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3章 成年-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午轩以几乎超越显化巅峰的道行,催使异宝乾坤八卦瓶,全力施为,念出昧光尊者的名号。

    昧光尊者正被迫加重灵力催使金黄拂尘,刚要分心取出一柄烈风奇晶剑,突听敌方唤他名号,他明知不妥,脑中也陡然传来符深延和姚文康的大喝提醒,却还是头脑昏沉一瞬,张口道:“嗯?”

    昧光尊者刚一应声,乾坤八卦瓶中忽地闪出一道清濛光华,开始铜钱粗细,迎风便涨大到两三丈,快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射出,在昧光尊者昏沉的那一瞬间将之连同拂尘宝物一起罩住包裹起来。

    不待昧光尊者挣扎回神,清光便携裹着他收缩而回,没入乾坤八卦瓶中。

    这时符深延和姚文康的喝斥才堪堪响起:

    “玄央道人何敢在我面前逞凶!”

    “敢收我昧光道友!”

    符深延和姚文康想要救助都没来得及,更别说还有苏庄驰和霞妃对他们的出手拦截。

    玄央道人收了昧光尊者,左手托着乾坤八卦瓶,催使乾坤八卦瓶将昧光尊者重重封印住,右手持着四火五禽扇,看向姚文康,淡淡的道:“姚文康姚道友,我与南山门苏道友乃是故交旧友,向来知他怜悯弱小公正待人,有他作证,我便信这水音门没有行恶作孽。便是苏道友不发话,今日,我也必要护持水音门满门上下安危,姚道友何必仗势欺人咄咄相逼?”

    姚文康喝道:“你先放出昧光尊者再说!你收我道友,反让我言和,谁才是仗势欺人?”

    玄央道人也不动怒,说道:“姚道友杀性虽重,每逢杀人,却还会用个堂皇的名号,灭人门派家族,也美其名曰不会斩草除根,倒是会把那些仇敌幼儿收为奴仆劳役。你若说弱肉强食,我也不与你反驳,公道自在人心,我今日本没打算动你。但这昧光尊者动辄杀人,毫无人性,无辜损在他手里的修行者和凡俗不知几许,姚道友今日莫非连冠冕堂皇的表面功夫都不做了,誓要保这昧光尊者?”

    姚文康心中一凛,听出了他平淡却强硬的话外音,却不露怯,脸上泛着冷笑,频频看向他掌中的乾坤八卦瓶和四火五禽扇,暗中与符深延传音:“符道友,你我合力,击杀这玄央道人如何?”

    玄央道人站着不动,平静的看着姚文康和符深延,双眸宁静,隐有清光,仿佛能够洞悉人心。

    姚文康被他眼中清光一看,没来由的更加警惕起来,不禁警醒发寒,虽然极想趁机发难夺了宝瓶,却又暗想:合力时符深延会不会尽全力?苏庄驰和霞妃二贼必会出手,玄央道人这贼道若是唤我名头,我可能抵挡得住?昧光尊者的实力不弱于我多少……

    符深延也是如此想着。当日符深延亲眼看到玄央道人的徒儿将郑夏龙收去,那时他就顾忌得很,现在越发不敢轻举妄动了。他连姚文康的传音都没有回应,心道:只怕还是低估了这玄央道人。

    他们都是如此,暮云城等强者哪个不是心惊?

    便是苏庄驰都暗叹玄央道人家底深厚。

    霞妃更深一步,瞄着玄央道人暗想:不愧是个老怪,只怕已是触摸到神人境界的门槛了吧?

    玄央道人只收了昧光尊者,没有继续动手的意向,眼看姚文康面容阴鸷却眼含退意,他也不为已甚,免得白涛殿落没后闹得南海波澜大起而引动神人推算,便道:“我今日护住水音门,还请姚道友看我薄面,不要继续打压才好。”话外音自然是:否则打我脸面,我必不干休。

    姚文康嘿嘿冷笑两声,再不提昧光尊者,正想说些别的,暮云城几位强者却得了苏庄驰的传音,彼此商议已定之下,纷纷站出来做个和事佬。昧光尊者以前横行无忌,在暮云城中任谁都要给些脸面,今日却被玄央道人轻轻松松收入瓶中,他们怎敢与玄央道人摆明了敌对?

    玄央道人这种绝顶强者,不是谁都能招惹得起的。

    再说暮云城一家独大了几十年,也该有个破局的切入点了。

    在场众人都是各自门派家族的大佬,合力劝说之下,姚文康气得肺疼,却着实不敢再强硬下去,只能踩了这个台阶,冷冷的扫了水沧郎一眼,看也不看玄央道人,一句话都没再说,转身化光而去。

    符深延深深看了玄央道人一眼,也默然离去。

    午轩收了昧光尊者,此事不小,却也不算过大,至少没有大到会惊动神人的地步。经此一事,玄央道人的名号越发坐定了神人之下第一灵师的名头,也让那些觊觎龙窟岛的人慌忙收敛了心思。

    如此一来,无论是世俗中还是灵异圈里,午轩都维持住了自己身周的保护-伞。

    灵异圈笼罩着世俗圈,世俗圈既为午轩提供愿力,又以世间的规则保护着午轩。午轩以此保住自己想要的平淡和安宁,不受其它任何搅扰。表面上看,他是低调得很,除了习武上学这种平常生活之外,他没有任何异于常人的地方。实际上他一直都是把绝大部分心神都用在了修行上。

    禅印菩提被他用得接连不断,毫不可惜。

    一切都以晋升后四层境界为首要之重!

    能够晋升为神人的话,他想要什么不是手到擒来?不能晋升神人的话,他连想要平淡和安宁都有些威胁,必须费尽心机的化身出来,时不时的露面行走以便维持。若说他最初的隐居念头,最初想要不被灵异圈牵扯到的想法,那更是只有晋升神人才有可能。

    只有晋升神人,才能跳到灵异圈之上,做那下棋的人,而不会在灵异圈风暴中被当作棋子。

    ……

    一切风平浪静。

    及至高二结束,暑假再次开始,诸多禅印菩提的二十倍时光、水墨洞天的三倍时光,两厢交错着算起来,午轩已经在显化巅峰上花费了相当于十七年的时间磨砺、感悟,反复咀嚼,深入修行。

    此时,用许盛阳的话说,午轩是虚岁十八,勉强算是成-年了。

    最近,许盛阳时不时的在午轩跟前健身打拳,笑说自己都虚岁二十了,还是“处男”嘞。

    初二初三,高一高二,半年多的暗恋,三年半的光明正大的痴恋,许盛阳对午轩用情深到极点,身魂沦陷无以自拔。而午轩对待他好是极好,却始终没有与他进行最后一步,哪怕帮他疏导*,午轩也一直只是用手,没有真个与他和合要了他的身体。

    午轩的修行日积月累,日新月异,在水墨洞天中未加掩饰,周身的意境越来越显得飘渺超然。

    许盛阳看在眼中,因爱故生忧,因爱故生怖,逐渐又有些微妙的不安。不安也不好明说,只能稍加暗示。许盛阳至今都觉得午轩能接受他就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