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5|9.0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香胰子好用,不管是洗衣服还是洗手洗脸洗澡都能用,仅仅这一项,生意就非常的红火,如今加上这些新奇的妆品,越来越多的人相求惠儿,贾澜心中的考虑就越多,女儿家大了自是要成亲的,一直留着容易结仇,惠儿在贾澜心中的意义不一般,贾澜也不是真正只有十岁的孩子,还是叫过惠儿跟她来商量,甚至还拜托了五皇子妃,虽然惠儿嫁人离开,贾澜身边会很不方便,但是贾澜自是不会因此耽误她。

    惠儿若是一般的丫头,五皇子妃随便给她配个侍卫管事都无所谓,但是贾澜亲口所托,还提出要求家是清白,为人诚恳,有责任有上进心,长相也要不差的,更重要是的是,贾澜希望男方最好承诺不要纳妾,不会在意惠儿丫头的身份,真心看重她……

    五皇子妃接到贾澜的嘱托,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想说什么,但看着贾澜一脸的稚嫩懵懂还有认真,就不知说什么了。她得了五皇子的意思,那就是要将贾澜当成自家妹妹一般教养。五皇子透露了八皇子不喜跟人接触的事情,好不容易接受了贾澜,以后怎样还很难说,所以让五皇子妃好好教导她。五皇子虽然年纪也不大,但却是将八皇子带大的,因此兄弟二人的感情非比寻常,五皇子专门嘱托,新婚燕尔,王氏自是不愿违背。之前贾澜让自己帮忙管理胭脂铺子还是其他,得利的都是五皇子,这个情五皇子也是一直记着,因此虽然对惠儿的事情有些为难,但还是咬牙应承了下来,心里决定实在不行就让父亲在族人中挑出一个家事浅薄有上进心的。

    “也不知道皇上什么意思?难道八皇子以后就住在护国寺了?”惠儿对君泽暄奉旨清修的事情很不理解,八皇子在她眼里跟自家小姐一样还都是小孩,可两个小孩不仅被指了婚,还被弄到寺庙,这难道是皇上要八皇子出家么?

    “无需多言,父皇总有自己的意思。”贾澜心中也很是无奈,她对隆昌帝的印象本就一般,现在更差,说是疼爱君泽暄,可这么多年对君泽暄也没见得有多上心跟在意。三公主娇纵多年,也未见有诸多约束,甚至害了人命,也没见有多上心。太子自幼身体有疾,根本不堪储君之位,但却依旧封了太子,态度依旧平平,却还是让君泽暄挂了替太子祈福的名义住在护国寺,虽轻易不能出寺,但却日日有信件给贾澜,两人一来一往,倒也并不生疏。对五皇子莫名的漠视……对皇子皇女的学业很看重,却并不禁止他们私下的敌视,甚至是漠视这一切,只要不闹到明面上,他似乎都不在意。看似掌控一切,却似乎并没有掌握太多……政事上也没有太多建树……总之,贾澜觉得隆昌帝就是一个很矛盾的君主跟父亲。

    贾澜翻着五皇子妃给她送过来的花名册,看的有些眼晕,上面有管事掌柜,也有侍卫,甚至还有一些小官宦家的庶子……然后直接叫过惠儿问她的意思。

    惠儿见贾澜这么大不咧咧的直接问自己,心下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也知道这不是自己害羞就能躲过去的事情,自家这个小主子四岁就知道求了老太太让荣国公把自己的终身给定下来,虽然最后没成,但是现在都过了这么些年,早就被追问了无数回,原本想着侍奉贾澜一辈子,却被她给骂了一顿,因此便绝了自梳的打算,但对着自己的婚事也早就练就了虽害羞却面不改色的功夫,接过厚厚的册子一看,心中也顿生无限感慨,曾经的她怎么会想到自己还有如今这样的好日子?想说不愿嫁吧,这定不是真话,自从贾澜骂过她之后,她也想过贾澜所说的那种好日子,嫁人生子没有那个女人不期待。可她还是想着选一个离贾澜近些的,最好是府里的管事或者侍卫之类。

