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1章 承锦安利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商爵和余静都是连夜而来,因为时差的原因,匆匆打扫了一下卫生,套上新的床单之后,也就休息了,并没有在吃东西。

    第二天,宁楚楚醒的很早,去楼下买的早餐上来,一进门就看见刚从房间里面出来的商爵,穿着一身家居休闲装,有一股男人特有的魅力。

    接过宁楚楚手上面的早餐,摆在桌子上,“这么早就起床了?”

    “恩,你们昨天什么都没有吃,而且我又睡不着了,所以就下去咯。”任由商爵将早餐分好,随口问道:“这房子什么时候买的啊?”

    “好像是赚第一笔钱的时候。”他笑,“你可能不知道,在z市没有房子的人就特别想要一套房子,那就像是一个代表家的象征一样,代表你真的留在了这里,真正融入进了这座以前只能暂时停留的城市。”虽然现在他的路更广阔,但是这个地方对他的影响依旧不小,甚至他当初的某一些想法至始至终都同样没有改变过。

    买一套房,然后组建一个家。尤其是第一次住进这套房子里面的时候,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而现在那个人来了,最起码不再像一开始那样遥不可及。几年的国外时间,他也了解到了宁楚楚家的情况,包括她的爸爸是几年前闹的z市沸沸扬扬的宁康。

    其实,这件事情的发生,他的心里隐隐还觉得欣喜,如果没有这件事情的话,她离他的距离更加遥远,可能永远也不会有m国,那时候另类朝夕相处,用哥哥的名字慢慢稳定地深入。

    他说的定居,宁楚楚虽然能够知道大概的意思,但是始终没有经历过这段路,体会不了他当时的感觉。

    余静的房门还是关着的,人还没有醒过来,估摸着还需要在过一段时间。商爵和她先吃起来,“对了,你不在的那段时间,学校有打电话到家里面,问你什么时候去学校,你的假期已经到了。”

    学校那边的电话宁楚楚也有接到过,可能是先给家里面打,然后才给她打吧。“他们也给我打过,我延长了一段时间,不过也快到了。”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宁楚楚低头,撕扯着手里面的油条,傅斯言的身体虽然已经好了很多,但是他的胃还是依旧糟糕,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善待自己的身体,她无力地说:“身份证和护照都丢了,所以……”

    “都掉了?有去补办吗?”

    宁楚楚摇头,“没想那么多,不过我户口本也在m国,来的太急这些东西都没有带来。”也许是她内心里面有一个声音说,多留几天吧,多看看他也好。

    “要不,说地址然后叫王阿姨给寄过来?”王阿姨是来m国之后,重新聘用的华人保姆,从开始一直做到现在。

    他的话一出来,宁楚楚不自觉的就摇了摇头,“没事儿,我已经挂失,在等几天吧,等几天可能就会找到的。”这个理由不怎么具有说服力,商爵心中已经有了一点了然。

    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心里有这样一个隐藏着的想法,而夜阑将她的东西拿走,恰好给了她一个劝说自己留下来的理由。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个地方太多回忆,不管是对她还是对已经迁移公司的傅斯言而言。

    而正是因为这样,商爵也才会回来。按理说,楚楚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地突然跑回z市,然后电话通知他叫他帮忙照顾余静,能够让她抛下这一切,来到z市的人必定对她有极大的影响。

    商爵笑着,想到昨天打扫卫生的时候听到的谈话内容,仅仅只是朋友?还是女性朋友,谁信?

    “你朋友现在怎么样?”

    宁楚楚:“还好,没什么大碍。”

    商爵给宁楚楚递了一小块馒头,用筷子,“没什么大碍就好。”

    宁楚楚摇头,“不用,我要吃什么可以自己拿。”

    商爵也没表现出什么,很平静。“不过还是你的学习重要,请了这么久的假,我在z市其实还认识一些人,如果提前走的话,我可以让他们帮帮忙,不用担心护照的问题。”

    他的话一出,宁楚楚心里陡然一紧,“在等等吧,我去了m国之后也同样需要各种证件,补办的话国内比较方便。”

    话说到这里,商爵道:“也好,反正迟早都需要补办。我帮你给王阿姨打电话,让她把你的户口本寄过来?m国到国内快递也要不了几天时间。”

