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4章 鲁朗石锅鸡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哐当”一声,江瑾喘着粗气,一下子打翻了手边小桌上的水杯。碎裂的玻璃在与地面亲密接触时发出了不小的声响,洁白的牛奶在庭院的地面上蔓延开来,弄污了江瑾的鞋。不过江瑾显然没功夫关注这些细枝末节,他捏紧了手机,手背上青筋暴起,若不是手机外壳是用金属打造了,恐怕现在就要发出寿终正寝的吱呀声了。

    室内的佣人听到了声响,连忙出来查看,却被江瑾杀人似的目光瞪了回去。徐嫂拍拍胸口:大早上的这个样子,真是夭寿啦。想了想,她还是上楼告诉了太太一声。

    陆曼听后倒不甚在意,反正江瑾本身也不是什么好脾气,最近她自己都焦头烂额,哪有功夫去哄着他。再说了,自从上次被孙经理咬出来之后,江瑾对她的态度一直是不大好的,她现在去不是自己找不痛快么。

    轻轻吹了吹指甲上刚刚涂好的丹蔻,陆曼用眼角扫了扫徐嫂,随意的说:“知道了。”而后便专心的收拾起自己的仪容来。

    徐嫂走出房门撇了撇嘴:这有钱人家有时候她这种小市民还真是不理解,夫妻之间有这么相处的吗?再说了,听说现在这位江太太原本上位的方式就不正,果然是冲着先生的钱而不是人呢。徐嫂觉得自己真是两边不讨好,干脆窝进了自己的小厨房研究中午吃什么去了。

    徐嫂怎么想的江瑾不知道,但是自己的儿子江瑜是个什么性格他还是了解一二的,江瑜既然连那姘头的名字都说出来了,必然不是无的放矢,更何况他江瑾虽然不算绝顶聪明,但自己的儿子什么品行他清楚,绝不会为了什么所谓的家产来栽赃自己的继母。

    但男人嘛,总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头顶绿帽的,尤其这种事还是自己的孩子揭穿的,简直就是颜面扫地,比让外人撞破了更丢脸。江瑾现在恨不得冲上去掐死陆曼,但好歹理智尚存的问道:“你是如何知晓的,给我从头到尾的说一遍。”

    随着江瑜的述说,江瑾的面色却逐渐由铁青平复了下来,他凉凉的说道:“哦……看起来你是想让你老子帮你找证据啊。怎么,不是之前怀疑我也在中间插过一腿吗?”

    江瑜沉默了片刻,然后开口:“我相信你。”因为你是我的父亲。

    听到这话,江瑾此刻暴怒的心中总算有了一丝欣慰,但他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儿子都这么大了,自己也一大把年纪了,搞煽情啥的多不好。当然这种窘迫的心境是不能让儿子发现的,他只是平静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联系一下你之前放过的小助理吧——总要物尽其用不是?”

    在挂断了儿子的电话后,江瑾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江瑜觉得他要证据才能处理了陆曼?开什么玩笑,陆曼今天的一切都是他江瑾给的,想要收回来需要什么理由?或许他那个还尚且天真的儿子觉得没有证据便名不正言不顺,或者是怕他老爹背上冤枉人的罪名,可是在他看来,老子看你不爽这个理由就足够了,他江瑾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类。

    陆曼跟了他,原本就是求钱求权,这些年他可是从来没有亏待过她,谁知却养成了她如今永不知足的蛇蝎心肠。当着媒体和外人的面把自己和奇味居的关系撇的干干净净,可明眼人哪个瞧不出这根本就是她自己的手笔。陆曼这些年可当真是跟着他江瑾学了不少手段啊。

    在江瑾的眼里,女人向来是如衣服的,不喜欢了换一个便是,如果说在得到陆曼之前她还是心头的一颗朱砂痣的话,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早已变成让人厌烦的蚊子血了。所以说在知晓陆曼出轨的事情后,江瑾倒没有伤心之类的情绪,有的仅仅是作为一个男人觉得尊严受到了侮辱的愤怒罢了。只不过他的儿子求一个真相,他便配合他演好这场戏呗。

    江瑾站起身拍了拍有些皱巴巴的裤腿,目光落在了被牛奶弄污的鞋边,转身回去换衣服了。

    恰巧此刻陆曼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漂亮的眸子里眼波流转,秀挺的鼻子和性感的红唇,精致的妆容和衣着,所有的打扮都是完完全全按照他江瑾的喜好来的,若是从前江瑾可能还会觉得颇为赏心悦目,现在看来却只觉好笑。

    陆曼看到江瑾,立马笑盈盈的走上前来,不过这次她话还没开口就被江瑾打断了:“穿得这么美,怎么,要出门吗?”

    江瑾莫名的眼神让陆曼心中打了个突,不过这眼神一闪即逝,陆曼眨眨眼,发现江瑾依旧面色如常,便放下心来,笑着说道:“当然是穿给你看的啊,这身裙子是我前不久才新订做的,好看吗?”说着,还故作少女状原地转了个圈。

    老实说陆曼保养的真的很好,这样的年纪居然还真给她作出了少女的娇憨,就是不知这样的一副皮囊落在江瑾眼中又是何滋味。江瑾也颇给面子的微笑了一下:“好看。”

    陆曼登时心花怒放,江瑾已经很久没有给过她好脸色了,此时不趁热打铁挽回男人的心那简直是浪费天赐良机。这么想着,陆曼伸出丰腴白嫩的手臂挽住了江瑾的脖子,呵气如兰:“可是这么好看,你都没有帮人家亲手穿上,那……我现在希望你帮我亲手脱下来。”说着,红唇暧昧的向着江瑾的面颊擦去。

    不过这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