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6|1.0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君泽暄如今的头疼已经减轻了很多,但君泽晸也发现只要换掉贾澜送他的物件,他立马就能感受到,不管是衣服还是荷包。心中很是吃惊,多次试验之后直接无语,他竟然能从一模一样的东西中挑出哪一个是弟妹送的,这种眼力已经不能用常理所形容,了解这个事实之后,君泽暄对于弟弟的痴汉行为已经不知说什么好了。其实他也看了也让人研究过了,怎么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不过也由此让他更加明白贾澜这个弟媳妇对弟弟的重要性。君泽暄的头一旦不疼,他的进步几乎是一日千里,本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从前不能深想,如今却没有这个障碍了,君泽暄脑袋转的及快,反正每日寺中师傅要求背诵的经文对他而言并不费什么脑子,便是连武学也因为更加理解而进步飞速。大多数时间虽然看似呆在寺里,但却一直在学别的东西,剩余时间不是跟自己托人给他安排的人学本事,就是看朝廷邸报,或者收集信息。不管是人情世故还是其他,君泽暄如今进步都非常大。君泽晸为此感觉很欣慰,虽然还没有做父亲,却有种儿子学业有成的淡淡的骄傲之感。

    君泽暄的进步,除了情商之外,很是令君泽晸吃惊,他再次肯定自己的弟弟是天才的事实,虽有幕僚觉得君泽暄太厉害会对自己不利,君泽晸还是很相信弟弟,除去母妃临终遗命之外,他跟君泽暄一直都有个很频繁的交流,心知比起看书习武,权势财富,他显然更重视自己,虽然心里很是酸楚,但也明白如今还要加上一个贾澜,她在弟弟心中的重要性估计不亚于自己。君泽暄不是功利性很强的人,甚至对权势有些厌恶,不喜跟人接触,对自己也很尊重,君泽暄如今能过正常的生活,已经是从前都不能想象的,便是不喜人群,不喜陌生人都不算什么大毛病。可是这样的他基本上已经断绝的争位的可能性,加上如今贾澜也是天真烂漫的性子,君泽晸心疼弟弟之余很自然的依旧将他们划入自己的保护圈。

    君泽暄回到府中,依旧如昔般喜欢跟贾澜相处,喜欢看着她,喜欢听她说话,喜欢她身上的味道……亦步亦趋的跟着,便是对他容忍度颇高的贾澜,也觉得很是郁闷。

    “你要做什么?”贾澜将笔放下,她最近爱上练字,每日不断,嫁人之后的生活远比从前自由很多,贾澜也能自己安排自己的生活,但是看着寸步不离的小傅俊,有些无奈道。明明大半年没见都没怎么样不是么?露水对他的作用很明显,如今头应该不疼了不是么?

    君泽暄低头用额头抵着贾澜,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看到贾澜眼中的自己,却觉得异样的满足,君泽暄很喜欢待在贾澜身边,呆在她身边很熟读,看着她心情很好,浑身暖洋洋的,什么都不用想,就这样身处一室,看着她,牵着她的手,便觉得异常的满足,这是君泽暄在其他人身上没有感受过的感觉,但同时君泽暄却希望贾澜也觉得高兴,喜欢她的眼中一直有自己,喜欢她跟自己说话,喜欢她笑的样子。君泽暄伸手摸摸贾澜的睫毛,然后道:“你的眼睛很漂亮,我很喜欢。”

    说得这么直白,贾澜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家小相公是痴汉,让她忍不住有种优越感的同时也有种不好意思,不管是因为自己随身空间梅树,还是其他,芸珊都不想太过追究,总归他的痴迷只针对自己,那就够了。在这个时代立足,好好地活下去,她便很满意了,君泽暄已经给了她她想要的一切,她更愿意就这么过下去。能够嫁给他,从而摆脱贾家的控制她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虽然如今很多事情都不能用科学来形容,但是并不能改变她想要过的舒心好好活着的心态。

