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章 高中记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宁楚楚对这件事情虽然震惊,但是脸上却没有半分惊喜的感觉。

    震惊并不等于惊喜。

    她转过来,看着他,实在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突然想结婚?而且对象是我?”

    他凑过来小声对她说:“因为你的血喝了会上瘾。”

    别人也许听不懂他的话,但是宁楚楚绝对是听得懂的,强装镇定:“我的血?怎么可能会上瘾,别开玩笑。”

    他拉她手的力道并没有减轻,“你可以去试试,就知道我有没有开玩笑了。”

    宁楚楚没有说话,不知道心里面在想什么,这件事情她真的从来没有想过会让别人知道,而目前看傅斯言这个样子,好像已经知道了些什么,而且上瘾?怎么可能?她妈妈都没有上瘾?唯独他一个人有这种情况,别搞笑了。

    其实傅斯言真的没有说谎,她的血液的确有让人上瘾的感觉,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培育的植物,以及用来做实验的动物以外,就只有余静和他两个人接受过她的血液,而且剂量还都算不上少。

    余静和傅斯言又不同,一个是男人一个是女人,对她血液的敏感程度自然也是不一样的。最起码,傅斯言是有些怀恋那个味道。所以才那么记忆犹新,他具体掌握到宁楚楚多少秘密除了他本人以外,谁都不知道,包括秘密的主人宁楚楚也是一样。

    “想好了吗?再过五分钟就要开门了。”他及时询问。

    “还没。”

    “那你继续想吧,我其实也不是很急。”他看着她笑道,看着她脸上纠结的表情,他对结果已经笃定,当初她可以为了余静离开他,今天她就依旧会为余静和她结婚,这就是宁楚楚,他所了解的宁楚楚。

    五分钟后,他站起来,重新伸出自己的一只手,果不其然上面搭上了一只手,傅斯言没由来心情好了起来。

    她的各种证件一直在他这里,将两个人的证件交给工作人员,然后照了一张结婚照,最后将照片贴在绿皮本子上面,盖上大钢印,就差不多完事儿了,整个过程发生的太快,一个早上,她竟然就结婚了。

    对象还是他!

    可以说她的脑子整个早晨都是昏昏沉沉的,他们的关系从朋友变成了比男女朋友更加亲密的夫妻关系。这么突然的转变,她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或许一开始她就应该拒绝,如果只是为了余静的原因而没有反抗,的确说不过去,既不和情又不合理,还特别矫情。

    她的确是舍不得拒绝,自己私心里舍不得拒绝,所以才会再一次放任自己。

    路过一家酒店的时候,宁楚楚及时叫住他,“我就在这里下。”

    他扫了一眼外面,又看了一眼她手里加大款的包包,不认同,“在这里下?你确定?”

    “确定。”

    “刚结婚第一天,你不和我回家?”不辨喜怒。

    他的一句话,车内的气氛顿时变得不一样了,宁楚楚脸不自觉红了,一双眼睛忍不住瞪他,她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多说多错。可明知道对方就是错的人,在继续坚持,更加深入了解又有什么意义呢?到头来不过是陷得更深,但是等待他们的不过是和以前同样的结局。

    傅斯言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对着她道:“别想了,累了的话就靠着我休息一会儿,我带你回家。”

    他真的真的很想给自己一个家,给她一个家,一个安定,一个没有阻挡了风雨,温馨的天地。

    这句话像是将宁楚楚原本暗潮汹涌的情绪抚平,对啊,他就是傅斯言永远都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样的话最容易让她无声却有心甘情愿地妥协。

    她最是见不得他难过,尤其是谈起家时候的那种渴望却又好像只属于一个人的落寞,让人不忍心。

    最后,两个人延用以前的方法,约法三章,都没有异义,这样妥协。

    也许是因为他们双方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对彼此有一定的了解,又或许是因为他们之间连最羞涩最秘密的事情也做过,所以只有两个人的空间虽然有些不自在,但是也并不尴尬,这也许就是两个人之间天生的合拍。

    在一起,连无声都变得珍贵以及宁和。

    宁楚楚将自己的包放好,坐在房间里面,看着熟悉的装潢,傅斯言进来的时候她还在想些什么,“要吃水果吗?”

    她抬起头,“不用。”

    他走过来,坐在她的边上,还算正常的距离,“余静的情况你不用太担心,如果积极配合治疗的话,完全治愈之后还是有很大的机会出来的。”

    “不能让她提前出来吗?她以前也是好好的。”她只是有些不能想象余静在一个人住在精神病院里面,尤其是她还是刚刚知道自己是一个精神病患者。

    她的情绪有些激动,傅斯言握住她的双肩,“楚楚,她需要接受治疗!而且精神病院并不是向电视里面的那样,我一会儿就去打电话,给她转进高级病房,让专业的人看着。”

    “可是她离不开我啊。”

    他有些颓败赌气似的说:“那我也离不开怎么办?你的名字现在已经入了我的户口簿,该为我考虑一下了,而且现在我的立场也够足了吧?”

