先生的眸子像是点了火一样,几乎要把她给烧着,她半推半就着靠过来的陆先生,“儿子睡着了,先把儿子送回去吧。”

    陆先生捞起小糯米团子,一阵风似的,疾步迈开长腿。

    明明都有做,陆先生那样子好像是八百年没有碰女人了一样。不过他最近有些隐忍,不尽兴就停止了,都是他认定了她怀孕了,是他自己在为难自己,可不是她。身上已经湿了,罢了,伺候好了小的伺候大的。

    脱下衣服,打开花洒,嘴角扬起笑。

    刚才看陆先生出去那架势,以为他不要一分钟就会赶回浴室,没想到她洗完澡了,他也没回来。

    回到卧室找到陆先生的白色衬衣,她上次穿他的衬衣穿成了裙子,现在改造一下。心血来潮就穿上,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把陆先生磨死。

    陆先生是选择压上来,还是会继续忍着呢?如果再忍下去,估计真的会得病。

    侧身躺在床上的伊念,思衬着要不要摆个妖娆的睡姿,她想到看看陆先生到底有多大的忍耐力。

    躺上许久,陆先生推门进来,手里端着的一盘葡萄。

    伊念抬眸疑惑,“你是饿了么?大晚上的吃水果。我去给你煮点面,晚上吃水果对身体不好。”

    她是细心体贴许多,陆先生听着她的话;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我在冰箱里找了半天,这个最适合喂食了。”眼睛里闪过一丝暧昧,指腹微微薄茧,拿起葡萄,放在伊念的嘴边。

    什么叫最适合喂食?

    伊念还在疑惑中,两只眼睛就盯着面前递葡萄放在他嘴边的陆先生,没有任何动作。

    陆先生把葡萄扔进自己的嘴里,俯身,大掌扣着她的后脑勺,对准吻了下来,舌尖把葡萄推送到她的口中。

    他又微微咬了一口,让她嘴里的葡萄炸开,嘴里溢满葡萄的汁水。

    伊念下意识的配合嚼了两下,咽了下去,狐疑的看着他,“你不是说这样脏么?”

    陆先生眼底炙热,声音闷沉,“嗯,周一是小孩子抵抗力差,我不是,所以没关系。”

    此刻,伊念脸上的表情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觉得好笑、觉得陆先生幼稚,还有觉得空气中弥漫着甜甜的味道。

    伊念抬手圈着他的脖颈,眼神示意他拿葡萄,“拿来过,我喂你。”

    他这点小心思,吃饭的时候周一都看出来了,所以她就好好弥补一下他。是他找刺激的,可不是她。

    她手臂抬起时,身上领口太大,露出里面的风光,陆先生盯着她的目光,是烈火般燃烧恨不得把她拆骨食入腹中,但是他却忍了下来。

    “兔子,不许勾引我。”他的声音粗哑的不像话。

    伊念本来就是在勾引他,“你若是忍不住,就说明我在勾引你,若你忍住了,就说明我没有勾引你。你让我喂你葡萄的,拿葡萄过来。”

    那语气,就是正宫娘娘的霸气。

    陆先生动作迟疑的递给她葡萄,“兔子,我们现在不适合做激烈的运动,你稍微悠着点,我怕忍不住。”

    她脸上露出笑容,那笑是风华绝代,捏着嗓音,“怕呀,怕就对了。”

    她都做到这份上了,陆先生再能忍得住那真的是出大问题了。夫妻间缺少激情,不是大问题么?

    伊念张开唇,陆先生配合的将葡萄塞进她的嘴里。伊念似有意无意的咬着他的手指。就她这点技术都这老男人教她的,学以致用。

    第二颗葡萄掉了下来,伊念准备起身,陆先生去让她躺好,低头,埋下头,用嘴去含住这个葡萄。

    她在他面前那点技术还太嫩,他在床上的衣冠禽兽,她都一一受教过。

    她的身子也在颤栗,极度隐忍着自己的动情,脚背已经供起来了,脸上还是佯作着淡定,很耐心的给他喂葡萄。

    喂了几颗葡萄,她每一刻都喂了三分多钟,在他的口中研磨。发现陆先生还能忍住时,伊念稍稍有些挫败,也有些累了,息鼓收兵,打着哈欠,躺下,闭目睡觉。

    再不收兵,她就要难受了。

    陆先生脖颈那一道的青筋都突出来了,更别说此刻的眼神。

    这好像是她故意要把他折磨成这样,然后若无其事的睡觉。

    这该死的兔子!三十多岁的男人,能这样撩拨完了就不管么?她不担心他么?还是一样,没心没肺的小东西。

    陆先生这么想,伊念是很委屈的,明明就是他不愿意从了她。

    陆先生大掌将做了坏事还能这么安心的睡觉的小女人给抱起来,一个腾空,她睁开眼睛,看着他,“你想要做什么?”

