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01章 现实很骨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湛蓝的天空了无纤云,骄阳似火,整个建筑工地罩在一片腾腾热气之中,像是个巨大的蒸笼,闷热得令人实在难以忍受。

    柳翔宇正站在一架隆隆作响的搅拌机前,挥动着被阳光晒得黝黑的粗壮的胳臂,一铲接一铲地往搅拌机里抛沙石,眼光不时瞟向粘满水泥的铁斗。看到地面上积了一大堆黑乎乎的混泥土,他便停止往搅拌机里装沙石,上前一步,弯腰提过黑色塑料桶,用铁铲往里面装混泥土。

    一口气装满了好几桶后,他抬头瞧见半空中一条粗大的铁索徐徐降下,不一会儿就停在齐腰处。他一手抓住给太阳晒得发烫的铁索,一手提起装满混泥土的塑料桶往铁勾上挂,直到把安装在绳索上所有的铁勾挂满了水泥桶,他才扯开喉咙冲站在八层楼顶上的人吼了声行。只听铁索咔嚓一声,吊了数只水泥桶的铁索缓缓上升,桶子在头顶上空悠悠晃动。

    按常规这个时候可以歇息一会儿,因此柳翔宇一手撑着铁铲,仰面望着徐徐上升的吊索和水泥桶,拿右手擦了把满是汗水的脸庞,轻轻地舒了口气,感受到了一种短暂休息的轻松和愉快。但他知道这样的状态不能保持太长时间,顶多五分钟就得重新投入到劳累的工作中去,否则的话让监工老何发现了肯定得挨骂,甚至还要受到扣工资的惩罚。

    柳翔宇是个面皮薄自尊心挺强的小伙子,挨骂已经是够难受的了,扣工资那就更受不了,因为他累死累活在工地上干,就是为了钱。虽然他并不是人过分看重金钱的人,但这辛苦钱还是舍不得让人随便扣掉,更何况他现在非常非常需要钱。因此,虽说休息是件很美的事儿,但他不敢超时享受,往往不到规定时间,他就重新投入到工作中去,而且干得很卖力。

    由于天气格外炎热,又干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活儿,柳翔宇早就是汗流浃背了,身上的蓝色短袖衫都拧得出水来,那条浅灰色西装短裤也湿了大半个屁股,整个人看上去就像在水里泡过似的。尽管他感到又热又累,但依然使劲挥动着铁铲往搅拌机里装沙石和水泥,汗水滑过被阳光晒红的脸膛,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滚落在泥地里。

    这真的不是人干的活,可为了钱他不得不这么干,此刻他感觉到的不仅仅是劳累和辛苦,还有一种无法形容的苦涩和无奈。如果他是一般的民工,也许心里就不会产生这种感觉,但他是大学生,是所谓的天之骄子,有这种感觉也就不足为奇了。

    是呀,柳翔宇这家伙不仅是大学生,而且读得是省重点大学,学的专业也不错,是当时相当热门的经贸专业。可惜时运不济,一毕业就遇上了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国内经济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形势不怎么好,不少公司企业纷纷裁减人员,甚至倒闭,就连经济发达地区,也出现了某种程度的萧条。

    在这种情况下,要想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毫不夸张地说,那简直是难于上青天。因此上,尽管柳翔宇手握大学毕业证,而且具有专业上的优势,但在人才交流中心忙活了好一阵后,结果还是两手空空,什么像样的工作也没找到,心情十分沮丧和郁闷。

    其实不光是柳翔宇,他的那些大学同学境遇大都如此,不同的是他们没找到如意的工作,就回家啃老去了,可他是一个挺有骨气的人,不屑于做时兴的啃老族,认为那是有辱男子汉的尊严。再说了,就算他想放低姿态来做一回啃老族,也不具备这个条件,因为他父母是偏僻山村的老农,贫瘠的土地里刨不出几个子儿,加上小妹在县城读高中,正是花钱的时候,父母维持家计都很困难了,哪来钱供他这个已经毕业的大学生啃呀!

    更不幸的是,半年前他接到了父亲老病复发的消息,虽说父亲没重到卧床不起的地步,但也基本上丧失了劳动力,不能卖苦力挣钱了。如此一来,他不仅毫无理由学那些同学回家啃老,而且还必须找工作挣钱,替父亲承受家庭重担,尽最大的能力来解决家里的经济困难。

    说实话,柳翔宇是位有志气有抱负的年轻人,在大学也是人人夸的高材生,他当然希望能够找到与自己专业对头的工作,然后再努力奋斗,走出一片属于的天空,以实现个人的理想和追求。然而,正应了那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接连栽了几个跟斗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理想跟现实一时间能难以相融合,自己必须接受现实的残酷,改变想法另寻出路了,否则就无法为父母排忧解难。既然做不了白领,那就去做蓝领,去当民工吧。

    现在管不了什么专业什么理想,也管不了什么身份什么地位,只要有钱挣就行了。他窝在像狗窝猪圈一样的出租房里,左思右想了好半天,最后握紧拳头猛地砸了下那张破得快散架的四方桌,一咬牙把决心给下定了。接着,他就把充当午饭的那盒方便面拿开水泡了,啵啵啵一口气全吞进肚子里,连一口汤也不放过。

    尽管那段时间他大都以廉价的方便面充饥,几乎到了见方便面就恶心的地步,但他还是每次都要把它吃得精光,一口汤水都不舍得浪费,因为他身上缺钱,就是吃方便面也常常是半饥不饱。把空空如也的面盒往墙角的垃圾桶一扔,他起身寻找饭碗去了。

    几番周折,柳翔宇终于找到了份工作,尽管这份工作不怎么体面,也不能发挥他平生所学,而且还相当辛苦劳累,但它能给他带来一分收入,虽说收入不高,但可以管自己吃饱喝足,还可以给家里寄去些钱,以解燃眉之急。正因为这样,他就义无反顾地跟着那个身材中等蓄着络腮胡的包工头,从嘈杂不堪的劳动市场来到了现在所在的建筑工地,开始从事简单而又劳苦的工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