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重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夏日炎炎,四只电风扇呼呼的吹着。听说课间操被取消了,教室里趴下一片。

    外面一阵热风吹过,拂得一扇玻璃窗缓缓闭合。

    玻璃窗上浅浅的反射着阳光,晃动着照进教室。似有似无的,就在这缕阳光中,一道纤细的微光不知从哪里来,肉眼不可以看见,灵觉无从去感知。它融在这缕阳光深处,直到阳光照向墙角那名趴伏着的男生时,它才受到牵引一般倏然射下,没入那人的头顶。

    随着玻璃窗重新被人推开,上面反射的阳光也随之而去。那道微光的刹那存在,宛如游离在时光之外,自始至终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风来风往,也无人曾有察觉。

    墙角只有午轩一个人在,被阳光照到时,他微不可察的轻轻一颤。

    似是从休克的困厄中复苏,午轩头脑隐隐作痛,眼皮沉重得难以睁开,身体麻木了似的没有感觉……他的神志尚未完全清醒,感知也异常紊乱,一时间弄不清自己的状况,但多年来挣扎生存的本能却在,他警觉的维持着原本的趴伏姿态,呼吸均匀如旧……

    他模糊的听着,模糊的感知着……

    年轻的声音讨论着功课和考试成绩,谈论谁谁更受老师喜欢……周围一片安逸与平和。

    他昏昏沉沉的皱起浓眉。他现在……是在一所学校中?似乎暂时是安全的。

    但他来不及稍加放松,头脑突然剧烈的混乱起来,纷至沓来的记忆不受控制的呼啸而过——幼时、童年、少年……上山拜师、遭遇灾厄、灵根有损……刻苦修行、绘制符箓、习得法咒……报仇雪恨、夺得古符……

    支离破碎的画面在他脑海中汹涌着来回碰撞,停不下来,理之不清,拂之还乱。

    他头痛欲裂,一时间几乎忘了自己是谁。

    他咬紧牙关,皱着眉,镇定着、冷静着,竭力的回想。

    最后的记忆逐渐清晰和连贯——

    起伏的波涛,晃动的游轮,遍布的鲜血,深入骨髓和五脏六腑的剧痛……高贵的妇人一手抱着昏迷的少年,一手拿枪指着他,复杂的神情几乎带着悲恨……他靠着游轮残破的栏杆,艰难而漠然的站着。魁梧的中年男人焦急而愧疚的喊着他的名字,脸色苍白的冲过来,想要抓紧他的手臂。

    但他知道自己的生机已经枯竭,只不过依仗着修为和灵力才勉强多活几分钟罢了。他在哪里死不是个死,又何必要死在谁的怀里?他孑然一身,却也有着自己的骄傲。他无父无母,从前如此,现在如此,以后也将如此。他沉默着握紧古符,耗尽最后一丝力气,蹒跚着转身,扑向大海……

    游轮?大海?生机枯竭?

    午轩浑噩的头脑猛地划过一道亮光!

    身体的麻木感正在缓缓消散,久违的健康感觉渐渐清晰。没有剧痛,没有暗伤,没有濒死的难过!浑身通畅的血脉活力几乎是愉悦的哼着欢快歌声,充满了他的感官灵觉!

    午轩僵了刹那,心脏“砰砰砰砰”,震动得越来越紧促和激烈。

    混沌的神志也逐渐清醒,午轩压抑着激动缓缓抬起头,目光扫过眼前和周围的景象,陌生又熟悉的教室和同学让他瞳孔狠狠一缩。他的灵觉不会欺骗他,出现在他眼前的,不是幻象,不是梦境,而是现实!

    这里是他陷入灾厄前,最后待过的地方!

    他强忍着身体的颤栗,微微低下头,细致的打量自己。

    他半趴着坐在课桌前,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直板球鞋,青涩的身体稍显瘦削,却不是常年耗费精血疗伤的枯瘦。他捏了捏手臂,浅麦色的肌肤上没有半点疤痕,骨骼也不是成熟的硬朗。他的手腕上还戴着爷爷送他的十三岁生日礼物,一只崭新的多功能电子手表。

    手表上面显示着现在的日期和时间:

    2005年7月15日。

    他挣扎着活到了二十二岁,那时已经是2014年。现在却是九年前!并且,7月15日!果然是这天!他现在刚刚十三岁,刚刚读完初一,刚刚转到千树初中来读初二学前暑假班……可他记得更清楚的是,这天是他短暂一生的灾厄起点。

    曾经的这天,他的“灵觉”突然觉醒,年少的身体承受不住灵觉的冲击,疲惫的陷入昏迷。然后,闻讯赶至的爷爷将他从校内医院中接走,送他去山西的古村拜师。

    再然后,因为他资质太好,师父的义女受人挑拨,为了争夺传承而对他暗下毒手,损伤了他的修行根基……师父性情怪异,许他自己报仇。他灵根极佳,哪怕受到损伤,修行时耗时耗力且痛苦万分,但他依然能够修行出成果来!

    他隐忍,苦修,复仇!

    可是仇人容易杀死,灵根却难以复原。

    修复灵根所需要的伤药无不珍贵难寻得令人发指,可若是不能修复灵根,他无论继续修行与否,都要常年承受深入骨髓的痛楚。这痛楚不仅是感官上的难熬,更是他生机的不断枯萎——灵根受损,宛如身中慢性剧毒。所以他不得不四处寻药,陷入那视人命如草芥、泥沼般让人窒息的灵异圈中,他因伤药而行事掣肘,不得自由,无法挣脱……

    所谓灵异圈,在他看来,无非是妖魔鬼怪与稍有修为的人混在一起彼此倾轧!

    那些记忆附带着让人力竭的痛苦,清晰的浮现在他的眼前,却反过来提醒着他——

    现在,那对他而言意味着毁灭和灾难的起源还没有发生!

    而他这崭新的一世也再不必为毁身的仇恨、无边的痛楚,以及他的……生身父母所困扰了。

    是他一指点碎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