    “兔子,你懂事点,帮我解决一下。”

    伊念对上他眼底的神情,自然懂他是什么意思,可是她哪里有不懂事了。“刚才,你那么能忍,怎么现在不忍了?”

    “兔子,你是不是故意的,明知道情况特殊,我会顾念你和孩子怕伤着你们。”陆先生几乎快要忍无可忍了。

    伊念神情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既然怕伤到我和孩子,你就自己解决。”她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陆先生非得说她怀孕了,她也只得接受她怀孕了。

    陆先生抱起她,宽大的白色衬衫被蹭起来,领口也敞开,风光欲隐欲现。

    伊念困了想睡觉,漫不经心的说着,“反正都是用手解决,你自己可以的。我困了,让我先睡吧。”怕他不放过她,她又补了一句,“孕妇不能睡眠不好。”

    掐中他顾忌的点,果不其然,陆先生将她重新放置在床上,可没有着急去浴室,而是俯身低头,吻她的额头,一路向下滑。

    只是吻,吻遍了她的身体,快被浴火燃烧克制不住的时候才停止动作,“兔子,我真想弄死你。”

    看着他转身的背影,她撇了撇嘴,怪她喽!

    真的想做贤妻都不给她机会。

    等到陆先生回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几点了,总是伊念是睡的很熟,一点感觉都没有。

    早上陆先生把她弄醒让她陪着他吃早餐,送他出门,胡乱的吻了两下,迷迷糊糊的吃完早餐之后,她又回来倒在床上睡着了。

    这么嗜睡真的好想是怀孕了一样。

    陆先生是百般叹气,这么下去,不等这段时间过去,他不知道身体还能不能抗的住。

    伊念再次醒来的时候是早上十点四十五,还是被周一吵醒的。周一喜笑颜开的,拿着放在床柜上的葡萄,往嘴里塞,“麻麻,难怪冰箱里没有葡萄了,原来被麻麻和拔拔吃了。”

    这话一出,伊念脸颊灼热,浮现红晕。

    在小孩子面前,在她儿子面前,想起昨天晚上是怎么吃葡萄的。

    “宝宝,这葡萄坏了,你要吃葡萄,妈妈带你去买。”伊念起身。

    周一迷茫的看着她,再仔细看了看手里的葡萄,“麻麻,这葡萄明明就好好的,哪里坏了?”塞在嘴里,然后一本正经的说着,“而且还很甜。”

    伊念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之小朋友也不是这么好糊弄的,她尴尬的起身,抱着周一,“这葡萄没有放在冰箱里,时间长了就会坏,有些东西坏了,不是用眼睛就能看出来的。”

    周一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她也算是能松一口气了。

    答应了要带周一去买葡萄,她收拾了一下,准备带周一去超市。

    周一高兴的手舞足蹈,“麻麻,麻麻,陆晔哥哥要找周一一起玩,陆晔哥哥说给周一带了变形金刚哦,周一还差一个就能有一套了,陆晔哥哥帮周一找到了。”

    她还不知道周一还是个小收藏家,平时看他玩的最多的就是拼图和积木。

    “那我们现在要在家里等他么?”

    “嗯,陆晔哥哥还要带周一和麻麻一起去吃饭。”他用力点了一下小脑袋。

    伊念浅笑,看着周一。

    许久不见陆晔,她对陆晔的映象是,城府深也不算是个坏人,他也提醒过她,她不适合呆在陆家。

    抱着周一上楼重新换了一身衣服,下楼的时候,看到陆晔已经坐在沙发上等她们了,只是他身边还多了一个人。

    周一迈着小短腿蹦蹦跳跳的跑到陆晔身边,“哥哥,你怎么好长时间都不来找周一玩呀。”

    陆晔一只手拎气小糯米团子,面色严肃,“不知道是谁说过,不喜欢和我一起玩的。”

    “是不喜欢和你玩,但是周一喜欢和你一起吃饭。”

    小糯米团子说话直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