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7| 第124章 ·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140章

    夏芍在注意到这一名女子的时候,脚步便停了下来,而安庆自然也注意到了夏芍的异样,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不动声色的顺着夏芍的目光看了过去,而这一看,也是将他吓了一大跳。

    他是燕王府的管事,也是晏淮的亲随,自然是见到过锦绣,对于这位未来女主子相貌几乎是铭记在心,如今仔细看过去,一眼便瞧出混杂在人群中,与锦绣眉眼有几分相似的那名宫女。

    而他更加大惊失色的,却是这一位宫女,明明在不久前,也来过燕亲王府,当时她是作为皇后赏赐的四名教导人事的宫女送过来的。虽然那四名女子都各有千秋,站在一块儿看起来争奇斗艳的,可安庆当时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这一名与锦绣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女子。

    只是,当时这四名宫女运气不济,被他们家王爷退回了宫里,他还感叹了几句。

    谁料到,今日竟然又在这里见到了那名宫女。

    这倒不是安庆疏忽大意,没有仔细看过这群宫里派来的人。而是因为内务府今日派来的人很多,而他作为晏淮亲信得用之人,被派来负责正院里的一干子事物,而晏淮也是特特吩咐了他,莫让宫里派来的人到正院来。

    这群人恰好是踩在了晏淮离开的那个点过来,他赶紧拦住了,没说几句,正好夏芍便出来了。

    这名女子与锦绣长得像,先时又曾作为教导人事的宫女被赏赐到燕亲王府里过,再到如今,大婚当日,这名宫女混在人群里,出现在了正院中……

    太多的巧合夹杂在一起,便显得可疑了。更何况,便是只有一个巧合,安庆这般小心谨慎惯了的人,也不会轻易放过。

    夏芍也同样有这样一种感觉,她心思缜密惯了,对于今日之事也忍不住深想,虽然暂时未知这名宫女出现的问题,但并不妨碍她将一切事端的苗头都给掐灭了。

    夏芍原本是想自己亲自开口处置了,但是看到了安庆的目光,也明白对方是反应了过来,如此她倒也没有再开口,只是笑着道:“安管事,那您忙,我先去厨房里了!”

    “好,夏芍姑娘慢走,这边一切有我,万万不会让不相干的人,打搅了王爷与王妃今日的好日子。”

    安庆话中有深意,语气里也带着一股冷意,目光则是阴冷的看过了那名将脑袋低的不能够再低的女子。

    夏芍嘴角却露出了一抹和煦的笑容,笑着点了点头,温声笑道:“王爷与王妃,自然是最相信安管事的。”

    夏芍目光最后扫过了一眼那名女子,却是笑着离开了。

    其实仔细瞧了,便会发现,这名女子只是粗粗瞧着有几分像锦绣的眉眼,但到底是赝品,甚至不必站在一块儿比较,便能够看得出高下,形本就不过是几分相似,神则是完全不同。

    若是这名女子背后之人,是想用她来引诱燕亲王,算盘算是打错了。

    安庆在目送着夏芍离去后,眼神阴翳的落在了那名宫女,以及站在一旁的人身上,扯出一个嘲讽的神色,开口道:“既然你们在别处没事儿干,跑到了正院来,正好,我也有一处活计吩咐你们去干,都跟我过来吧!”

    安庆在说完这话后,招手吩咐了几个自己信任的小厮,吩咐着让其中两名守好正院后,他自己走在前头,亲自带着那群人,朝着正院外边走去。

    他一边走着,一边让另一名小厮垫在后边,嘴里嘲讽道:“都跟好队了,若是掉了一个,别怪我拿规矩罚你们。”

    虽然这群人是宫里过来的,可是基本上是约定成俗了的规矩,一般而言,会被派到王府来帮忙的宫人,都是没什么品级,也不是跟了什么宫中贵主的人。

    便是今日安庆在这边处置了几个,内务府也根本不会说什么。

    至于突然少了谁,届时王府只要往内务府里打声招呼,内务府的人,自然也会把事儿抹得干干净净,处置的恰恰当当,让人抓不到一丝马脚。

    宫里少个谁,那实在是连个水花都不会打起的事情。

    夏芍到小厨房里,亲自看着小厨房里的人做好一碗鸡丝面,又拌好几碟爽口的凉菜后,则是让放进了食盒里,自己拿着回了新房。

    回廊处,此时早已经没了人,安庆也不在,但夏芍并不以为意,脸上依然带着笑容推开了新房里的门。

    锦绣已经沐浴完了,身上穿了一身簇新的淡粉色绣桃花软绸寝衣躺在榻上由夏竹替她绞干头发。

    夏芍瞧见了,连忙放下了手中的食盒,也走了过去,替锦绣打理起了头发。

    锦绣看到夏芍的时候,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事儿,开口吩咐道:“王爷在外边,估计是要净顾着喝酒,也不会用什么东西,要不去厨房里先让备些清淡的吃食,待会儿王爷回来的时候,让呈上来。”