    贾澜没有多问君泽暄在寺中的生活,因为已经下定决心要跟他好好过日子,贾澜自是不会将他往外推,让其他人有机可乘,对着君泽暄从原先的诸多体贴,慢慢开始转变。都说男人是培养出来了,贾澜觉得如今的形势对自己大好,便决定好好培养自家小相公,待他成长以后能为自己撑片天。虽然有些无耻,但是在这个男人为尊的时代,嫁人之后基本上不会有别的选择,贾澜也不愿有其他选择,所以尽量让自己过的更好才是她该做的事情。

    “等忙完这阵子,从寺里出来,就带你出去玩。”君泽暄如今面对人群,已没有从前那么痛苦,他也试过,只要贾澜在自己身边,便是在嘈杂的地方,他也能忍下来,因此听贾澜抱怨八皇子府中平日只有自己一人学管家学琴棋书画很是无趣之后,便直接承诺道。

    贾澜点点头,她其实挺满意现在的生活的,想当初被关在荣国府的小院里,一连几年,照样不是熬下来了,如今她做了皇子妃,因为年纪小,每日要学的东西也不少,除此以外全府的人都陪自己玩,便是有其他想法,上面还有个好五哥五嫂帮衬,小日子要多逍遥有多逍遥。

    解决了露水跟化妆的问题,贾澜便很少插手生意上的事情,生意的好坏如何并不是她该关心的事情,生意上的事情全权交给五皇子夫妇,能不能保住也只看他们的能力了。贾澜每日学管家学书画,还忙着日日跟小相公联系感情,听听外面的八卦,跟惠儿通通信,了解了解薛家以及外面的事情,整个八皇子府任她折腾,日子过得好不逍遥。

    “大嫂近来可有烦忧之事?”贾澜对贾家没感情,对贾赦夫妇则是因为之前他们的维护,在心中有些感激,加上如今的世道,便是皇子妃,也不好跟娘家闹得太僵,更何况贾代善还是朝中重臣,御前红人,之前因为大公主妆容的事情得罪了其他几个公主,弄得贾敏在五公主面前有些失了面子,惹得史氏心中很是愤恨,为此贾澜还专门写信跟贾代善解释。并为了刷好感表示无害,也是偶尔会召贾家人过来说说话。当然史氏基本上没怎么过来,王氏如今‘病重’,来的也就张氏一人。

    张氏跟这个小姑子相处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感情本就处的不错,加上贾澜常在贾赦跟前说她好话,跟贾澜之前也就没有伪装,直接道:“隔壁敬大哥考了举人,据说是火候够了,来年下场,二叔……二叔如今蒙老爷疼爱求了监生的身份,却不料被人说是远不如敬大哥,心里有些不舒服,太太心疼二弟……”

    贾澜点点头,她开口询问的时候,便猜到跟史氏有关。张氏在贾澜眼中已经算是顶贤惠的女子,便是知道之前自己遭过史氏陷害设计,甚至之前她跟瑚儿涉险的事情上,史氏对王氏多有维护,心中便是不满,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对史氏依旧规矩孝顺,但是看着心爱的次子生活不顺,学业不顺,前途不明,史氏自然会把起出在张氏身上,毕竟婆婆的身份在那里压着呢!

    “太太不知跟老爷说了什么,老爷把你大哥叫去好一顿训斥,还将太太房里的明珠跟翡翠一并送了过来,说是大房子嗣……”张氏满心恼火,可有无从说,她自是知道生琏儿之后有些伤了身子,但是自己夫君都没说过自己,还保证以后跟自己好好过,拒了好几次史氏送人,可如今贾代善送的,却不能拒了,张氏心中怎能不伤心,她本就对贾赦动了真情,如今贾赦也变好了,对自己疼宠有加,张氏哪里愿意别的女人碍眼?因为跟贾澜关系不错,张氏便忍不住说了出来,但是说着说着便想起贾澜的年纪,到底没有继续说下去,心中还有些羞愧,觉得自己在背后说公婆的不是,实在是不应该。

    贾澜并不在意张氏的态度,这事她并不好插嘴,只将琏儿抱过去逗了逗,漫不经心道:“大嫂已经有了瑚儿跟琏儿两个侄儿,想来大哥是满意的。”贾赦有多好色,读过红楼的没人不知道,可那毕竟是后期,如今的他尚未不可救要,对张氏也是真心的喜欢,如今看着张氏虽然恼怒却无怨恨的表情,就知道他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