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5章 番外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73_73245两个帝国共享重辉总部的资料后,首先开启的项目便是从艾纳到翡西的跃迁站,但由于二者的主星系相距较远,因此经过多次现场勘察和研讨,最先开的是从贝尔星系到翡西主星系的点位。

    这条交通线取名为新辉线,和重辉的“重”字不同,两国都更倾向自己创造新的辉煌。跃迁站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成功建成,最近刚刚开通,为市民提供了不少便利。

    这半年里,两国对重辉的剩余势力进行了清扫,白时看过宋明渊手里的那串名单,估摸翡西被渗入的更多,万一合起伙捣乱恐怕会很麻烦,便担心地与二哥联系了一下。

    蓝在半透明的屏幕里笑得很愉悦:“哦,你说他们?我看上几个不错的,和他们聊了聊,结果让我很满意。”

    白时默默反应了两秒:“……你把他们收了?”

    “弟,你一向聪明。”

    “你就不怕他们假装投降?”

    “他们不是傻子,我也不是,骗我没那么容易,”蓝笑眯眯,“有的年轻一代是孤儿,虽然被重辉养大,但有独立的思想和看法,被扔过来后还没做过坏事,那么好的人才不用,多浪费啊。”

    白时:“……”

    白时已经不想问遇见不听话的怎么办了,他觉得自己就不应该担心他家腹黑的二哥,这人不让别人倒霉就不错了。

    蓝笑着问:“你们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白时说道。

    随着局势渐渐稳定,宋明渊和约书亚他们都不再那么忙碌,池左在最忙的时候帮了一阵,之后就去旅游了,而文拉尔的身体已经养好,其回归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当初的细节也被一一报道。

    他们那时背着造-反的罪名,根本不敢贸然露面,也不敢轻易把文拉尔交给别人,只能带他尽快走人。文拉尔伤势很重,心跳曾几度骤停,连他们都觉得要救不回来,不过好在运气不错,苍河星有天越集团的分公司,某条人鱼由于来找材料已经在这里住了半个月。

    白时联系人鱼的时候是想问问有没有办法,谁曾想竟得知这个好消息,便急忙开着机甲过去了。

    天越集团的分公司是刚刚建成的,人鱼一向是他们的重点保护对象,因此保密措施做得非常到位,他们便将人交给人鱼,费尽力气才保住文拉尔的命。

    报道播出后,身为事件中心的几人的风头更盛,白时对此早已习惯,原本没有在意,但当局势稳定他背着书包去学校瞬间被围后,深深地觉得自己太天真了。

    他最终是被学校的保安捞出来的,之后又被老师团团围住说了半天话,自此便估摸学校是去不了了。不过没关系,军部那帮人巴不得他能立刻毕业。

    如今他不用上学,偶尔去军部转转,然后帮帮大哥,日子过得自然不错。

    蓝静静听完,含笑嗯了声。

    白时忍了忍,终究还是八卦了一下:“你和约书亚怎么样了?”

    蓝笑容不变:“也挺好的。”

    “我知道你们忙,但跃迁站开通后很省时间,你不来玩玩么?”白时教育道,“异地恋什么的……就得多交流啊。”

    “改天吧。”

    白时忽然想起一件事:“机甲友谊赛是不是要开始了?”

    这个世界的科技相当发达,战争的修建工作是很快的,而且大部分星球都没被战火波及,所以很多领域都没受什么影响,联赛就是其中之一。

    蓝笑得很好看:“是吧,不过咱们都忙,友谊赛就让管委会自己弄去吧,他们都是职业选手,多多交流也是应该的。”

    白时一听便知道这人是想搞纯民间的活动,并且肯定有把握能促成,思考一下,体贴道:“二哥你说得对,这是他们的事,咱们早就不玩联赛的外人掺和有点不像话,跟作弊似的。”

    蓝笑眯眯地盯着一脸认真的某人,知道这熊孩子是有别的主意,说道:“阿白。”

    “唔。”

    “说说,想干什么?”

