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6|第124章 ·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139章

    勇诚伯府与燕亲王府的距离有多远,锦绣不知道,因为她从来没有去过。

    她坐在轿子里,并未伸手打开轿帘,便听到了外边人群熙熙攘攘的声音,还有护卫维护秩序的呵斥声。

    她的脑子里也是晕晕涨涨,有一种十分恍惚的感觉,她就这么嫁给了晏淮,以后要做他的妻子了?这几乎是决定了她下半生的事情,她此刻的心情,竟然觉得分外的平静,平静的仿佛只是吃饭喝水这样的寻常事情。

    轿子慢慢移动,小小的有一点点一颠一颠的摇晃,坐着很舒服,锦绣忍不住想要靠在轿子上,不过……她头上的新娘头冠太大,好像不太方便。

    锦绣只好端正的重新坐好,她这会儿,心里真是羡慕晏淮,同样是新人,他就可以看看外边的热闹。

    锦绣在轿子里羡慕晏淮,晏淮也的确是春风得意。

    此次的婚礼,办的自然尤其盛大,不仅仅是因为皇家婚礼,内务府操办,锦绣的嫁妆也很给力,真当是十里红妆,从勇诚伯府到燕亲王府一路过去,第一抬嫁妆已经到了燕亲王府了,最后一抬嫁妆,还没有出勇诚伯府。

    若是往日里,晏淮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过于高调的人,可在与锦绣之间,他却巴不得越高调越好,恨不得昭告全天下的人,他与锦绣已经结为了夫妻,从此,生则同衾,死则同穴。

    一向对外只做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高冷的他,难得一回,脸上从头至尾都带着灿烂的笑容。他本就长得极好,如今又露出这副神色来,瞧着,实在是让人心驰神往,底下一干凑热闹的大小媳妇,瞧着都有些心醉了。

    也幸亏锦绣这会儿呆在轿中什么都瞧不见,不然估计心里又要开始酸溜溜了,这个到处沾花惹草的男人。

    轿子到了燕亲王府门口,停了下来。

    锦绣坐在轿子里,只听得轿门被轻轻踢动,然后一双手,便伸了进来,伸到了她红盖头的下方。

    锦绣眨了一下眼睛,看着这双分外熟悉的手,心里却是打起了鬼主意,故意伸手去打了一记,谁料到,她还没打下去,轿子外边手的主人仿佛已经猜到了她的鬼主意,隔了一层帘子却像长了透视眼一般,牢牢的抓住了她的手,让她不得动弹。

    锦绣小小的挣扎了一下,对方的大手却牢牢禁锢着她,力道并不大,可也让她完全挣脱不出。

    小小的促狭可以,但今日毕竟是个正经日子,锦绣也知道自己不好闹得太过,被晏淮抓住了,她也就乖乖的、慢慢的从车里走了出来,她刚刚站定,那双大掌却是松开了她,而她的手上,也被塞进了一块红绸。

    新娘进门仪式也很多,锦绣被盖了红盖头,根本看不到什么东西,心里也分外的没有安全感,还好有夏芍和夏竹二人全程陪在她身边,晏淮虽然没有像开始时一般紧紧抓着她的手,但也能够感觉得到,他就在边上看着她,那根红绸就是连着双方的维系。

    今日的婚礼,说来的确是热闹非凡,也分外的荣幸,皇上、皇后都来了。

    拜见高堂的时候,拜见高堂的时候,锦绣低头便瞧见了前方一闪而过的蟠龙靴子与描凤绣鞋。但隔了一层红盖头,锦绣依然十分淡定,反正瞧不见她。

    拜完堂,她便被送入了洞房。

    锦绣原本以为,这红盖头,该是等到晚上晏淮回来时候再掀开的,没料到,这边锦绣刚刚在新床上坐定,晏淮便迫不及待的掀开了。

    打开之后,晏淮细细打量了锦绣一眼,却是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妆花了?”

    锦绣愣了一眼,下意识便要去寻镜子。

    而晏淮却是摇了摇头,却又用自己的右手大拇指抹了一把锦绣的脸蛋,笑道:“你这脸上是擦了几层粉了,差点我还以为新娘子被调包了。”

    “乱讲,这叫喜庆。”

    锦绣没好气的白了一眼晏淮,在收拾好后,她还是瞧过自己的妆容的,虽然浓了一点,可绝对没有晏淮说的那么夸张,连人都认不出来。

    “好,喜庆喜庆,咱们家锦绣,自然是淡妆浓抹总相宜。”

    晏淮笑了起来,脸上的笑容,灿烂的灼眼。他看向锦绣的目光里,满是腻死人的宠溺与深情。

    锦绣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忍不住低头轻抿了一下嘴角。

    而晏淮却是跟小孩子表示亲热一般,偷偷握住锦绣的手捏了捏。锦绣脸上也不觉浮起了甜蜜的笑容。

    锦绣与晏淮并排坐在床上,两只藏在大大繁琐衣服之下的手,紧紧的握着。就这么安静的坐了许久后,锦绣突然轻声开口问道:“你不去前边吗?”

    “待会儿再去,咱们先喝完交杯酒,等下,你就换衣裳卸了妆容舒坦舒坦,要什么吃的喝的用的,都让夏芍去下边要,我和管家吩咐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