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 回家(小修)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同时,变异人那边也有了进展。经过各种严刑逼问,一个变异人终于支撑不住,道出了他所知道的全部实情。

    “omega独立组织?”夏邑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就是前阵子你去端掉的那个?”

    “恩,”默森点头,“那只是他们其中的一个规模较大的藏匿点,或者说是机甲制造基地。”

    “邪教。”夏邑恨恨道,“老子迟早一窝子端了他们。”

    夏邑一脸愤懑,默森知道这个家伙alpha大男子主义又发作了,这家伙,就算自己变成了omega,心安理得地注射着抑制剂,却还用以前的标准去衡量别人,也是够奇葩的。

    “别急,我怀疑他们打着omega独立的旗号,其实并没有那么单纯地是为了omega的自由,他们甚至接到了公然去抢未成年omega的任务,所以幕后应该还有更深的阴谋。”

    “更深的阴谋......”夏邑沉思了一会,“我听青骓说他们的藏匿点非常多,遍布在帝国各个星球,如果真是这样子,恐怕事情就难办了。”

    “变异人说他们有总基地,擒贼先擒王,击溃他们总基地,别的分部自然就自己先垮了。”

    只是总基地可不是想找就能找到的,而且这个组织他们对它可以说一概不知,甚至连对方的幕后人是谁都不知道,要调查也一时无从下手,夏邑深深地感觉到,这次的敌人,恐怕没那么容易对付。

    过了一阵子,夏邑的成绩就出来了,果然不出所料,□□分考得一团糟,不过他有元帅大人赐予的金钥匙,所以没几天他又收到了来自米斯特军校的录取通知书,这件事情算是彻底地尘埃落地下来。

    又过了几日,默森找他辞行。

    “我过几天要回总部,你入学前这段时间也没事情,可以和我一起去那边跟进ofi的进度。”

    ofi是变异人对他们组织的称呼,据说是omega自由独立的意思。

    “估计不行,我必须回家一趟。”

    原本夏邑今年就是读完了高中,要回去准备找个alpha结婚生娃了。然而因为夏邑给夏父夏母说自己想趁着还没有进入发情期出去走走,他父母对待孩子一向都是很民主的,也就答应了他休学的决定。

    可现在已经进入暑假,他出来的日子也已经够久了,他父母老早就催着他回去,甚至都用起威胁的手段,因为他也快要成年了,独自在外面是非常危险的。

    夏邑虽然对这甚至可以说未曾谋面的父母根本谈不上任何感情,但是这具身体的亲生父母,霸占了人家的身体还不替人家孝顺父母实在是说不过去。

    默森听说了他的决定之后,道,“那让亚伯跟着你去。”

    夏邑看他:“理由?”

    “那些变异人也不知道还是不是在盯着你,亚伯和你一起有个照应。”

    “我不需要别人照应。”

    “听话,”默森抬手,原本想摸他头的,不过最终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别让我担心。”

    “默森元帅,”夏邑声音没有任何情绪,却字字冰冷,“无论我变成什么人,我的内心始终是个alpha,如果您觉得我可以接受像别的omega一样,找个alpha结合生子,那还是趁早收了这个念头吧,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会让一个alpha来标记我的。”

    夏邑感觉他肩上的手指微微收紧了一下,随后又松开,默森轻声笑道:“我只是关心你,并没有别的意思。”

    “我不是三岁的小孩子。”这阵子默森各种明示暗示,他还是可以感觉出来的。

    “我也没必要骗你,”默森语气认真而严肃道,“于我而言,你是位很有天赋的将才,值得培养。我也是个alpha,所以也不可能会找个内心把自己当成alpha的omega结合,我并无这方面嗜好。”

    夏邑:......

    “所以,你不要多想。”

    夏邑:......

    “而且,你的想法都是犯罪的。”

    夏邑瞬间变了脸色,默森从来不在夏邑面前摆谱,这会儿突然威严严肃一副肃气的样子,竟让夏邑生出几分心虚。

    他其实一点都不了解默森,这个在帝*部最高的领导者之一,他曾经看到了都要肃穆敬仰的人。

    “所以元帅大人要告发我吗?”

    “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默森看他一下难看的脸色,又觉得好笑,这算是这个他的死穴所在了,不过夏邑既然不愿意亚伯跟着他,他自然有别的办法。

    “你要是不想亚伯跟着你,我也不强求,早点休息。”

    夏邑疑惑得看着默森,他一时间也猜不透默森的想法。

    这剧情走向有点不对啊。

    夏邑随便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他家并不在这个星球,这边乘飞船过去,需要两天一夜。临行那天,默森也没出现,亚伯送的他。

    “这个是元帅让我交给你的。”临登飞船时,亚伯把一个深青色的晶片递给夏邑。

    夏邑接过来,发现是青骓。

    “我就送你到这儿了,有空可要记得回来看我们。”亚伯这阵子以来已经和夏邑相当熟了,这会儿分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得到,自然有些舍不得。

    “谢谢。”夏邑想说些什么的,可好像除了这两个字,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进去吧。”亚伯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路顺风。”

    夏邑头也不回地走进去,亚伯看他那决绝的样子,摇了摇头,走出大厅,走到一辆银白色的悬浮车面前,得到允许后拉开后门坐进去。

    “如何了?”

    “东西交给他了,看他进去我就出来了,”亚伯有些犹豫道,“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