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8章 坦白从宽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许盛阳以前和午轩住在享安楼六层,因为父母兄姐都在五层住着,许盛阳无论是回到家里还是上去六层,一直都警觉得很,生怕被亲人察觉到他暗恋午轩,尤其家里还住着刘朴策这个意念境界的修行者。可以说许盛阳以前是时时刻刻都在提心吊胆,把他那点演技超常发挥,防范得十分严密。

    如今和午轩一起住在靠近城郊的私人别墅里,远离了父母兄姐和那个性格八卦的刘军医,许盛阳窃喜欢腾,享受着珍贵的二人世界,满头满脑都是午轩和修行,无形中就松懈了许多。

    在许盛阳眼中,午轩既单纯又迟钝,只要他自我催眠似的按捺住心里狂热激动的情愫,别动不动就对着午轩一柱擎天,午轩绝难发现他的异样情感。可以时时刻刻贴身照顾午轩了,给午轩做饭,给午轩洗衣服,给午轩收拾床铺叠衣叠被,跟午轩双双修行,出入也是成双成对……小生活真滋润!

    许敬徽打电话叫许盛阳的时候,许盛阳正想要给自己一点甜头。

    许盛阳此前三个多月一直都堪称是苦修,同时也苦忍着没敢跟午轩的身体肌肤进行亲密接触——意思是没敢偷偷吃午轩豆腐。这么长时间下来,有水墨洞天的三倍和禅印菩提的二十倍延缓时间,更有午轩的亲自悉心指导,许盛阳的修为终于达到意念境界的巅峰。

    剩下的只是打磨淬炼的功夫,淬炼圆满之后,许盛阳就能冲击出窍境界的瓶颈。

    午轩叮嘱他急不得,意念巅峰的淬炼要缓缓图之,以求圆满无瑕,不如适当放缓一些修行节奏。

    许盛阳点头答应,一时冲动,严肃的提出要帮午轩按摩,美其名曰:“以前都是你帮我,现在我学会了按摩手法,灵力也还充足,你赚取那么多禅印菩提给我用,哥总得尽量犒劳犒劳你。”

    午轩看他一眼,沉默,但没有拒绝。

    许盛阳看出他的默许,心头一跳,双眼一亮,苦忍的情愫陡然有了沸腾的征兆,赶紧在落地窗前铺下厚厚的羊毛毯,拿来葫芦娃抱枕横放一端,请午轩趴在羊毛毯上。

    午轩便换上睡衣睡裤,趴在羊毛毯上晒着太阳,闭着眼睛休息。

    午轩本是想趁着许家发现许盛阳的小心思,暗中挑起许盛阳体内的极夜阴胎,然后抓住最适合的时机跟许盛阳摊开,现在看来,或许不需要等到那个时候?二货要给他按摩……

    许盛阳按摩着午轩的双肩和脊背,幸福得满脸通红,心湖底直冒泡。午轩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典型,身体颀长,宽肩窄腰,肌肉流畅,结实有力,穿着单薄柔软的睡衣睡裤,许盛阳隔着那层布料,只觉手下是坚韧的暖玉,韧劲儿十足,让人想起慵懒的龙虎。

    许盛阳鼻端发痒,仿佛能闻到午轩独特的清新味道。

    午轩用灵觉扫看着许盛阳,果然……血脉贲张,那物狰狞。午轩默然无语,这二货是把他当真木头疙瘩了?按摩按得像是乱摸,明摆着吃他豆腐,腿间那物硬成这样,还当他不会察觉?

    许盛阳正自懊恼。他口干舌燥时陡然惊醒,瞄了一眼自己的双腿之间,虽然事先有着准备,穿着紧身内裤,但狰狞得厉害,还是能看出来那里的异状。他忐忑不已:糟糕糟糕,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小日子过得太美,竟然大意了,怎么敢给午轩按摩?极夜阴胎再要发作,可就乐极生悲了……

    手机铃声一响,许盛阳逃也似的跳了起来,洒然不羁的笑道:“今天就到这里吧!”生怕午轩察觉到他的异状导致“误会”,还豪迈的说,“午轩你皮肤真滑,跟小姑娘似的,哥都差点有感觉了!”

    午轩脸色一黑。显化巅峰的修行者,身体无漏,如晶如玉,哪个不是肌肤光滑?灵觉往许盛阳身上一扫,想起以前帮许盛阳做全身按摩时的感觉:肌肉紧绷,块头适中,坚韧光滑,手感极佳。

    午轩那时内心无暇,现在看过那么多资料,经历过那些心理历程,回头再想,竟感觉一丝微妙。他不由细细打量许盛阳的身体,肌理轮廓鲜明,蕴含着可观的爆发力,筋骨肌肉的比例可称完美。

    许盛阳听着电话里老爸的声音,分心瞄着午轩,没听出来老爸的情绪,随意的应着:“哦,好,我这就过去……我这里也能买到,爸你下次别让老妈买那么多,我还得过去拿,多麻烦啊。”

    挂断电话,许盛阳仔细看了看午轩神情,见午轩似乎睡意正浓,便放轻声音报备了一声,随后暗暗庆幸着出门去了。同时警告自己不能再马虎大意,常在河边站难免会湿鞋,谨慎才能以防万一!

    到了许家,许小清开门,面无表情的冷冷盯他一眼,让他进来,又把门倒锁上。

    许盛阳莫名其妙,一龇牙:“我又惹你了?”跑进客厅,叫道,“妈,我回来了!”

    许小清一抬手,扭向他的耳朵。

    许盛阳微微侧头躲过,皱眉不悦道:“男女授受不亲,说过多少回了?”他已经被午轩签下契约证书了,可不能给别人碰,亲姐姐也不行。

    许小清冷哼一声:“跟我去书房,老爸有话要问你。”

    许盛阳见惯了她的嚣张跋扈,也不以为意,越过她就向书房跑:“不用你带,我自己去。”

    跑到书房,一开门,书房里,许敬徽、周芸芝、许昭,三人都在,同时看向他,神情各异。

    许盛阳心头莫名咯噔一下,笑道:“爸,妈,有啥事儿?”他走向一旁的沙发。

    “你喜欢上午轩了?”许敬徽当头一棒。

    “啊?”许盛阳头脑一蒙,站住不动,脸色煞白。

    不打自招,显而易见了。

    许敬徽即便早就知道,现在完全确认,还是气得脸色铁青:“混账。”

    许昭暗暗一叹,沉默不语。

    周芸芝眼圈儿一涩,恨其不争的道:“午轩是好,谁都喜欢,可你,你也不能是那种喜欢啊。你现在是修行者,要一心修行,才好有进展,才能活得长,午轩的师父没有责怪你,可你要自爱啊!”

    许盛阳头脑空白了片刻,呆呆的低下头,脸色苍白得看不出血色。

    许小清跟着进门,本是冷眼看他,这时却是痛惜得难受。自家弟弟,喜欢上午轩那种看似时常能见,实则高不可攀的人物,她怎会不理解许盛阳的心情?自惭形秽,自卑自抑,不外如是。

    许敬徽沉声问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许盛阳僵硬的站着,傻傻的不知怎么回应。

    许小清拉着许盛阳坐到沙发上,轻声对许敬徽道:“爸,你让小弟缓一缓,先别吓他。”

    许敬徽深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周芸芝起身坐到许盛阳旁边,抓住许盛阳的手,触手只觉僵硬冰凉,她吓了一跳,见许盛阳深深低头,神情呆愣,她不由心中一揪,眼泪掉了下来,什么责备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好一会儿,谁都没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