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5章 豆汁儿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果然陆曼在楼上只呆了一会儿便下来了。

    江瑾故作不知的说道:“奇怪了,我记得你以前去打牌之前都会好好的打扮打扮自己,怎么今个儿这么快?”

    陆曼浑身一僵,但很快恢复了正常,笑道:“这不是怕人等急了吗?那亲爱的,你下午忙起来也要注意休息哦,我先走了”语毕还给江瑾抛了一个热情的飞吻后才转过身去。

    “怎么,今天要自己开车去?居然没喊司机。”江瑾在陆曼的身后问了一句。

    陆曼回过头,妩媚一笑:“你知道人家偶尔喜欢自己开车出去溜达溜达的。”

    江瑾意味深长的笑了:“可不是吗?那你快去吧。”

    等到陆曼到达他们平日里见面的地点后,柏喻早已火急火燎的等在那里了。

    这处房产是柏喻的私产,g市是江瑾的地盘,陆曼自然不敢用自己的名字来置业的,因此每次幽会都会选择到这里来。

    今天刚一进门,柏喻就面色焦急的迎了上来:“张伟传来消息,说对方已经猜到当年的那件事和咱们有关了。”其实无论是阿婠还是江瑜,现在还都没有怀疑到柏喻和当年的那件事有关,只不过张伟在半真半假的忽悠人中为了显得事况更紧急随口把他也加了上去,谁知这却歪打正着的让柏喻乱了方寸。

    如果说当年刚刚撞人的陆曼还会有一点点愧疚藏在心底的话,经过这些年来也早就磨成了铁石心肠,甚至还嫌当年那女人没有死个干净呢。因此陆曼此刻虽然也有些惊慌——怕失去如今这样风光的生活,但却见不得柏喻这幅颇有些窝囊的样子,柳眉一竖:“慌什么慌!消息可信吗?”

    当年的柏喻,是将陆曼当作小妹妹一样疼爱的,而在这些年的相处中,这样逐渐改变的陆曼却让他开始心存畏惧,是以一听到陆曼的冷喝便有些支支吾吾的答道:“应该没问题,像张伟这样的小人应该最清楚,这船上了可就难下了,要是出了什么差池,他能落得着啥好?你觉得江瑾的儿子会大发慈悲?”

    陆曼这么多年也见过江瑾不少对付对手的手段,尤其是在发家的初期,让她颇有些不寒而栗,俗话说虎父无犬子,这江瑜在各方面真是像极了他的爸爸。联想了一下江瑾大发善心的模样,陆曼莫名的觉得有些扭曲和恶心,瞬间将这个念头抛之脑后了。

    “他们手上有证据?当初那车,你处理干净了吗?”陆曼皱皱眉看向柏喻。

    “这么多年都没被翻出来,应该没啥事吧。”说完柏喻看了陆曼的脸色,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可是曼曼,你难道心里不会不安吗?”

    陆曼斜睨了他一眼:“想说什么你就直说。”

    柏喻想了想,还是提起勇气说道:“要不你还是去自首吧曼曼,大不了我陪你一起去!”

    陆曼瞪大了眼睛,刷的一下站了起来:“你疯了吗?”

    “可是你这样的情况只是交通肇事后逃逸罢了,而且对方还没死,这也就是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罢了,总好过一直这样生活在不安中,我不想看着你……”

    “啪”的一声脆响,巴掌声打断了柏喻的话语,陆曼红着眼喘着粗气,样子可怕极了。

    她嘶吼道:“三到七年罢了?你说得容易,敢情不是要你去蹲号子呢!哪怕进去一天,我的人生也都会被毁掉!”

    柏喻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嘴唇有些发白,他颤抖的开口:“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不要你啊。大不了等出来后,我们重新开始,我这是为了你好!曼曼你乖乖听话好吗?啊?”

    许多年以前,在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每次哭鼻子闹别扭,柏喻总会用这样的语气无奈的说道:“曼曼你乖乖听话,别闹了好吗?”

    时隔多年,她又从他口中听到了这句话,可是当年的他们,却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

    陆曼的眼眶突然有些酸,狠话却是再也说不出了,她梗着脖子强硬道:“只要再熬过几年,追诉时效期限就过了,到时他们就算是找到证据起诉我也没有用了!”

    看到柏喻还欲说些什么,陆曼猛的捧住了他的头,以唇封缄。

    在逐渐升腾的喘息声中,陆曼轻轻的咬住了柏喻的耳朵,低声道:“只要咱们不露马脚,只要你当年处理得干净,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不会。”

    而与此同时,已经从j市赶来的阿婠和江瑜正和江瑾一起坐在车中,车子驶向的方向,赫然就是陆曼和柏喻的所在地。

    激情过后,陆曼慵懒的躺在柏喻的胸前画起了圈圈,曼声道:“最近江瑾因为奇味居的事情都不碰人家了,人家可是想你的紧。”

    柏喻听到这话心中当真是五味陈杂——对于现在的陆曼而言,究竟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呢?居然能毫不顾忌他的感受而提到自己和老公的床笫之私,实在让他无法理解。

    于是他沉默的一言不发。

    不过陆曼也没指望他会回答些什么,只是揪住了一颗茱萸,将头伸到了柏喻的脖颈之间,呵气如兰:“你只要和往常一样便好,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切记不可自行乱了阵脚。”

    陆曼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颈边,柏喻甚至都能感受到她的牙齿就在自己的大动脉旁一开一合,就好像一头狼一样,只要自己一个回答不慎就要扑上来撕裂他的脖颈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在得到柏喻肯定的答复后,陆曼也不想多做停留,在浴室中清理了自己后便收拾妥当准备离去。

    柏喻正欲起身,却被她用纤纤玉手给摁了下去。陆曼抚摸着柏喻脸上刚才被自己掌掴的地方,以一种颇有些心疼的语气说道:“打疼你了吧,刚才又这么操劳,你还是好好休息吧,不用送我了。再说了,若是到门口被人拍到你我总是不好的。”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