    惠儿的话一出,就被贾澜否了,贾澜想要惠儿过好日子,除了拿她当亲人,真心为她着想,贾澜不是土生土长的古人,没有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惠儿是自她来到这个世界就对她最好的人之一,贾澜并不想委屈她。且惠儿长的不差,还识字,眼界也不窄,经过这两年宫中嬷嬷的教育,规矩什么也是不差的,便是五皇子妃过来教导自己管家的事情,也没背着她……这样的好姑娘,贾澜是真心实意愿意她一生安康平顺的。

    贾澜经常给惠儿灌输这个意思,惠儿心中自是感恩的,她耐着心中的羞涩,认真的看了册子,她也想要过贾澜说的好日子,同时心中暗自决定,自己选的人,便是跪着走,也是自己的事情,不至于再让贾澜为自己费心伤神,更不会让她再为难,再替自己忧心。当然她会努力选出一个好人选,毕竟这关乎自己的一生。

    可不等惠儿在厚厚的册子上选出的几个人被调查完,五皇子妃便又过来了。

    “皇商薛家求娶惠儿?”贾澜听到五皇子妃带来的消息很是吃惊,大名鼎鼎的四大家族的薛家来为二房庶子求娶自己身边的丫头?

    “薛家前年才接手了宫里绢花饰品的供奉,家底丰厚,皇商家规矩不严谨,虽是为庶子求亲,但五皇子也看了,是个稳妥的人儿,长得也算英俊,跟惠儿丫头一般的年岁,惠儿丫头嫁过去正好做奶奶,薛家富贵,会儿定不会吃苦,也算是她的造化。”五皇子妃倒觉得是一桩不错的亲事。

    薛家?贾澜对薛家的印象不深,之后日后的薛大傻子跟薛宝钗,还有薛蝌、薛宝琴几人,还是记得的。薛家,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二嫂王氏的嫡姐可不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薛姨妈么?贾澜细细想来,有些拿不定主意,薛家没落还有好久,依着五皇子妃的心思都觉得是桩好亲事,她也没有话可以说,便把惠儿叫过来,问她的意思。

    “奴婢自幼跟在八皇子妃身边,便没想着离开,八皇子妃对奴婢情深意重,薛家听着虽好,但奴婢……”出乎五皇子妃意料之外的事,惠儿一听便婉拒了,她并非不心动,但是到底舍不得贾澜。

    贾澜也听出惠儿的意思,心中一叹只问:“五哥五嫂既说人不错,定然是不错的,惠儿姐姐不用担心我,我如今有五哥五嫂还有夫君照顾,惠儿姐姐只问自己的心,不替我,你可愿意?”古代婚姻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五皇子五皇子妃都这么说,她自始明白这样的婚事对一个丫头而言,想来定是很不错的,薛家没落还有好些年,以后未必自己护不住她们一家,薛家之罪在薛蟠一人,到时没听说有其他的罪责,想来问题不大。

    惠儿沉默了,她有些迷茫,她是真的没想过离开贾澜,想了想,惠儿问五皇子妃:“奴婢不过一个小丫头,便是因为主子得了些虚名,也不至于让薛家用庶子来联姻,他们可是有其他所求?”

    “虽有所求,也不是大事,薛家惯是会经营,无碍!”五皇子妃有些赞赏的看着惠儿。心想这丫头果真是个好的,并未因为这么好的一桩亲事而忘形,反而如此谨慎。

    惠儿只一眼就明白五皇子夫妇是极为赞成此事的,心下有些动摇,她没见过那人,也不知道他的脾气秉性,不过五皇子夫妇即使认可,也就意味着自己嫁过去是有利的,起码这是五皇子夫妇愿意看到的事情,心下已经有了决定,但还是说想考虑两天。

    “薛家家大业大,你的出身……,我怕姐姐嫁过去被人轻视。”贾澜在五皇子妃走后,说了自己的想法。

    惠儿坐在贾澜身边,心想薛家定是五皇子能用得上的,否则也不会有这桩亲事,于是轻声说:“嫁给谁不是嫁呢?小姐也说了薛家家大业大,定是委屈不了我,人家官宦家的小姐都赶着嫁过去,更不要提我一个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