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章 所谓手Y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许盛阳被午轩领回去之后,很快就没了羞涩不安,只剩满腔甜蜜憧憬。他在水墨洞天里耗费不少精力小心翼翼的雕刻了一小尊双人玉像。他没有什么玉雕技巧,对照书本现学现卖也不够用的,好在他有灵觉辅助,又被午轩教导过基本的炼器绘符知识,雕刻出来的玉像也堪称惟妙惟肖。

    玉像有一尺多高,是午轩站在床边低头闭目亲吻,许盛阳盘坐仰头不敢置信的狂喜承受的一幕。

    许盛阳此时柔情似海,将那被他烙印在心底最深处的一幕表现在玉雕上面,技巧虽不炉火纯青,整体看去却蕴含着别样的灵性,隐约间一腔情意尽显无遗。

    许盛阳将玉像给午轩看,午轩说“好”,许盛阳便欢喜的把玉像摆在石桌上。

    玉像底座边雕刻着两行小字:2006年5月9日,午轩接受我。我爱午轩,我们会长长久久。

    此时正是初二临近期末考试,初三即将来临的时候,距离他们重逢只不过一年时间。许盛阳接续了幼时的懵懂纯情,情意升华,赤诚卑微却蓬勃不休,他毫无迟疑的一路走过来,走到春暖花开。

    被午轩搂着入睡时,许盛阳有时真的会做梦都幸福得笑醒。

    初三是学习非常紧迫的阶段,繁重的学业让无数学生苦不堪言,但对修行者来说——灵觉一扫,加深记忆,小菜一碟,博闻强记,简直不能更容易!偶尔不会,也能随时借鉴其他同学的答案嘛。

    初三没开始多久,许盛阳突破意念巅峰的境界瓶颈,晋升到了出窍境界。

    其间耗费的禅印菩提数量,多得让许盛阳心疼肉跳直皱浓眉。

    “午轩,留着它们给你自己用吧,哥修行得已经很快了,洞天有三倍时间嘛,灵气也够用。”

    许盛阳抱着午轩低沉款款的劝说。

    许盛阳虽然想要尽快修行强大,但是午轩好不容易赚来的禅印菩提,他花费得也太多了,他都没去赚六色甘露,只靠午轩养着,他很脸红羞耻。当然,脸红和心疼是真的,趁机抱抱午轩也是真的。午轩没有与他进行零距离深入探讨的倾向,许盛阳心里痒痒,只能抓住一切机会与午轩亲亲密密。

    午轩由着他拥抱,只说:“放心,愿力一月一茬,足够你我使用了。灵异圈风雨将至,尽快提升修行才是最要紧的,我耗用的禅印菩提可比你多得多。”过了会儿,许盛阳还抱着他不松,扭扭捏捏吱吱唔唔的说着话,午轩暗觉好笑,抬手拍拍他的脊背,淡淡的问他,“说吧,想要什么?”

    许盛阳小心翼翼的不让裤裆蹭到午轩,面红耳赤的咧嘴低笑:“午轩,你知道我一靠近你就很容易有反应。男人嘛,面对爱人,有性冲动是很正常的,对吧?我就是顾虑着,你说,我这样,极夜阴胎会不会突然发作?在家里还好些,要是在外面,比如正在上课,我一忍不住,那可不尴尬吗?”

    午轩灵觉扫过他那勃发的东西,嘴角一翘,说道:“你一直没有消极情绪,单纯的*不会引动极夜阴胎,放心吧。”心道极夜阴胎选择这家伙做为依附,可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午轩自从与许盛阳把话摊开,许盛阳就没有不开心的时候,就算是看书读报看到令人义愤填膺的事情,许盛阳也是斗志昂扬热血澎湃。极夜阴胎被他的乐观情绪这把反刃剑压着,哪有出头之日?

    许盛阳隐含失望的“哦”了声,不说话了,一双手掌在午轩脊背上悄悄的摸来摸去。

    午轩随手揽着他的腰,见他情-欲缠身,想想也不必太过憋着他。除却床上最后一步对午轩而言还有点尴尬所以暂不去想之外,单纯动动手对午轩而言还是没有难度的。午轩沉吟一下,直接问他:“你如果想发泄出来,作为你的道侣,我有义务帮你疏导*。那么,我帮你手-淫一次?”

    手、手-淫?许盛阳僵了一下,面皮刷的红透,心跳“砰砰砰砰”激烈如鼓,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的,尤其小腹被他绷出了棱角分明的八块肌,均匀两排,如同田垄,小腹上面是两块厚实平滑的高原。

    他这副模样全都在午轩的灵觉扫看之下,纤毫不漏。

    午轩便觉得,这二货的身体好像越来越养眼了。

    许盛阳不知为何,脑中闪过的画面是年初极夜阴胎发作时他自渎的模样,不过他狼狈自渎时的手指换成了午轩的……许盛阳瞬间回神,臊得厉害,却不知是过度紧张还是怎的,竟呐呐的没有说话。

    午轩眉头一挑,道:“不要?那就算了。”便松开揽着许盛阳后腰的手臂。

    许盛阳忙道:“要。”他刹那间抛开所有的害臊,不正是他渴望的吗?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啊,男人嘛,要坦荡有担当!必须的!他如此想着,结结巴巴的脱口而出的问,“午轩,我,我先去浴室灌洗?”他脑中还是那个画面,面对成为他爱人的午轩,他早已毫无遮掩,竟下意识的说了出来。

    午轩怔了一下,灵觉扫过他那根钢管,只觉风中凌乱:手-淫还要灌洗?怎么灌?

    再看许盛阳臊红的脸庞和黑亮而包含情-欲的双眸,午轩猛地心有灵犀似的想到年初那副浴室帅男自渎画面,便即明白过来,心头略过一丝类似难为情的怪异感觉,却没什么反感。

    “哦。”午轩不动声色,拍拍许盛阳绷紧的结实臀-部,淡淡笑着,“也好,你去灌洗吧。”

    便把许盛阳扔出了水墨洞天。

    “这二货,满脑子里都是什么?”

    午轩低叹一声,灵觉却发现自己脸上微带笑意。笑意顿时散去,都是被那二货给熏染的。

    当晚,午轩履行某项道侣责任,依照某种教程给许盛阳疏导*。

    浴室里只有许盛阳闷声的压抑粗喘。

    许盛阳后知后觉的明白了午轩说的“手-淫”是多么单纯的意思,跪趴在浴缸里时臊得埋头在双臂间不敢抬脸。午轩却是表现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