    “恩。”低头闷声。他的提议的确很中肯也很正确,让她说不出任何话,的确是要走,不管是停留几天还是更多,迟早都要离开。

    不过离开是她的意思,走不走的了就不由她控制了。

    吃完早餐之后,宁楚楚也没有时间在给傅斯言熬汤之类,对商爵交代了一下说自己出去有事情,很快回来,帮忙照顾一下余静。

    路上路过一家粥铺,顺带买了一碗蔬菜粥,打包带走,她的目的地很明确,也就是傅斯言所待的医院。

    傅斯言喝着她带来的粥,道:“味道比你做的差点。”他之前吃了很长一段时间宁楚楚做的饭菜,所以入口时候味道不同,吃第一口的时候就感觉出来了。

    宁楚楚讪讪道:“是吗?”什么嘴!偷一天懒都能够知道。

    将钥匙拿出来,放在他身上盖着的被子上面,傅斯言问:“怎么了?”

    宁楚楚回答:“自己租了房子,而且你也好的差不多了,所以我就准备搬出来了,房子都已经找好了。”余静住在商爵的房子里面,她自然是要陪着余静的,而且商爵在她心里面就像是一个成熟稳重的大哥一样,在国外这几年,他俨然成了她的一个长辈一样的人物,关系都不错,他也经常来她们的房子里面聊天吃中国菜。

    傅斯言将床上的钥匙拿了起来,因为有让人时刻留意宁楚楚的情况,所以她昨天晚上凌晨时候去了机场他自然是知道,而发给他的照片上面的人,他也是不会忘记。

    而跟在她和余静身后拿着行李的男人身份,他现在也在查具体是谁,和宁楚楚又是什么关系,他都要一步步证实。

    只要是有关于你,傅斯言都要查清楚,一件不漏。

    看着缠绕在手上的钥匙,傅斯言突然说:“忘了告诉你,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腹部的伤口愈合的很好,就是胃还需要继续修养,不过你知道的我这胃……也就这样了。”

    “待会儿我出院手续办好之后,一起吃顿饭?就当是谢谢你这些天的照顾。”

    他一向都是这样,说话的语气总是那么合理,让人不好意思拒绝,“不用了。”拒绝也有些尴尬。

    “好吧。”他没勉强,但是面上的失落是显而易见的,“对了,夜阑把东西给你了吗?我问了一次,他说让你自己找他要。”

    “是吗?他的电话和以前一样打不通,要不是关机,要不就是没人接听。”

    因为余静来了z市,所以她外出的时间并不能太长,而今天她来医院看傅斯言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将钥匙还给他,现如今,他的状况相比一开始躺在床上时候的样子,已经好了太多,今天就可以出院,也就是说他们之间的联系已经要断开了。

    也许是因为这些日子的相处,他的虚弱,他有时平静却又略带眷恋的神情,她离开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傅斯言一眼。

    回头就看见他正看着她,嘴角还有残留的笑意。

    那一抹残留的笑意,印进她的心里,好像在说:他一直都停留在原地,等着你回头,只要你回头就会发现他的期盼。

    但是这样的情感外露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快到消失之后让宁楚楚感觉到这一切只是她的错觉而已。

    这种感觉只是自己单方面的,并不代表傅斯言心里也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她如是告诉自己。其实大多数时间傅斯言的眼神都很平静,然后稍微有一点变化都会被在意的人在心里默默理解,然后往自己心里面最期待最想实现的那一方面去想,所以这很有可能只是她的错觉。

    他笑着对她说:“回去吧,我待会儿自己去办出院手续,什么时候离开去澳洲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去送机。”

    走出这一扇门之后,宁楚楚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他送她去机场,他笑着说出来,一场离别现在变得这么轻松,两人的交情仅止于朋友,不再有其他。而她错以为的表情,也仅仅只是会错了意而已。

    这是她曾经做的选择,现在该承受的结果。虽然早就知道结局是这样的,可面对着他的时候她就是会忍不住难受,自我厌弃。

    办理完出院手续之后,傅斯言回到家,房子里面已经被收拾干净,看不出宁楚楚来住过的痕迹,打开电脑,登录自己的私人邮箱。

    离开?还送她去机场?

    傅斯言笑了,在自己家里面看着别人发来的消息,笑意虽浓,但并未及眼底。

    “楚楚,你可真让我失望,本来还不想这样的。但是现在,我没办法控制住自己强烈的占有欲,也不打算控制它。”

    邮件图文结合,照片也很容易可以看的出来是偷拍的,能清楚地看到照片里面的人正在做菜,而那个人也就是宁楚楚,她身后的人似乎是在帮她洗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