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4| 第124章 ·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137章

    晏淮进宫后,并没有立刻去后宫,而是到了御书房求见。

    皇帝看到晏淮的时候,脸上真是又好笑又是头疼,最后放下手中的御笔,开口道:“又是怎么了,你这是无事不登八宝殿,准又没好事来找朕。”

    “父皇英明。”

    晏淮厚着脸皮笑嘻嘻开口奉承。

    皇帝这下子,真是哭笑不得,指了指晏淮,笑道:“少给朕灌迷魂汤,说说吧,又是你家那小媳妇出了什么事情?”

    “这倒不是。”

    晏淮叹了一口气,又是一脸哀愁道:“母后奉了皇奶奶的命令,给我送了四名宫女教导人事。父皇将人收回去吧!”

    “朕怎么收回……”

    皇帝听了这话,越发有一种荒唐的感觉,他摇了摇头,冲着晏淮开口道:“早些年,你皇奶奶就和朕念叨说要给你身边送几个伺候的人,都让你给推了。正好如今你大婚,这教导人事的宫女,你如今可不能不要。”

    “不需要,我也嫌脏。”

    晏淮抿着嘴,说出了这么一句,也让皇帝差点没跳起来冲到下边好好打他一顿。

    “少给朕装傻,那些个宫女,都是冰清玉洁的处子,哪里脏了!”

    皇帝声音不觉加大。

    而晏淮对此却是一点都不紧张,只是开口道:“那她们没有经验教导我什么人事,父皇您还不如多赏赐我几本书,让我自己回家好好研究便是了。”

    “……”

    皇帝被噎了一下,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出话来反驳。最终他只能够大着嗓门开口道:“这怎么一样,你看书只能够算是纸上谈兵,书朕可以赏赐给你,人你也收着,正好把你书上看到的,好好试验一番,免得新婚之夜,伤到你家小王妃。”

    “父皇你想多了吧!”晏淮闻言面上也有几分无奈,却又大言不惭无赖道:“父皇您该相信儿臣的学习能力。”

    “咳咳……”

    皇帝这一次,却是被呛到了。

    他真想一巴掌拍死这熊孩子。

    虽然皇帝嘴上说的强硬,但最终还是心软让晏淮将人送回了宫里。

    当然,太后那边,他自己是不会去了,先时那两个奴才的事情还没过去,他虽然不怕太后,可到底也是觉得烦。既然人是皇后选了送到晏淮王府里去的,便都让皇后去处置了,皇后处理不好,后果便让晏淮自个儿担着。

    抱着这样不负责任的想法,皇帝倒是难得去了一趟许久没进过的凤仪宫,陪着皇后用了一顿午膳。

    若说皇帝过去的时候,皇后是满脸笑容的迎接,等到皇帝离开后,皇后便剩下了愁眉苦脸。

    而在当天下午,皇后又是红着眼睛走出的慈安宫,显然是在太后那边受了气。

    但可能是因着先前一事,太后也有些怕了自己那孙子,这一次倒是没有再传召晏淮到她宫里了。

    婚期选在十一月末,既避开十二月年节要开始的繁忙,又保证了在年底前,晏淮能够娶到锦绣,并且带着锦绣参加宫宴。

    锦绣的规矩学的也快,在十一月中旬的时候,崔宫人和李宫人便将能教的都教给了锦绣,当然真正要领悟好,这个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两位宫人教完规矩后,也没有立刻回宫,仍然呆在了勇诚伯府,帮着锦绣这边一块儿忙碌婚礼的事情。

    按照规矩,虽说嫁衣之类的东西,内务府都会送来,不必锦绣亲自动手去做,但锦绣要给自己的新婚丈夫,做一套衣物与荷包,这对于其他自小便被培养了德功妇容的小姐而言,自然很简单,但锦绣却是有些发愁。

    最后还是李宫人给想了办法,让她做了款式最为简单的寝衣,荷包上则绣简单的翠竹图案,这才让锦绣松了一大口气。

    但饶是这般,这桩子事情,还是绊了她好几日,直至成婚前夕,她都没有闲下工夫。

    锦绣出嫁,一般而言,女性长辈、姐妹之间关系好的、同族姐妹,都会过来添妆,就像当年夏锦瑟出嫁时候那般,虽然大房和二房关系依然闹得僵硬,柳氏、陈仪和锦绣还是过去给夏锦瑟添了妆,而一直与夏锦瑟不对盘的夏锦澜和她的母亲,也到场了。

