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章 赔我时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就因为这样她对傅斯言也有隐隐的愧疚感,当年一千五百万是他帮忙还的,而她呢?就是用伤害,用离开来报答他,尽管最后一千五百万是还给他了。

    傅斯言看着她发过来的消息,暗淡的灯光下,点起的烟发着显眼的火星,他吸了一口,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周身的气压仿佛降了一度。

    他很少抽烟,要是抽也是在那几年思念她的时候,自楚楚回来之后,他剧很少抽了,尽管这么久,他还是记得她说过她不喜欢。

    不过余静既然有精神病听不进去别人的话,那他也不用和她讲理。他不是楚楚,需要顾忌余静的感受。

    如果说以前傅斯言还会有将余静当丈母娘供着的想法的话,在分手后以及今天看到楚楚说的这些东西之后,他对余静只剩下厌恶,以及一种发自内心的无法忍受,换句话说,如果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余静势必容不下。

    商爵去b市最起码也需要好几天,安利公司的老板也一直联系不到,发给总裁助理也只说老板最近很忙,但是依旧有合作的意向,让商爵耐心等待。

    商爵不在,傅斯言的计划实行的自然也就会更加顺利。

    余静虽然有些自闭,但回了国之后不代表不会去小区里面的花园里面走一走,虽然大多数的时间,宁楚楚都会陪同,但次数多了,总有余静落单的时候。

    这不,傍晚吃完晚饭后,宁楚楚去洗碗,余静照例去了公园散布。这个小区里面一般都很宁静,而今天却出现了一个一看就不是很好惹的陌生男人。

    他大概四十来岁,一身吊儿郎当的衣服,看到远处而来的余静,瞄准目标,然后等她走过来之后,拉住余静的胳膊,轻浮地笑着说:“哟,看着还挺漂亮的吗?”

    余静努力挣开他的钳制,刚准备叫人就听见他说:“就是不知道卖不卖了?”

    余静虽然有病,现在有些自闭,但是哪里听过这样的话,心里犹如烧了一把火,而恰好这个时候面前的男人松了松原本拉着她胳膊的手,她的手得出了自由,看着又准备上来拉住她的男人,重重地推了他一掌。

    这一掌虽然用尽了全力,但是按理说不应该有这么大的效果啊,男人像是条件反射般地倒在地上,衣袖的胳膊部分甚至还出了血。

    她慌乱急了,双手哆嗦,“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是她自己倒下的……”

    倒在地上的男人不管不顾开始大声叫了起来,“杀人了,有人要杀人了……”他的嗓门极大,在不远处散布的一些人闻声赶来,追问情况。

    可余静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那男人就颠倒黑白,一张嘴将自己说的比谁都要委屈,而余静成了那无比令人厌恶的‘凶手’。

    周围人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一部分早就找好了的人开始附和这个男人,俗话说的好:三人成虎。

    果然没有说错。

    而其中一个人就说:“他们前几天搬了过来,听说这个女人是个精神病患者!”

    余静摇头:“……我不是…你才是精神病。”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精神有问题,也并不承认。

    他们并没有机会余静的辩解,这就好像是刚才那个‘受害者’已经先入为主,给了他们一个事实感。

    “听别人说精神病患者会随便打人。”

    “何止是打人啊,杀人的都有,而且他们这种人杀了人好像还不犯法,真是恐怖。”

    “啊,那这样的话,为什么不把她送去精神病院?太危险了,你看地上这个小伙子,不就是被这个疯婆子打伤了吗?”

    旁边几个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就掏出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精神病人可不是和小事儿,说好听点就是精神病患者,可说难听点就是疯子,只要住在这里一天,就是个不定时的隐形炸弹,我说什么也要给精神病医院打电话,有病啊!这人有病啊就得早治疗,不要留在世上祸害不该祸害的人。”说完就开始等着电话那边接通,其实这个时候电话接与不接倒是无所谓了,一切都是提前安排好的,而精神病院那边马上也就会来人。

    一大群人包围着余静,这虽然是在国内,大家语言都通,但是他们却都说她是精神病,她害怕!抱着头,嘴里面叫着楚楚的名字,只想跑回去找到女儿。

    她刚想冲出去,就有人发现,大声喊道:“她想逃跑,伤了人就想逃跑!大家快制住她。”

    几个人拉住她,余静疯了一般想要离开这里,不管不顾,反抗的动作没有任何章法,到最后,没有力气了,干脆逢东西就咬住不放,钳制住她的好几个人都被咬了,心道:到时候一定要多要点钱,毕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