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1| 第124章 ·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134章

    锦绣晕过去的时候,还真是出乎陈、林两位宫人的意料之外,二人一时之间也都慌了神。

    毕竟若真让她们折腾锦绣太过,她们倒也不敢,只是借着锦绣行礼姿态不如云流水般流畅的缘故,硬是让锦绣的晚膳推迟了一个时辰,而在这一个时辰里,让锦绣反复练习着罢了。等到锦绣用完晚膳,她们也并未马上让锦绣回屋去歇息,而是将让锦绣一边顶着书练习走路行礼,一边说着一些训导的话……

    只不过,话这边还没说上两句,锦绣却突然身子打了两下晃,眼白一翻,给晕了过去。

    守在边上的夏芍眼疾手快,伸手抱住了锦绣,倒没让她摔在地上,哪处给磕到,但光光是锦绣晕过去这事儿,便足够让底下一众人慌了神。

    夏芍和夏竹还算冷静,二话不说便抱着锦绣放到了床上,又在陈、林两宫人没反应过来后,便遣了人出去请太医来。

    而陈、林二人等到反应过来,却已经来不及阻止。

    锦绣身为未来的燕亲王妃,自然是有资格请太医来看病,而请了太医,等于是将这事儿闹大了,传回到宫里去了,陈、林二人根本兜不住了。

    但是陈、林二人心中还抱有一丝侥幸,觉得锦绣会不会是偷懒才装病,或者说是她自己身体的缘故,与她们无关。

    若是偷懒装病,这丢的是锦绣、是夏家自己的人,若是她自己身体有缺陷,那么很有可能这桩子婚事便成不了了,她们如此也是功德一件,回宫太后指不定还会好好赏赐一番。

    若说陈、林二人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倒并不是她们在痴心妄想。

    前边也说到,这二人其实并不敢折腾锦绣太过,虽然看着严厉了一些,但强度分寸,她们还是有把握的,太后派来的人,不至于蠢笨至此,虽然陈、林二人不是太后宫里一等一得用之人,可二人也算是有些得脸的宫人,在太后宫里的时候,就专门教宫里小宫人的规矩,这事儿有的是经验。

    往日里,她们惩罚教导起小宫人,可没有像现在这般“心慈手软”,小宫人规矩做不好,连续两天没吃饭,都是常有的事情,在她们看来,对于锦绣的惩罚,还是轻了些,要知道她们也就推迟了一个时辰没让锦绣吃上饭罢了。

    可偏偏锦绣却是昏了过去,如此,二人还不得想着会不会是锦绣自己在装病。

    这边锦绣屋里刚出了事儿,柳氏和夏立齐便急匆匆的赶来了,夏立齐虽然是锦绣的父亲,可毕竟是个男的,倒是被拦在了门外,只有柳氏一个人进了屋,柳氏一进屋,便是怒气冲冲,待听得夏芍说罢缘由后,柳氏一边心疼的抹着泪一边怒声道:“两位宫人,若是锦绣无事倒也罢了,可若有事,我便是冒着被太后惩罚的后果,也一定要讨个说法。”

    言下之意,却又撕破脸皮的意思。

    陈、林二人这会儿心里却是有些惴惴不安了。

    更另她们心中惶恐的一件事情,却是崔、李两位宫人过来,带来了太医,还带了一个消息,说燕亲王听闻锦绣请了太医,也过来了,此刻就在屋外边。

    崔宫人和李宫人二人一边带着太医走入,一边语气不满道:“陈姐姐和林姐姐先时对夏小姐太过于严厉了,膳食不让小姐好好用、连晚上休息,都不让小姐好好休息,我们二人担心小姐身体吃不消,陈姐姐和林姐姐却说不用我们管。到底她们是太后派来的人,又常说是太后的吩咐,我们二人也不敢真的违背太后的吩咐,只能够眼睁睁看着小姐累到……”

    “你们二人胡说什么呢!”

    陈宫人一脸心焦惊慌,怒声开口道。这会儿她和林宫人二人已经察觉到了事情不太对劲,若是夏锦绣真的装病或者身体有毛病,那也便罢了,可若是真和他们扯上关系,她们此次却是不得善了,保不齐还得丢掉一条命,

    这会儿又听得崔、李两位宫人这般说,她们心里更加害怕,只觉得一盆一盆的脏水开始往她们身上泼了,她们下意识便想要阻止。

    而李宫人却是难得抛去了往日的温柔,只是冷笑道:“陈姐姐和林姐姐这是敢做不敢认吗,今日小姐明明已经将行礼的姿态学的很不错了,只差几分火候,我和崔姐姐都说,这学规矩反正不是马上就完了,接下来的日子多练练便是。可陈姐姐和林姐姐却是硬要不让小姐用晚膳,一定要让小姐反复练习了才算,这会儿,都已经是大晚上了,小姐本应该休息,可是陈姐姐和林姐姐仍不让小姐休息,还有之前,大晚上的,硬是吵醒小姐要小姐学规矩。我和崔姐姐有心阻止,可陈姐姐和林姐姐只说不让我们管,说小姐的身体由你们担着,如今,陈姐姐和林姐姐一句话都不承认了,我倒也想问问,这是什么道理?”