    当然,二房和锦绣也都明白,若是锦绣真嫁个寻寻常常的人,大房三房的确是有可能干出不来添妆让双方都丢人的事情,但这种情况在如今显然并不适用。

    要数殷勤,当属大房与三房来的最早,所给添的首饰物件,也出乎意料的大方。

    安氏和王氏各给锦绣添了一支份量足足的赤金簪子,而夏锦澜,也送了一支虾须金钏子,其他的几位庶出堂姐妹,虽然送的礼物不如这三人贵重,但胜在一个心意。

    至少这一回,二房却是难得与大房三房相处的和睦,柳氏虽然心中仍有几分芥蒂,但整个过程,她还是面带微笑,让安氏与王氏不觉受宠若惊。

    夏锦瑟来的稍稍晚些,而且回来的时候,却是将她的儿子也带了回来。

    安氏瞧见立刻上去亲自抱住了夏锦瑟的儿子,开口连声道:“你怎么将宝儿也带来了,孩子这般小,也不怕带到外边不好。”

    虽然安氏嘴里这般说着,但是能够见到外孙的喜悦,还是显而易见的。

    夏锦瑟只是温文一笑,轻声说了一句:“我想着反正要回来,便将宝儿带来给娘亲看看,也沾沾五妹妹的喜气。”

    她自然不会说,她只有将孩子放在自己的身边,才能够放得下心来。毕竟这是家丑,她自然知晓不好外扬。

    夏锦瑟说完这话后,倒是没有再耽搁,连忙走到了柳氏跟前,行了一礼,而后又与屋里的人都打了招呼。

    王氏瞧着夏锦瑟这副与二房殷勤亲热的样子,又想到如今勇诚伯府三房嫡出的女儿除了她家锦澜,其他人都已经出嫁了,而且嫁的一个比一个好,就他们家锦澜,明明早就到了芳华之期,却仍没有一点子音讯,心情越发有些酸溜溜了。说出来的话里,也不觉带了一份酸味。

    “锦瑟怎么才过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夏锦瑟听到王氏的话,脸上神色未变,显然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轻声开口说了一句“三婶说笑了,五妹妹出嫁,我怎么能不过来添妆。”

    说罢此言后,她又轻笑的解释了一句:“出门的时候给耽搁了一会儿,还请二婶别见怪。”

    “你来就已经很好了,又怎么会见怪呢!”

    柳氏冲着夏锦瑟笑了笑,态度十分好。夏锦瑟也笑着点了点头,又走到了锦绣边上将手上拿着的一个长长方方的梨花木盒递上,又笑道:“五妹妹。”

    “多谢二姐姐。”

    锦绣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连忙伸手接过。

    夏锦瑟送的添妆礼,自然不可能越过自己的母亲,打开来看后,却是一对赤金红宝耳环,份量不重,但红宝石的成色瞧着,很不错。

    当然,夏锦瑟今日送什么礼物,估计都算不得什么,毕竟大头早在锦绣的生辰礼上送过了。

    锦绣将盒子关上递给丫鬟收了起来,又是笑着冲夏锦瑟轻声感谢:“多谢五姐姐,我很喜欢。”

    “喜欢便好。”

    夏锦瑟也笑了笑,倒也没有刻意与锦绣套交情,便没有再多说了。

    反而是锦绣,忍不住上下打量着夏锦瑟。

    夏锦瑟可能是刚嫁人又刚生过孩子,整个人看起来,与还未出阁时候大不相同。

    她今日做了少妇的装扮,看着钗环首饰与衣物,还有脸上素雅的妆容,虽然不漂亮,却看起来很精神,日子应该过得还不错……就是瘦了些。

    夏锦瑟并非是个轻盈的体态,在家的时候,她的身材较之家中其他的姐妹,看起来总归是丰盈了一些,未想,这嫁了人生了孩子,反而是瘦了。

    锦绣正想着关心几句的时候,却听得站在她边上自夏锦瑟来后一直沉默着的夏锦澜却是突然出口道:“二姐姐,你怎么瘦了,是嫁人后的日子有什么不如意吗?”

    “……”

    锦绣差点没给夏锦澜直白而恶意的话给噎到,这是关心人、是可以这么直接说出来的话吗?莫说夏锦瑟如今只是瘦了些,整个人神态瞧着还是不错的,便是夏锦瑟一副形容枯槁的样子,那也不能够直接这般问吧!

    锦绣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想到了上一世的这二人之间的纠葛,这一世,到了最后,夏锦瑟还是坚持嫁给了王子安,锦绣记得,当初虽然夏锦澜也去给夏锦瑟添了妆,可整个人的样子,瞧着实在是阴沉,而夏锦瑟出嫁那一日,锦绣和夏锦澜都陪在了夏锦瑟的屋子里,等到夏锦瑟出门的时候,她们身为女眷,自然不好出去,而她一转头,便瞧着夏锦澜神色狰狞、手紧握成拳僵硬的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夏锦瑟一身大红嫁衣离去。

    再到后来,夏锦瑟回门、传来怀孕的消息、生下孩子……

    锦绣都忍不住去观察夏锦澜的反应,而夏锦澜所表现出来的阴沉与在乎,显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