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6|第 96 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不知道是不是秦雨鸾的话起了作用,秦父还真的安分了下去,这倒是让她有些惊讶。

    直到秦浩熙到了风尘仆仆的到了江城将事情跟她一说,她才明白,不是她说的话起了作用,是二哥去了上海,好好劝说了才消停下来的。

    秦浩熙的眼睛红红的,一看就是没休息好,秦雨鸾有些心疼,连忙劝他好好休息。

    秦浩熙揉了揉眉心:“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当初少帅失去了联系,华南军群龙无首也不能声张,偏偏这时候你又失踪了,借着你的名号找人,却连累你至今。”

    “但是现在到了这个地步,雨鸾,你告诉二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秦浩熙是很疲惫没错,但是没没累到糊涂的时候,他之前忙的没有时间关注,现在回过头来看看才发现不对。江城有什么事需要少帅隔着十天半月的往这里跑,舶来品一箱一箱的往这边送,还有他刚刚进来时在院子里遇到了几个封家军的嫡系,其中一个还是少帅的副官。而在上海的父亲又签了这么大一个单子还不知道低调,他是封景崧的亲信没错,但是他从来没动用过权力做这些。

    那这么大一个单子给秦家,是因为什么?!

    秦雨鸾想要去扶他休息的手垂了下来,她低下了头,声音有些涩涩的:“我知道二哥当初是为我好,要不是当时华南军在外面的搜索让日本人风声鹤唳,我那个时候恐怕会落得和罗安一样,死在了日本人的手下。”

    “其实我什么都没想过,”秦雨鸾抬头看着秦浩熙:“二哥,其实,我知道少帅是有些喜欢我的,我对他也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但那还没到真正爱情的程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而且,父亲做了这样的事情后,我不知道我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少帅了。”

    秦浩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望着客厅墙上挂着的蔷薇油画,良久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发顶,沉声说道:“你什么都不用变,就和以前一样就可以了。”

    秦雨鸾抬眼看着秦浩熙,他的身影一如既往的伟岸,眼神一如既往的让人安心。莫名的,秦雨鸾心中的那些忐忑落回了原处,她用力点了点头。

    秦浩熙上楼上休息了,难得来了另外一位主人,厨房里忙的热火朝天。今天日头正好,秦雨鸾的心难得的没有那么烦躁,白薇看着也开心,不知道哪里找来了花瓶和鲜花,两人兴致勃勃的照着图册插花。

    不多久下人来报,白小姐来了。

    秦雨鸾笑了:“她的耳目倒是灵光。”可是那笑意却是不达眼底的。

    “大姐,”白雨鹃气喘吁吁的跑进来。

    秦雨鸾伸出手用一只香槟玫瑰指着白雨鹃:“雨鹃,你正在进修礼仪,注意你的仪态。”

    白雨鹃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秦雨鸾:“大姐,二哥要成婚了,是不是真的?”

    一瞬间连白薇都有些奇怪的盯着白雨鹃看了,她知道老夫人和夫人有意给二少爷娶亲,可是这位前二小姐的反应也太太奇怪了。”

    秦雨鸾眼底的笑意是彻底的没有了,可是声音仍旧是柔柔的,却不由自主的让客厅里的两人打了个寒颤。

    “二哥已经二十六了,换成别的人孩子都要上学了,我听说你当初在国外二哥帮你良多,他要结婚了,你应该为他高兴才对啊!”

    白雨鹃显得失魂落魄,她僵硬的扯出了一个笑容:“是啊,我只是觉得太过突然了,之前没听说二哥身边有哪位名媛,却不想一下子要结婚了。”

    她的笑比哭还要难看,不能见光阴暗的情感,就跟被腐烂的花瓣一样,必须永远的埋在心底。

    而他要结婚了,一想到以后会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女人站在他的身边,关怀他,照顾他,为他生儿育女,白雨鹃的心就像是浓硫酸被腐蚀了一个大洞一样,痛的她想要大声喊出来,嫉妒的她要发狂。

    她什么都不怕,但是她知道这样的感情是她的一厢情愿,她怎么会舍得让她风光霁月的二哥陪她一起忍受流言蜚语。

    白薇看着白雨鹃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这位二小姐行事素来是无忌惮,现在居然还敢有这种念头。

    秦雨鸾觉得白雨鹃可悲又可恨,她将手中的香槟玫瑰斜斜插在花瓶里,声音淡漠:“你之前不是说过每天都要去礼仪老师那里上课的吗?我就不留你了,迟到总是不好的。”

    白雨鹃没有看出秦雨鸾对她的不喜,或者是看出来了又浑不在意,落在地毯上的折扇也忘了捡,就这么失魂落魄的走了。

    秦雨鸾站了起来,目光看向那柄折扇,冷冷说道:“拿去烧了,今天的话,不准透露半个字给二哥知道。”

    白薇的动作都有些同手同脚了,但还是很快的应声了,捡起扇子却又很利落,又问道:“大小姐,地毯要不要拿去烧了。”

    秦雨鸾噗嗤一声笑了:“随你吧!”

    直到秦浩熙睡醒了下来吃了晚饭,连夜赶回了南京,也不知道下午的时候白雨鹃来过,那块被换掉的地毯换上了颜色相近的,纵使观察敏锐他也没有看出来。

    秦雨鸾不知道二哥知不知道白雨鹃那微妙的心思,也许是知道的,也许是不知道的。但是不论如何,她清楚,那永远是白雨鹃的一厢情愿。

    第二天秦雨鸾醒后看最新的报纸,最后托着下巴说道:“白薇,你说报社是不是应该给我发一份工资?”

    白薇黑线,真怀疑自家大小姐是不是被打击的破罐子破摔了,终于她扭捏问道:“大小姐,您已经不生气了吗?”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