    夏芍闻言,却是笑了,轻声开口道:“奴婢方才去厨房的时候,恰好看到炉上有炖着粥,也和王妃想到一处去了,只说待会儿让粥炖好了,用小炉子温着松些过来。”

    “你总是想的这么周道。”

    锦绣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些年来,锦绣早已经习惯了夏芍与夏竹无微不至的伺候,哪一日,这二人离开了她,她估计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锦绣先时也有过这样的顾虑,还开玩笑说出来过,谁知道,这一句话,却是引得夏芍和夏竹二人连连表忠心,只道这辈子要一直伺候着锦绣。

    当然,便是这二人真的有这般想法,锦绣也不可能真的让二人这辈子孤独终老的伺候她吧!

    先时夏芍和夏竹到年纪的时候,恰好赶上柳氏身边的一群丫鬟们也要配人,锦绣倒是也和柳氏提起过说帮夏芍和夏竹二人相看婚事。

    而这二人,又是一番表忠心,并且坚决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嫁人。

    锦绣当时一想,倒也觉得,这二人是从晏淮身边出来的,又这般能干,估计是瞅不上她那边的小厮和掌柜伙计,所以也想着等到将来到燕亲王府的时候在安排这二人的归属。

    可是这一拖,没料想竟然拖了这么多年,这二人也早已经从二八少女,变成了双十之龄。

    年纪在现代不算大,在古代,却是有些超龄了,锦绣觉得自己要是再让这二人等下去,估计就要真的嫁不出去了。

    而想到了这里,锦绣倒是开口又说起了此事。

    “如今你们也回了王府了,王府里有喜欢的人,便提出来,我给你们做主了。”

    夏芍和夏竹二人闻言,却是愣了一下,停下了手,又是连连摇头道:“小姐又开玩笑了,头发已经绞的差不多了,但上边应该还有一些水汽,如今天又冷,小姐仔细不要冻着,我去拿熏炉过来熏干。”

    “转移话题的本事,果然厉害。”

    锦绣笑着摇了摇头,一脸惆怅,但想了想,还是不要去逼她们了。

    夏芍瞧着锦绣这副样子,似乎也有几分不好意思,于是便将这一摊子的事情交给了夏竹,自己去拿了熏炉过来,想了想,又是将锦绣随身带过来的几口箱子里的东西整了整,其中除了锦绣日常惯用的一些物件外,另有锦绣明日进宫请安时候要穿的衣物,还有锦绣为晏淮做的衣物与荷包。

    整理到最后,却是一本书,今早夏芍在给锦绣整理床铺的时候,无意间翻出来的一本书。

    夏芍犹豫了一下,还是偷偷红着脸将那本书摆在了锦绣的床头。

    然后等着锦绣吃饱喝足了打算躺床上去歇着的时候,恰好一眼瞧见了这本书。

    锦绣看了看放在她枕边的这本书,又看了一眼面无表情、仿佛毫不知情的替她放下床帘的夏芍和夏竹,哭笑不得,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床帘放下后,重新将那本书放入了自己的枕头底下。

    锦绣虽然有点小小的认床习惯,可这张床,十分舒服,被子松软暖和,锦绣头一沾到枕头,便沉沉的睡了过去,直到被夏芍轻轻推醒之后,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此时的新房门外,人声沸腾,仿佛是有好多人在起哄的声音,锦绣还听到了晏淮的声音。

    她愣了一下,却是一下子没了睡意坐了起来,她仿佛听见了闹洞房的字眼。

    “他们不会进来吧?”

    锦绣轻声询问着夏芍,而夏芍却是摇了摇头,轻声道:“奴婢也不敢确定,不过王爷吩咐让人将门给守住了,应该是不想让人进来。

    “那还好。”

    闹洞房闹别人的是好玩,可是变成自己被闹,那就是心塞了。

    不过为了以防外边人守不住,锦绣还是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在寝衣之上,又披了一件外衣,并且绾了绾头发后方才放心。

    而她刚刚做完这些,大门吱呀一下被打开,又是迅速吱呀的合上,而外边则是一阵喧闹声乍然响起。

    锦绣吓了一跳,连忙抬眼去看,只瞧见晏淮略有几分狼狈的从外边走了进来。

    他的新郎礼服早已经被挤得皱巴巴,连发冠也有几分歪了,身上则带着一股浓郁的酒气,不过好在脸色瞧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