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2章 总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有翡西的将军发话,实验室的清扫工作很快便完成了,尸体和破碎的机甲零件也已经全部运走,如果不是荒原上还有被粒子炮砸出的深坑以及坍塌的副楼,没人会想到这地方发生了一场大战。

    将军知道白时等人厉害,也明白蓝苏醒后肯定要过去,只是他怕重辉丧心病狂再次动手,因此并没有把人送回皇宫或实验室,而是在附近的军营里住下,顺便调来特-种大队,等蓝醒后再一起听他的吩咐。

    蓝听他简单说完目前的情况,掰着手指,含笑眯起眼:“约书亚怎么样了?”

    “据说刚刚从治疗液里出来,”将军观察他的表情,联想一下他们殿下的腹黑程度,在心里为某人点了根蜡,说道,“身上的伤都已经被修复过,只需要再休息几天就行。”

    蓝笑眯眯地点点头,准备过去看看。

    将军就猜到会是这样,立刻去准备。

    白时这个时候正在和池左一起默默观察某两个人的最新动向。

    他们发现池海天和凤则并没有像狗血剧里描述的诸如“你竟然是我的亲生父亲?!”、“嗯,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但不管你认不认我,血缘是改变不了的,我知道以前亏欠你太多,但以后我会慢慢补偿”等等的场景,而是特别平淡。

    特别的、特别的、特别的平淡。

    就好像剪掉了感情冲突的高-潮部分,直接进入了普通的生活模式,实在太自然了。

    白时和池左准备的一大堆开导的话胎死腹中,看看这人,又看看那人,继续默默窝着。

    池海天扫他们一眼,懒得理会这两熊孩子。

    他年轻时根本没怎么谈过恋爱,后来和重辉闹翻四处躲避,更没想过要找一个人生活,本以为这辈子不会有自己的孩子,谁知道忽然冒出一个,这让他一时感到有些怪异以及少许的不知所措。

    但他毕竟经历过太多的风浪,很快便将心态调整好,坦然接受,只是可惜这个孩子的幼年和少年时期他都错过了,不过好在他们以前就认识。

    至于其他……凤则已经成年,本身足够优秀,不需要人操心,而且有自己的思考方式,再加上他们对对方的性格又都有一定了解,相处起来很容易,聊聊重辉、听听他以前的生活、说说自己的事,慢慢来吧。

    凤则自然也注意到了某两人的视线,斯文地坐在餐桌上低头吃饭,对自己的厨艺感到十分满意。

    对于这件事,他也很意外,毕竟在他的猜测中,要么他其实是被捡回家的,桑迪根本不清楚他的父母是谁,要么就是父母的死不是重辉高层干的,桑迪一直在骗他。

    结果没想到真相竟是这个。

    亲生父亲还活着,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只是……

    只是他本以为他的父母是知道他的存在的,哪怕遭遇意外双双去世,也曾共同望着培养器期待过他的降临、规划过他的未来、讨论过他的名字,而不是这种情况。

    ——哈哈哈!他是我制造的一团肉,终究会回到我的身边!

    熬过地狱般的厮杀修炼,一步一步爬到现在的位置,杀了那么多人、做了那么多事、冒过那么多陷,寻寻觅觅,费尽心机,终于是得到了结果。

    一团被制造的肉啊。

    凤则垂眼盯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慢慢放下餐具,优雅地用餐巾擦了擦嘴,看向池海天:“味道怎么样?”

    白时和池左见他们两人聊天,顿时来了精神,一眨不眨地看着。

    池海天无视旁边这两个东西,点点头:“不错,你的身体没觉得有问题?”

    “没有,”凤则自然知道他指的是实验,说道,“感觉和平时一样,其实他除了把我关着外没怎么折磨我。”

    池海天静默一下:“他以前对你怎么样?”

    “挺好的,”凤则实话实说,“他只有我一个孩子,很疼我。”

    “那就好。”

    “那什么……”白时忍了忍,没忍住,“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几人同时望着他,池海天道:“什么?”

    白时满脸认真:“桑迪搞不好从以前就暗恋你,到现在也没变。”

    池海天:“……”

    凤则:“……”

    池左:“……”

    “真的,你看他那天望着你欲语还休的小眼神,还说要让你杀。”白时说着仔细为他们分析。

    桑迪为什么曾经从自己身上取样本?不就是想当孩子的另一位亲人么?虽然后来失败,但还是想要个池海天的儿子,于是不甘心地从别处找样本继续试验,最后终于弄出了一个,一直养在身边。

    另外,老头曾说如果没有承炎,桑迪将是下一任的老大,可见基因不弱,因此桑迪要是真的单纯地想要个优秀基因的小孩,自己来就行,没必要一次次用老头的样本嘛。

    综上所述,桑迪肯定对老头有点不一样的想法!