    她嘴硬道:“那是你逼我的。”

    傅斯言没生气,“我不否认,但是你告诉我,签名的那一刻你心里真的是想拒绝的吗?”她没有说话,他继续说,“把所有的烦恼后顾之忧都给抛开,然后在回答我,好吗?”

    “另外,如果你想去看余静,我可以给你安排时间。”出来给自己添堵就算了,他没有那个打算。

    现在我帮你走完九十九步,最后心里的那一步别人帮不了,需要她自己跨出来。

    宁楚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如果在精神病院的是别人,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置之不理,可是这个人偏偏是她的妈妈,她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尽管她伤害过她的爱情。

    第二天,吃饭的时候,宁楚楚告诉傅斯言,说自己想去看看余静,如果不能够将余静解救出来,那么能去看看她也是好的。

    最起码,让自己的心稍微安一下。

    精神病院内,傅斯言没有进余静住的地方,只是站在门外,但事实上每天都有人向他报备各种情况,宁楚楚进了房间,余静一个人待在房间里面,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眼睛里面没有太多的情绪,给人一中呆滞的感觉。

    宁楚楚三步做两步走到床边,眼泪大颗大颗滚落了出来,“妈……”

    余静看着她,痴痴笑了起来,“我不是精神病……不是精神病。”

    轻声安抚,生怕再伤害到她,“恩,他们都是骗你的,你怎么可能是精神病呢。”

    “只有你一个人这么说,他们都告诉我是神经病。”她满脸开心,“你真好,叫什么名字?能够让我出去吗?我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我想出去和他们玩。”

    “他们?”

    “他们就是他们啊。”余静作势要起床,想给她指谁是她口中的他们。

    她的智力在m国的时候就一直在退化,现在大概保持在五岁孩童的智力,思维混乱且没有逻辑。

    “好好,他们就是他们。”她给她理好被角,“这里的人凶吗?有没有欺负你?”

    说到这里余静的脸就跨了下来,“刚开始的时候那些医生每天都给我打针,说我不听话,我好害怕,好想离开这里。”

    “那你要积极接受治疗,然后我就把你带出去好不好?”

    余静重重点头,生怕她反悔,宁楚楚临走前,还期盼地看着她说:“记得告诉他们哦,不要一直把我关在这里,我想要和外面的人一起玩。”

    外面的人也就是余静刚才口中的他们,说的简单一点也就是这个医院里面其他的精神病患者,余静现在的智力水平下降,恢复到了几岁的水平,所以玩性自然也就变大了。

    门外,傅斯言一直在等着,宁楚楚出去后将余静一直‘叮嘱’她要问的问题告诉了傅斯言,询问他的意见。

    傅斯言:“待会儿去问下医生,在没有安全问题发生的情况下,应该是可以的。”

    “那你一定要记得问。”她忍不住在重复一遍,一个人一直待在一间不足二十平的房间里面,虽然是高级病房,但是那种密闭的空间还是会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感,更别说是精神病患者了。

    “恩。”刚才在病房外面,大概是什么情形,他看的也很清楚。

    但是他却没有怜惜的情绪,其实这样是对余静最好的结果,犯了错误,不仅是对他还是楚楚,任何一项对普通有罪恶感有一点点良知的人来说都是足够愧疚一辈子,但是她呢?

    疯疯傻傻,说忘就忘,反倒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成全了她,将她解脱了出来。

    五岁的心智,想要的越简单,反倒越容易满足。

    确定余静在精神病院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反而会有大量的专业人员照顾,宁楚楚这才放下心来。

    紧绷着的情绪也缓解了不少,两个人基本上都是在外面吃饭,冰箱里面除了饮料就只有一些新买来的水果。

    宁楚楚一只手撑在冰箱上面,几天过去,他们真的就这么和好了吗?突然之间。

    他突然凑过来,“还在担心余静的事情?”

    “没……”宁楚楚吓了一跳,随口回答道:“就是再想要不要去买一点蔬菜。”

    他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勾起唇角,“我陪你去。”

    两个人十指紧扣着,一起买了菜回来分工合作,傅斯言帮忙洗菜,宁楚楚低头做菜。这一副画面极为平常,尤其是在寻常人家。

    但是在他们身上却十分久违,这一副画面其实一度让傅斯言以为只能成为回忆,从后面圈住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