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锦朝仁泰十年,云州府康平县,淮安镇杨家埠,季宅。

    季宣和头痛欲裂,浑身更是软绵绵的,使不上一点劲。

    迷迷蒙蒙中,感觉有人轻柔地给他擦身喂药。

    时醒时睡,等到身体完全被季宣和掌握之时,离最初有感觉已经过了好些天。

    季宣和有片刻的迷茫,好在经过末世的洗礼,他的心脏已经足够强大,对于一跤摔到锦朝也没什么不可以接受的。

    季宣和作为一个网络小说作者,对穿越重生之类那是一点也不陌生。

    他艰难地抬了抬头,目之所及皆是陌生摆设,古色古香,一看就不像现代的卧室。再结合原身简短的记忆,他知道他代替了死去的原主,成了另一个时空同名同姓的季宣和。

    可惜同人不同命,良好的出身没带给原身多少享受,一出生就病痛缠身,以至于小小年纪就丧了性命。

    要不是季宣和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乍一看这间正房的摆设,他指定以为他穿到了大户人家的少爷身上。

    真要说起来,原主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官宦家少爷,可惜没那个命享受。他一出生就遭亲身母亲不喜,虽没有苛待亲生长子,却一贯秉持眼不见为净的原则。

    等到后来亲弟弟季府四少爷季宣晟出生,长到两岁上,见其没有夭折之相后,大夫人再不愿见大儿子在眼前晃悠,使了手段,让季家人同意,给他娶了邵家幼年失恃的嫡出大少爷邵云辰为正君。如此还不算完,直到将季宣和分家单独立户才告一段落。

    原主如今才六岁,很多事情他都不清楚,故而具体原因季宣和无从得知。季宣和猜测,原主亲身母亲如此作为,定是他的存在妨碍了大夫人,且妨碍必不会小,这从他母亲一有了备用人选,便迫不及待将他踢出家门可见一斑。

    要知道未成亲就分家的已属少见,像季宣和这么个稚龄就单独立户的更是稀少。不过这样的事情好像并非第一桩,以前就有发生过,旁人议论一番也就过去了,并未闹得四邻皆知。

    这些是原主还在云州府季府当二少爷时,从下人碎嘴中获知。很多事情原身并不晓得具体含意,只听了一嘴。季宣和接手后,不少原主不知其意的事情都被他一一拼凑出前后原委。

    原主自出生起就身体孱弱,一年四季均需药温养着。以季府的能耐,这点药费能轻松担起。只不过原身五岁上成亲之后便搬到了杨家埠,分家时只得了在杨家埠的一个两百亩庄子和康平县的一个杂货铺子。

    比起小户人家,这点私产可说是非常丰厚,只不过对于季府而言,说是九牛一毛也不为过。

    原身就是个药罐子,常年温和的补药不断,庄子和铺子的出息几乎都花在了药费上。要不是十六岁前季府还会送来季宣和夫夫的月例银子,估计原主一家的生活将更为艰难。

    就算邵云辰和段妈妈他们精心照顾着,这次原身受了风寒,仍旧没能捱过去,被异世一抹幽魂占了身体。

    季宣和收回杂乱的思绪,还不待他有所动作,就见一个小子推门进来。这人他认识,是原主正君的小厮,长得清清秀秀,看着挺机灵的样子。

    这也是凑巧,平时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有人守在季宣和跟前。这次轮值的即墨刚好去了净房,如此短的时间想来没事,他就没叫人来替班。谁想好巧不巧,季宣和就在这个时辰悠悠转醒。

    进了内室,即墨一看到二少爷睁着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内中的冷意几欲喷薄而出,吓了他好大一跳。二少爷什么时候眼神这么狠戾?即墨有些惴惴不安,他最近没犯什么错啊。

    想是这么想,即墨却没有迟疑,干净利落地服侍季宣和半靠在床头。

    “少爷,想吃点什么?我去厨房端来。”

    “来碗粥吧,面条也行,挑最快的上。”季宣和在末世待习惯了,一时没收住气势,看吓到了即墨,在他离开之后便将气息全部收敛。

    季宅位于杨家埠西北角,就在季宣和分到的庄子边上。

    两进院子只住了季宣和夫夫和奶娘一家四口以及一个粗使丫鬟竹意和小厮即墨,整个季宅连主子带下人总共才八口人,连一进院子都塞不满。

    原身在季府时,作为大老爷的嫡长子,虽不受长辈待见,但该有的配备却一样不少。等到他被单独分出来后,伺候他的丫鬟小厮大多都另投门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