    “我想找时间聚聚,顺便让你和约书亚见见面,”白时诚恳道,“我是为你着想,自从他变成双s级后就特别受欢迎,追他的人一大把,你追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把他追到手,我担心你啊二哥。”

    蓝笑得更加好看:“我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哦,是么。”

    “嗯。”

    “好吧,祝你们幸福。”

    “谢谢。”

    白时道:“那今天就这样吧,不早了,有空聊,再见。”

    蓝:“……”

    蓝看着黑掉的屏幕,想起什么都没问出来,顿时哭笑不得,不过转念一想有个好厉害的大哥在,阿白哪怕暂时没主意,对方也会给他出一个,便认命地呵了一口气。

    白时切断通讯去找大哥吃晚饭,将二哥招揽人才的事简单说了说,他们这边的年轻一代虽然没有翡西多,但都挺优秀的,良禽择木而栖嘛。

    宋明渊也有这个打算,看一眼旁边的文拉尔:“人交给你吧。”

    文拉尔温柔地应声,见白时默默盯着他,笑了:“还有别的事?”

    “我在想我们要不要访问翡西帝国?”白时道,“据说两国的机甲友谊赛要开始了,趁着这个机会,咱们年轻人出访一次、增加一下感情也是可以的。”

    文拉尔柔声问:“真正的目的?”

    自从发生完这一系列的事,文拉尔痊愈后大家便坐在一起好好聊了聊,接着文拉尔和约书亚痛痛快快打了一场,几人的关系得到了明显的改善,白时并不瞒他:“我和二哥打过一个赌……”

    文拉尔笑着听完,觉得重辉事件后也是该多走动一下,点头道:“行,我来安排。”

    白时满意地望着他,觉得这人有能力也有手段,对人还很包容,真是特别靠谱,于是伸爪子拍肩:“我看好你,哪天有空请你吃饭。”

    文拉尔笑道:“饭就免了,不如你把耳朵变出来让我看看?”

    “你想都别想。”白时立刻跑到大哥身边,之前他曾经弄过一回,结果被这人按住摸了好几把,导致大哥很不开心,最后倒霉的还是他。

    宋明渊握住白时的手,简单对文拉尔打声招呼便走了。他今天并不忙,饭后没有再工作,而是拉着某人四处转了转,彼时不冷不热,晚间的风吹在脸上,直令人舒服不已。

    白时望着大哥的侧脸,只觉越看越顺眼,向他身边蹭了蹭。

    宋明渊问道:“你爸是不是要回来了?”

    白时嗯了声,他老爸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终于成功接回老妈,如今正在米尔星系的军部,最近确实要回一趟帝都。他反应一下,试探地问:“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

    白时估摸是要谈结婚的事,顿时激动,紧接着想到如果文拉尔的效率高,他们肯定要出发去翡西,这样就错过了。

    妈蛋,这是什么命?

    他立刻不开心了。

    宋明渊看他一眼:“怎么?”

    白时提醒:“咱们要去翡西。”

    宋明渊看看他,单手搂过来在额头吻了吻,带着他回到了宋家。这时刚刚入夜,二人痛快地打了几把游戏,一起迈进浴室洗澡,宋明渊从身后抱着他,扳起他的下巴吻上唇角:“阿白。”

    “嗯。”

    “耳朵弄出来。”

    白时:“……”

    妈蛋,你一定是听文拉尔的话想起这一茬了,你们这帮毛绒控,老子又不是玩具!

    他决定宁死不从。

    “阿白?”

    白时慢吞吞向外蹭,准备去睡觉。宋明渊的眼底带起少许笑意,将他拖回来按在身上,舔舔他的耳垂:“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不听话有什么后果?白时默默思考一下,最终识时务地弄了出来。宋明渊看得满意,摸了摸。

    他手上带着水,迅速打湿一小块,白时本能地动了动,毛茸茸地垂下来。

    宋明渊亲亲他,擦干净拉着他出去,抱起便放在了床上。

    白时仰头迎接他的吻,感受着火热的手在身上游走抚摸,擦出炙热的温度,只觉呼吸越来越乱,伸爪子在他胸膛摸了一把,配合地打开身体,在被进入的一瞬间忍不住喘了一声。

    “唔嗯……”