    到底都是宫里出来的人精儿,尤其崔、李二人原本又是在御前伺候着,这心机城府,哪里是陈、林二人比得了的,更何况,这事儿,也本就是陈、林二人理亏。

    这会儿虽然李宫人硬生生将陈、林二人说成了是在蹉跎、折磨着锦绣,但真让陈、林二人来反驳,他们也说不出一句的反驳话来。

    因为李宫人那话说的分毫不差,从头至尾皆是事实,只是颇有几分断章取义。

    而陈宫人哑口无言只能够呆呆站在原地,只有林宫人,张了张嘴,又是老调重弹:“我这也是为了小姐好,更何况……太后娘娘也是吩咐,让夏小姐好好学规矩。”

    林宫人这话一说出,稍稍有几分脑子的陈宫人便感觉到不妙了,这话在夏锦绣身体康健,没有出事的时候,拿出来压压倒也罢了,可是在如今的情形下,被林宫人说出口,她们未免有了拿了鸡毛当令箭之意,而太后娘娘,仿佛也有了欺负小辈的意思……

    这只能够激怒夏家人。

    果然,柳氏在听罢林宫人和陈宫人的话后,脸上甚至连愤怒的情绪,都已经懒得浮现,直接浮出了讽刺而恐怖的神色,她眼里透露着暗芒,嘴角不怒反笑,嘲讽说道:“原来两位宫人是得了太后娘娘的吩咐,正好,待会儿等太医替我们家锦绣看完了,我也想进宫一趟,两位宫人随我一道儿去吧!”

    陈宫人和林宫人,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便是完了,完全完了。

    这一下子,不管夏锦绣有木有事情,她们二人,估计都要完了,柳氏若是进了宫,不管之后太后会对于夏家是什么样的想法,可太后为了维护颜面,维护她慈善的体面,不论夏家对错,都得对夏家有个安排以安抚下夏家,最为简单的方法,便是拿她二人开刀。

    陈、林两名宫人,此时自然是吓得不轻,但柳氏说完这话,也根本没有那份闲心再对她们做什么,只是脸上露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对太医轻声道:“太医,请您快替我的女儿看看……”

    “好,夏夫人不必焦急。”

    太医倒也干脆,简单安慰过了柳氏一句后,便立刻背着行李箱走到了锦绣的床边,毕竟锦绣是女眷,还是即将嫁给燕亲王又尚未出嫁的小姐,自然不可能让太医看到颜面,夏芍也只是接过了太医递上的手枕和帕子,将床帐内锦绣的一只手捧了出来,放在了手枕上,又盖上了帕子。

    太医这才坐在了锦绣床边,手搭在帕子上,闭着眼睛开始把起了脉。

    他把了一会儿,眉头便不觉皱了起来。

    这脉象,实在是有些奇怪,瞧着无事,又仿佛有点事情。脉象虚沉、时有时无……

    这名被叫来的太医,在太医院里的资历算是比较高,在太医院里也呆了许多年,但相反,并不是说他医术就是非常高深了。

    通常而言,在太医院里呆的越久的人,比医术更高的,是他处事的一个方法。

    这名太医联想到刚刚进屋的那一场纷争,又感觉了一下手指下方的脉象,最终只是保持中立,开口简单的说道:“夏小姐身体并无太大问题,只是近段时间有些劳累伤身、加之饮食歇息不太规律,一时之间承受不住而已,夏夫人不必太担心,我给夏小姐开张补气养神的方子便可!”

    太医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自以为是两边都周全到的一番说法,却是将陈宫人和林宫人吓得实在够呛。这说法,间接便是证明了她们二人苛待夏锦绣。

    她们只是小小一个宫人,先时也不过是仗着有太后在背后撑腰才敢如此,但太后的撑腰,只限于在锦绣没出事,如今被她们闹出了事情……

    “多谢太医。”

    柳氏在听到太医的答复后,心情才微微平静了一下下。

    她冲身边的夏芍开口吩咐道:“你领太医出去,顺便,请太医与燕亲王和锦绣的父亲说一下锦绣的情况,以免他们二人担心。”

    “好,夫人放心。”

    太医笑着应了,跟着夏芍走了出去,而屋里的一群人,目光皆是担忧的看向了床上。

    陈、林两名宫人目光对视了一眼,却是在这一刻,都下意识悄悄的朝着屋外走去,门口原本还守着夏立齐与晏淮,只是,在太医走出来后,二人也都没有再守着,而是跟着太医到了一边听着太医讲述里边的情况。

    陈、林二人从里边偷偷跑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惊动到他们,二人见此,倒是连行李都不收拾了,直接跑出了勇诚伯府,跑回了宫里。

    二人自以为做的隐蔽,却不知,他们二人的所有行径,都被人看在了眼里,只是装作没看见、没点破罢了。

    一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