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4最后的战役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五十三章最后的战役(二)

    **

    她的心跳,在他说完这句话后,就变得不完整了。

    两人一骑坐在马上,就这样飞驰于哈萨克的草原,尹碧玠侧头看看他冷峻的脸庞,忍不住想笑。

    在马背上被突然告知即将举行婚礼,结婚这么浪漫的事情,被做得这样全无套路可言,这世间也只有他柯轻滕一个人能办到了吧?

    做他的女人,没有一颗足够强大的心脏,可能真的不行。

    马匹的速度很快,几乎没过多久,他们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像是哈萨克族牧民帐篷聚集地的地方。

    柯轻滕拉了缰绳、控制着马停下,他刚抱着尹碧玠下马,后面早早下了马的郑饮已经跑到了他们的身边,拉过尹碧玠的手,笑眯眯地对他道,“柯先生,时间紧迫,我先把新娘大人带走啦!”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随后,对着郑饮轻轻点了点头。

    郑饮像是已经对这篇聚居地熟门熟路的样子,嘴里边念叨着方位,边拉着尹碧玠左拐右拐,终于走到其中一个帐篷面前,撩开帘布。

    帐篷里早已经布置好婚嫁的装饰、看上去又喜气又别有风情,还有两个哈萨克族的女孩子早已经笑吟吟地等候着。

    “碧玠姐,接下去,你完全不需要做什么。”郑饮将她推到那两个哈萨克族姑娘面前,“你只需要乖乖地配合着,她们两个会负责帮你梳妆穿衣的一切事宜。”

    她从刚刚被柯轻滕带上马开始到现在,整个人就一直是神经紧绷着、心里激动难明、也不知道该表达些什么的状态,郑饮看着她这样,忍不住笑得更欢,“回神了,新娘大人,这可是你丈夫精心为你准备的婚礼啊!”

    丈夫。

    听到这两个字,她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就勾起来。

    她不禁想到刚刚在马背上,他用这一百匹马给她下聘礼,说她是他明媒正娶的唯一妻子。

    “从前期对哈萨克族民族风俗、婚礼仪式的了解,再到后期联合克里乔夫进行安排,全部都是柯先生自己亲力亲为的。”

    两个哈萨克族姑娘让她坐在椅子上,然后温柔地开始帮她脱衣,郑饮为了让她放轻松,不断地在旁边和她说话,“刚刚到基地,他就是在叮嘱我和哥还有亚瑟谨记各个环节,确认保证婚礼能够毫无瑕疵。”

    她这样听着,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那他现在去做什么了?”

    “当然是去做新郎应该做的准备啦。”

    郑饮一说到这句,就笑得前仰后合,“碧玠姐,我建议你现在先提前做好心理准备,等一会,你可能会看到你这辈子都没想到会看到的场景喔……”

    …

    等两个哈萨克族的女孩帮她梳妆完毕,时间也已经过去了很久。

    一旁的郑饮也已经换上了伴娘的服装,纯白色的裙子加上精致的金色花纹,头戴着和裙子匹配的白色帽子,长发还绑成了两束,看上去非常可爱。

    “这是我穿过的最重的裙子……”郑饮不断地在调整自己的衣服,“碧玠姐,我在想我以后结婚,还是老老实实地按照中式的来吧,柯先生的浪漫和创意,全世界也只有你一个人可以消受……”

    她听得发笑,这时对着身后的两个哈克族女孩做了个礼表达谢意,然后站起来,轻轻撩一撩裙摆,淡淡道,“小饮。”

    “啊?”郑饮应声回过头来,看到她的时候,一下子就怔住了。

    她看到郑饮的表情,然后再转了个圈,扬了扬下巴,微笑道,“怎么样?”

    “碧玠姐……”郑饮盯着她,努力咽了口口水,“那个,你知道,我是理科生,不像我哥那么会说话……总之,真的,太美了……”

    一个女人一生最美的时候,就是婚嫁的那一天。

    无论长相、身高……仅仅只是穿上白纱、自然地露出笑容的那一刻,便是最美的模样。

    而尹碧玠生得便是极好,她这样穿着哈萨克族精心定制的纯白婚纱、头发微微挽起在耳边,也没有再多加其他的缀饰,就已经足够惊心夺目。

    “我和你打赌,”郑饮走到她面前,脸上洋溢着欣慰的笑容,“碧玠姐,柯先生看到你的时候,一定会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

    新娘的装扮还剩下最后一个环节,两个哈萨克族女孩这时帮尹碧玠戴上了白色的头纱,确保遮住她的脸颊。

    帐篷外似乎已经来了许多人,各式各样的嬉笑喧闹声不绝于耳,尹碧玠心里越发地紧张,这时只听到帐篷门外传来了一句郑庭温和的声音,“小饮,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好!”郑饮应了一声,这时挽起她的胳膊,看着她道,“碧玠姐,你准备好了吗?”

    “嗯。”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点头。

    郑饮挽着她,撩开帘布的门,走到帐篷外,只见帐篷前的空地上,除了郑庭、亚瑟和克里乔夫外,还聚集着许多哈萨克斯坦人,那些人脸上都带着友好的笑容,而离帐篷大约三百米左右的地方,人们留出了一片空地,柯轻滕正独自一人,高高骑在马上。

    夕阳西下,他身穿最简单的黑色西装和白色衬衣,甚至连领带也没有打,可他的脸上,却有着最真实意切、毫不吝啬的笑容。

    看到她和郑饮走出帐篷,他这时从马上跃下,一步步朝她们走来。

    越来越近,她透过白纱注视着他,他也看着她。

    一天一地,所有的一切,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都徐徐在她眼里展开。

    今天她是他的新娘,从今以后,她便是他的妻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