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章 都知道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午轩万事俱备,又决意已定,为长久计,他便要在可控范围内挑动许盛阳体内极夜阴胎的发作。

    恰在此时,许家有了些许风波。

    午轩虽说和许盛阳一起搬离了许家所在的居民楼,但许家人的状况午轩都是有心留意着的,这是为防有灵异圈的事故牵连到许家人身上。午轩自忖做事颇为谨慎,但也要留一手来以防万一。

    许家那些微风波刚刚升起,午轩便察觉到了,不由心中一动,此事倒也是个消除隐患的机会。

    许家的风波暗潮恰恰与许盛阳对待午轩的情意有关。

    许昭早在看出许盛阳对午轩的浓情痴恋,又听闻刘朴策的建议告诫之后,便勉强做着准备。

    许昭恼怒许盛阳喜欢男生不假,但他最担忧的却是自家弟弟和亲人的安危。

    许盛阳爱恋上的是午轩,午轩身后又有那尊强者明察秋毫,谁知君恩是雷霆还是甘露?许昭不敢轻举妄动,又因不敢全信刘朴策,不能确定最终后果如何,许昭便藏着沉沉的忧虑,不仅没有向家人透露出丝毫,反还帮助许盛阳紧紧的瞒着父母和许小清。

    后来许盛阳被那尊强者奖赏,一夜之间直升意念境界,成为可以施展符咒的修行强者。

    许昭见此,心中大石落地,确认那尊强者像刘朴策说的那样,不仅没有因许盛阳痴恋午轩而降下惩罚,反而似有欣赏鼓励之意,君恩可称甘露。

    许昭放心之余,虽还有着弟弟不能娶妻生子反要逢迎一个男人——依照刘朴策所说的话,许盛阳作为午轩这么一位被隐世强者收为准徒真传之人的炉鼎,自然是要被午轩压着双修采补,再也难振雄风的——的怪异纠结,但许昭终归打定了主意,随后慢慢向父母透露一些大有内涵的讯息。

    比如,许昭郑重的对父母说过:“盛阳是修行者,如果一直都能得到强者的青睐和栽培,修行道路上没有遇到打击挫折,就能延长许多寿命,真正超脱出凡俗之胎,达到长生久视的程度,甚至有着成为仙家人物飞天遁地的可能。但是要想得到强者青睐,只怕从此就不能停下来娶妻生子了。”

    许敬徽和周芸芝夫妻俩听得讶然,随后又都表示理解。盛阳是那尊强者选中的护卫,得传仙法,就相当于卖给仙长了,要是不求上进,反而想要娶妻生子留恋凡尘,那才是舍本就末得不偿失。

    周芸芝的确是颇为遗憾,她是慈母,半辈子都期待着儿子娶妻生子,让她早日报上孙子,但是抱孙子哪有让儿子专心修行,讨得仙长欢心,然后获得长生久视的资格来得重要?

    听到许昭的话之后,几乎没等许敬徽表态,周芸芝就道:“盛阳拜那位仙长为师父,是托了午轩的鸿福,修行来之不易,你要劝他,万事听从师命,修行延长寿命最重要,什么都比不上活得长。”

    没等许昭松一口气,周芸芝又抓着许昭的手,语重心长的道,“你也是这样。安全,健康,过得好,活得长,这才是最重要的。我和你爸都不指望你能赚军功做高官,咱们家的钱够花了,你弟弟被仙长收徒,如果以后为了长生不能娶妻生子,咱们许家的香火都要靠你延续……”

    许昭听得笑容尴尬,心里把许盛阳痛殴几顿,他就知道火会烧到他身上。

    如此这般的话,许昭都逐渐说给父母听。

    在午轩带着许盛阳外出寻宝历练,后又一起现身金雨节的时间里,许昭从刘朴策那里活学活用,又对父母说道:“修行者竞争得很激烈,哪怕有强者做后盾,如果势单力孤,有时也容易当场吃亏。为此,很多修行者都会选择合适的同道结盟,抑或是道侣,盟友一般比不上道侣可靠。”

    此前许昭为许敬徽夫妇解释过什么叫做“道侣”,也说过许盛阳要想一直得到那尊强者的青睐,怕是要始终依附在那尊强者和午轩身上,维持着隐世门派的隐秘和利益,不能再选别人当道侣。对此许敬徽夫妇也是觉得理解。

    现在,许昭说的全是实话,又全都在情在理,许敬徽夫妇对长子毫无怀疑,便依旧是深以为然的。许敬徽夫妇对灵异圈的细节自然是了解不多的,但修行者也是人,仙人圣人不也是带着仙字儿的人么?他们以社会上形形□□的人来揣度修行者,不禁为幼子担忧。

    电视直播金雨节的时候,许敬徽夫妇看着午轩从天降世,念诵清静经文,他们不禁呆了。

    不止是他们,就连许昭都心跳轰轰,刘朴策都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因为许盛阳事先给家里打过招呼,许小清连未婚夫夏千铭都叫到了家里来陪着父母一起观看午轩和许盛阳的直播演出。许小清对着电视激动的尖叫,声音高得连许敬徽夫妇都想要捂耳朵。许小清尖叫之后又激烈的愤慨:“许盛阳你个混蛋不让我们去现场,回来我要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

    午轩带许盛阳去金雨节,目的本就不是单纯的现身表演,还要牵涉到修行者之斗争。许盛阳为家人安危着想,有着种种顾虑也是自然,他虽无脑信任午轩,却委实不能让家人来拖午轩的后腿。

    周芸芝听着许小清的尖叫,脸色直发白,紧紧的盯着午轩的脚步,直到午轩走到地上,她才缓过神来,心脏砰砰的跳着,直拍胸口的埋怨道:“太危险了,太危险了!午轩这孩子,怎么能那么托大,那一根布条晃来晃去的,那得多高啊,万一,万一……盛阳也是,午轩比他小,他当哥哥的,怎么不知道劝劝午轩?”

    许敬徽却是庆幸的笑着安抚她道:“劝什么?盛阳是修行者,午轩更是仙长的准徒,身上还能没有保护措施?只不过咱们肉眼凡胎看不到罢了。嘿,还是盛阳这小子傻人有傻福,打小就知道围着午轩转,拽都拽不走。午轩是什么样的人物?现在盛阳是太子伴读,明着是保护午轩,其实始终是攀着午轩的大树,沾着午轩的光,以后午轩觉醒了灵觉成为修行者,他们更是指不定是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