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7番外之女王怀孕记上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番外之女王怀孕记(上)

    **

    挪威之行结束后,柯轻滕和尹碧玠便回了纽约。

    因为亚瑟的功劳,他现在的资料档案完全是毫无瑕疵地清白,去任何地方都能够畅通无阻,联邦经历如此大的打击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可也根本就束手无策,而且因为权力的释放,从前找他麻烦的人,都跑去哈萨克斯坦找克里乔夫的麻烦了。

    他也就乐得,每一天都在纽约的别墅里,和她呆在一起,甚至十天半个月都不出门,只要她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他。

    总体而言,用尹碧玠的话来说,他现在真的很闲。

    又一个下午,借着午睡的名义来一次纵情欢爱后,她累得眼皮发颤、终于有些忍不住,趴在他胸膛上,面无表情地用手指点了点他的下巴。

    “嗯?”他闭着眼,冷峻的脸颊上因为欢爱过后、有些薄汗,细细密密的,却衬得脸颊更为性感。

    她只觉得,他对她而言,一天比一天更致命地诱惑着她。

    “从前没有我的时候,你每天究竟都是怎么过的?”她看着他,这时问。

    “生意、睡眠、书。”他只给了五个字。

    “……真的很无趣。”她摇了摇头,很难想象他在遇见她之前的人生,究竟是有多么的枯燥,几乎连人情味都没有、形同机器人一般,当真是除了黑色、就没有别的颜色了。

    “不过现在,”他微微勾起嘴角,“还有和你欢爱。”

    她瞥了他一眼,再看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那本已经快要被翻烂的春宫图,“柯轻滕,你真的确定你以前是厌女症,遇到我之前还是个处?”

    从前那个生人勿近、把严沁萱都吓得半死的厌女症,现在唯一的爱好就是致力于认真研究春宫图、并且反复在她身上进行实践以取得不断的进步。

    他没有说话,过了半晌,突然将她整个人往自己身上抱了抱,手指轻轻滑过她光裸的背脊,落到她挺翘的臀上,低低道,“再来一次?”

    尹碧玠还没来得及回答,他放在一边的手机此时突然响了起来。

    “会是小饮和郑庭吗?”她问。

    现在他们都是绝对安全的状态,柯轻滕便准了郑氏兄妹休假,于是郑饮便拖着郑庭,精力充沛地跑遍每一个从来没有去过的国家。

    他伸手将手机够到,看了一眼后按了免提,接起来,“是陈渊衫。”

    “你和尹碧玠什么时候回来?”

    电话那头陈渊衫的声音照旧清朗而好听,背景音里还隐约夹杂着几声婴儿的哭闹声。

    “怎么?”柯轻滕垂了垂眸,“叫我回去帮你一起换尿布?”

    “心心满月了,还有、我老婆思念你老婆了。”陈渊衫轻快地回答,“当然,至于换尿布,以后总有你换的时候。”

    尹碧玠听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就听得笑起来,此时见柯轻滕抿着唇不说话,她便对着手机道,“我们定的月底的机票。”

    “好。”陈渊衫还想说什么,那头孩子的啼哭声更响亮了一些,他连忙急急道,“那我先去照顾心心了,今天沁萱去爸妈那里还没回来。”

    电话被挂下,柯轻滕将手机重新扔在一边,淡淡地挑眉,“地地道道的妻奴加奶爸,真是有愧他当年在日本叱咤风云的样子。”

    她不禁笑了两声、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时间过得真的很快啊,对不对?心心都已经满月了。”

    他听到她这么说,心头一下子就收紧了。

    即使她掩饰得再好,可她眉眼间那丝落寞和失望,他看得太清楚。

    自平安回到纽约后,他们一直不遗余力地做着努力,而且,他也请了最好的医生来帮她调理身体,可是转眼已经过去很久,她的肚子始终还是没有起色。

    失去第一个孩子的疼,似乎已经在心中被埋藏得很好,他们彼此都没有去提起,所以现在,他甚至愿意拿所有去换,只要他们的下一个孩子尽快到来。

    “嗯。”

    良久,他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声音放得低柔下来,“时间如梭,说不定很快到那一天,连我们儿子的孩子也要满月了。”

    …

    他们回s市的那天,天气晴好。出机场后,他们便直接驱车前往陈渊衫的家。

    上到楼层来到陈家的房门门口,尹碧玠按了门铃,没一会,门就打开了。

    门内正站着陈渊衫,只见他脖子上系了个围裙,臂弯里还抱着女儿,标准一副家庭主男的样子。

    “陈渊衫,我都不想说我认识你。”柯轻滕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冷冰冰地表达了自己的鄙夷。

    温润如玉的陈渊衫反倒是笑眯眯的,柔和地说,“我还是一句老话,建议你留点力气以后鄙视你自己。”

    两人跟着陈渊衫一起进客厅,尹碧玠放下包,便对着陈渊衫道,“让我抱抱心心。”

    陈渊衫小心地将孩子抱给她,又指了指关闭着的厨房门,“萱萱在里面做菜。”

    她点了点头,目光却一动不动地落在怀里白白嫩嫩的小宝宝脸上。

    那么小的孩子,乖乖地闭着眼睛,小小的手握成拳缩着,真的能看得让人心都化了。

    柯轻滕站在一旁,看着她不自觉就变得越来越柔和的面部神情,目光不断地闪烁着。

    “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陈渊衫看着抱着孩子的尹碧玠,这时拍了拍柯轻滕的肩膀,示意他跟自己去阳台说话。

    “什么事。”到了阳台,柯轻滕淡淡问。

    “尹碧玠现在身体情况怎么样?”陈渊衫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栏杆,“还是一直没消息么?沁萱很担心,一直在催我问你情况。”

    柯轻滕沉默了一会,目光落在窗外,“暂时没有消息。”

    陈渊衫和他做兄弟那么多年,知道他的情绪从不会表现在脸上,应该来说,在遇见尹碧玠之前,他根本没有情绪。

    可现在,却能很明显地感到从前那个不近人情的柯轻滕在烦躁、烦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