    宋明渊撬开他的牙齿将后面的声音尽数吞入口中,狠狠缠绵起来。

    强有力的攻击使得大脑炸开一层又一层烟花,白时蜷缩了脚趾,放任自己沦陷。他本以为今晚会和平时的次数一样,谁知一直折腾到下半夜某人也没放开他,简直和不听话的后果差不多。

    他深深地觉得受到了欺骗。

    宋明渊最后一次发泄出来,将彼此清理干净,满足地将人抱进怀里,缓缓亲吻他的嘴角:“阿白。”

    白时已经不知出了几层汗,迷迷糊糊嗯了声。

    “我们结婚吧。”

    “……唔。”

    “明天先去领证。”

    “……哦。”

    宋明渊垂眼看看睡着的蠢萌,捏捏毛茸茸的耳朵,凑过去在他额头印下了一个深吻。

    白时完全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直到第二天吃完早饭被大哥拉上车到了民政局的大门前,才后知后觉问出口:“干什么?”

    “领证。”

    白时被这消息砸懵了,难得有些磕巴:“领、领证?”

    “昨天不是答应我了么?”

    有么?白时默默盯着他,是什么情况下问的?你下跪了没有?该不会那个时候你还在我的身体里没出来吧?我擦那么重要的时刻!

    宋明渊的掌控欲一向很强,是不会再征求一遍他的意见的,便把这熊孩子拉了进去,接着很快见他跟上自己的速度,看看他亮晶晶的小眼神,这才问:“要问问你家人的意思么?”

    白时很豪爽:“不用,”他顿了顿,“但你得补我一个求婚。”

    宋明渊忍着笑:“好。”

    白时稍微满意,和他一起进了登记处。

    他们是今天的第一对,工作人员本想笑着说声早,结果一抬头就对上两张出色的脸,手顿时一抖。

    啊啊啊她看见了什么?男神和男神领证来了!

    她激动得声音都在颤:“你……你们好。”

    “你好。”白时坐下将通讯器打开。

    这个世界的身份卡上记录着持有人的一切信息,只要登记注册一下,他和大哥自此便是合法夫夫,相当便捷。

    整个过程没用十分钟就结束了,迈出大门后白时还有些发飘。

    宋明渊问:“在想什么?”

    白时抬头看他,虽然他们以前和结婚没什么区别,但真的领完证,心里还是会有一种异样而满足的感觉。宋明渊似乎也是同样的感受,根本不等他回答,便将他拉进怀里抱了抱。

    越修这天刚刚收拾妥当准备去上班,抬眼便见自家弟弟冲了进来,站在面前目光炯炯地望着他,他微微一怔:“怎么了?”

    “哥。”

    “嗯。”

    “我结婚了。”

    越修很快意识到什么:“你们领完证了?”

    “对!”

    “怎么不说一声?”

    “说什么呢?”白时无辜道,“我这不是特意跑过来告诉你了么?”

    越修哭笑不得,但他们都清楚这两人早晚会有这一天,并不意外,拍拍他的肩:“行了,我走了。”

    白时乖乖让开:“话说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大嫂?”

    “遇上合适的再说。”

    白时眨眨眼,想问一句发-情期的事,但他觉得还是会得不到答案,便干脆作罢,目送对方走了。

    这天去民政局的不止他们一对,何况街上有行人,因此哪怕工作人员不说,还是有别人看见了他们在民政局门口相拥的画面,领证的消息顿时传得沸沸扬扬,仅一个小时就上了头条。

    这次宋明渊没有低调,主动在个人网站上公布了这件事,引得网友纷纷祝福,于是这天中午白时来找他吃饭,他便发现这熊孩子看着特别高兴。

    白时蹭过去:“大哥,吃什么?”

    “换个称呼。”

    白时吭哧半天:“那多不好意思……”

    宋明渊一听就知道这熊孩子要喊老婆,伸手摸摸头,打断他后面的话,提醒道:“阿白,想好了再说。”

    白时道:“老婆。”

    宋明渊:“……”

    白时过瘾了,认命地望着他,心想来吧,掉节操的事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