    池海天沉默地盯着这个熊孩子,一语不发。

    白时眼神纯洁,觉得自己的推测特意有道理,犹豫一下,没敢再加一句“他爱你呀”,而是默默地和他对视。

    池海天控制着不让嘴角抽搐,懒得搭理他,对凤则说了句一会儿让六越检查一下身体,离开了饭桌。

    凤则也早已吃完,同样准备走人,却被池左叫住,看了他一眼。

    池左提醒:“他让你检查身体。”自从凤则忽然高了一辈,他就有点抗拒喊池海天爷爷了,但也做不来和白时一样喊老头,只得用“他”代替。

    凤则没意见,嗯了一声。

    白时便示意六越过去,耐心坐着等待扫描结果,却听说一切正常,不禁怔了怔。他当时在场,见过桑迪的眼神,感觉不像是骗人啊。

    他想了想,说道:“取点血试试。”

    六越听话地执行,快速分析,发现里面有某种药物,但具体是什么还不清楚。重辉在文明期的核心区域发展了那么多年,对于一些新的知识它是不知道的,但可以肯定的是没有毒。

    白时嗯了声,打算带着它去弄点实验室的资料作为参考,反正看目前的情况,他们估计会再住几天。他绕过他们向外走,在快到门口时忽然一顿,看着凤则:“你似乎还欠我一件事。”

    凤则:“……”

    池左不解:“什么意思?”

    白时道:“我决定让他陪你……”

    “这里的极光很好看,”凤则打断他,看着池左,“你看么?”

    池左自然能看出他在岔开话题,看了看白时,见阿白不准备继续说,便点点头:“看吧,今晚能看到么?”

    “能,我看了预告。”

    实验室地处极地,温度虽然低,但并不让人难以忍受。池左本以为是在楼顶或院中,结果凤则开着一架飞行器,直接将他拉到了千米开外的荒地,抬头一望,前面是一湾巨大的冰湖。

    凤则搬出两张折叠椅,与他并肩而坐,静静等着。二人基因优异,这点温度完全影响不到他们。

    夜空群星璀璨,分外迷人。

    池左坐了两秒,没话找话:“这湖有名字么?”

    “有,叫阿亦湖,以神话中的人物命名的,”凤则简单道,望着前方,“我以前训练的时候在这里游过泳,差点冻死,但他的话我一向很听,总归是为我好。”

    池左知道他是想起了桑迪,沉默一下:“你恨他么?”

    凤则神色平静:“不知道。”

    池左默然,桑迪毕竟养了凤则这么久,可以说凤则和他的感情比和池海天的要深,骤然反目成仇你死我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之前的事,”凤则忽然道,“我很抱歉。”

    池左下意识摸了摸腹部早已消失的伤口,笑着说:“没关系,反正我报复回来了。”

    凤则想起被关的时候吃的饭,也笑了笑:“你们那基地应该换个大厨。”

    “那是你爸建立的。”

    “哦,你是说你爷爷?”

    池左:“……”

    凤则欣赏地看着他的表情,只觉心情愉悦,过了几秒才问:“我查过资料,你们以前住在夫洋星的小村庄,他是机械修理师?”

    “嗯,如果你有兴趣,等这里的事处理完我带你去看看,”池左望着他,“去么?”

    凤则点点头,与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都不约而同地避开了重辉的现状,接着不知不觉说到初遇,那个时候凤则是真想宰了池左,这一点池左能感觉到,凤则不由得问:“你当时怎么想的?”

    池左吭哧吭哧犹豫两秒:“……我在想要不要负责。”

    凤则挑起眉,忍不住笑一声:“那么纯-情,你以前谈过恋爱么?”

    “没有,你呢?”

    凤则多少有点遗憾:“也没有。”

    那你还敢嘲笑我?池左沉默,片刻后才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是留在翡西还是去艾纳?会进军部么?”

    “没想好,我对那些都不太感兴趣,”凤则慢声道,“我可能会先去四处逛逛,尝尝各地的美食,看看各地的风景,试试以前没有尝试过的东西。”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