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归故乡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西平镇到了,到西平镇的人快点下车了啊。”

    面包车停在西平镇外面的一个水泥路口,中年女售票员提高声音通知到站的人赶紧下车。

    “不到镇子里面的车站吗?”司机后面靠窗的位置,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不进去了,就在这里下车。”那售票员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就在这里下车了。”前面的司机也扯着大嗓子这么喊了一句。

    那年轻女子没吱声,提起座位旁边的拉杆箱,拎着这个大箱子从车上下去,在她的身后,那辆面包车很快就关上车门,绝尘而去。

    烈日当空,这名年轻女子拖着箱子沿着水泥路行走,一边走,她一边还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手机,翻开通讯录,从里面找了一个号码出来,大拇指轻轻一按手机上的绿色按钮,电话就拨了过去。

    “喂,公交公司吗?”

    “我投诉。”

    “对,我刚刚从xx坐车到西平镇,车子没有进站就叫我下车了。”

    “没有误会,我问过的,他们说不去。”

    “车牌号是……”

    “司机工作牌……”

    “好的,没有关系。”

    挂上电话,侯春玲咧嘴笑了笑,没到地方就被赶下车的郁闷顿时就消去了不少。

    她独自一个人拖着拉杆箱从省道下来,沿着一条不宽不窄的水泥道往镇子里走。

    刚刚她之所以没有和车上的司机和售票员据理力争,是因为自己一个人势单力薄,起了争执也不一定能讨到好,要是被人不干不净给骂了,那也是白骂,一个单身女子出门,总是比较容易吃亏的。

    这种事在他们这边很常见,侯春玲也因为从前就遇到过几回,在一次偶然得知这趟车还有投诉电话的时候,她才会把这个号码给记了下来,并且一直没删掉。

    听说他们这公司是几个人合股,要是有哪个司机被投诉了,等到了月底,这个司机的分红就要被扣。

    虽然这么做对侯春玲也没什么好处,但是她解恨啊,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心里有气就不能憋着,憋来憋去,憋到哪一天自己突然“吧唧”一声挂了,那一肚子气岂不是要带到棺材里?

    七月初的正午太阳正大,侯春玲的心情却是舒爽的,她拖着拉杆箱走在不宽不窄的水泥路上,水泥路的左边是斜坡,上面长着许多野草,右边是稻田,这时节,田里的稻子已经长得十分茂盛了。

    前方不远处,就可以看到镇子里的楼房了,这些年经济发展快,就算是他们这个山区小镇,也盖起了许多新楼房。

    对于这个小镇,侯春玲心里的感情是复杂的。年少时候,她最大的心愿就是离开这里,去看看外面的海阔天空,去过自由的生活。

    等到后来她终于走出去了,不知为何却又常常会想起这个镇子,面对大城市的生活节奏快,职场竞争激烈,每当疲惫不堪的时候,她常常就会想要回来,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故土难离吧。

    这一次不年不节的,她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又回来了。

    沿着这条水泥路上走了五六分钟,终于有一辆三轮车拉着一个客人前往前面那个居民区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在大太阳底下行走的侯春玲,客人下车后,三轮车就往她那边开过去了。

    “去哪儿,坐车不?”

    “去朝阳路。”侯春玲难得没问价格,直接就拎着拉杆箱上车坐好。

    前面那司机刚刚见她拖着这么大一个箱子,还打算下去帮她提一提,没想到这姑娘自己拎着就上去了。

    “你这是刚从学校回来的吧?”路上,那开三轮车的跟侯春玲搭讪。

    “没,早毕业了。”侯春玲笑道。她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被人说是个学生,心里觉得很高兴的,虽然这个开三轮车的很有可能是故意这么说的。

    “看不出来,已经参加工作了啊,怎么在这时候回来?”

    “天热不想上班,烦得很,把老板给炒了。”

    “哎,上班是烦,我也不爱上班,还是开三轮车自由,就是赚得少。”

    “怎么不去县城啊?那边人多,开三轮车来钱快。”

    “那可不是我想去就能去的,他们划了地盘的,弄不好还得挨打,说不定连车子都给你砸了。”

    “瞎!那么吓人,谁还敢坐车啊……”

    两人一路说着,没一会儿就到侯春玲他们家了,侯春玲拎着拉杆箱下车,递给开三轮车的十块钱,那位大哥给她找了七块。

    掏出钥匙开门进屋,家里空荡荡的,家具上地面上都蒙着一层灰,她爹妈在县城那边卖奶茶热狗那些东西,她哥在市里干活,她姐在县城上班,平时大家都不怎么回来。

    侯春玲把拉杆箱先放在楼下,拿了几件衣服上楼,打算先去二楼卫生间冲个凉,这大热天的,坐了大半天的车子,身上的味道并不好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